华语网 > 文言专题 > 文言经典 > 正文

杜蒉扬觯

作者:檀 弓 文章来源:本站整理

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寝。」杜蒉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乐;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太师也,不以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饮一食,亡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也,非刀匕是共,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之也。」平公曰:「寡人亦有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公谓侍者曰:「如我死,则必无废是爵也!」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

上一篇】  【目录】  【下一篇】更多有关古文观止 经典名著 的资料

请你点此纠错或发表评论 文章录入:09ping    责任编辑:Gaoge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