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 > 现代文阅读 > 阅读世界 > 经典名著 > 正文

老舍《茶馆》第三幕在线阅读

作者:老舍 文章来源:会员整理

小唐铁嘴 待两天你就知道了。

王利发 天师,可别忘了,你爸爸白喝了我一辈子的茶,这可不能世袭!

小唐铁嘴 王掌柜,等我穿上八卦仙衣的时候,你会后悔刚才说了什么!你等着吧!

小刘麻子 小唐,待会儿我请你去喝咖啡,小丁宝作陪,你先听我说点正经事,好不好?

小唐铁嘴 王掌柜,你就不想想,天师今天白喝你点茶,将来会给你个县知事作作吗?好吧,小刘你说!

小刘麻子 我这儿刚跟小丁宝说,我有个伟大的计划!

小唐铁嘴 好!洗耳恭听!

小刘麻子 我要组织一个"拖拉撕"。这是个美国字,也许你不懂,翻成北京话就是"包圆儿"。

小唐铁嘴 我懂!就是说,所有的姑娘全由你包办。

小刘麻子 对!你的脑力不坏!小丁宝,听着,这跟你有密切关系!甚至于跟王掌柜也有关系!

王利发 我这儿听着呢!

小刘麻子 我要把舞女、明娼、暗娼、吉普女郎和女招待全组织起来,成立那么一个大"拖拉撕"。

小唐铁嘴 (闭着眼问)官方上疏通好了没有?

小刘麻子 当然!沈处长作董事长,我当总经理!

小唐铁嘴 我呢?

小刘麻子 你要是能琢磨出个好名字来,请你作顾问!

小唐铁嘴 车马费不要法币!

小刘麻子 每月送几块美钞!

小唐铁嘴 往下说!

小刘麻子 业务方面包括:买卖部、转运部、训练部、供应部,四大部。谁买姑娘,还是谁卖姑娘;由上海调运到天津,还是由汉口调运到重庆;训练吉普女郎,还是训练女招待;是供应美国军队,还是各级官员,都由公司统一承办,保证人人满意。你看怎样?

小唐铁嘴 太好!太好!在道理上,这合乎统制一切的原则。在实际上,这首先能满足美国兵的需要,对国家有利!

小刘麻子 好吧,你就给想个好名字吧!想个文雅的,象"柳叶眉,杏核眼,樱桃小口一点点"那种诗那么文雅的!

小唐铁嘴 嗯——"拖拉撕","拖拉撕"……不雅!拖进来,拉进来,不听话就撕成两半儿,倒好象是绑票儿撕票儿,不雅!

小刘麻子 对,是不大雅!可那是美国字,吃香啊!

小唐铁嘴 还是联合公司响亮、大方!

小刘麻子 有你这么一说!什么联合公司呢?

丁 宝 缺德公司就挺好!

小刘麻子 小丁宝,谈正经事,不许乱说!你好好干,将来你有作女招待总教官的希望!

小唐铁嘴 看这个怎样——花花联合公司?姑娘是什么?鲜花嘛!要姑娘就得多花钱,花呀花呀,所以花花!"青是山,绿是水,花花世界",又有典故,出自《武家坡》!好不好!

小刘麻子 小唐,我谢谢你,谢谢你!(热烈握手)我马上找沈处长去研究一下,他一赞成,你的顾问就算当上了!(收拾皮包,要走

王利发 我说,丁宝的事到底怎么办?

小刘麻子 没告诉你不用管吗?"拖拉撕"统办一切,我先在这里试验试验。

丁宝 你不是说喝咖啡去吗?

小刘麻子 问小唐去不去?

小唐铁嘴 你们先去吧,我还在这儿等个人。

小刘麻子 咱们走吧,小丁宝!

丁宝 明天见,老掌柜!再见,天师!(同小刘麻子下

小唐铁嘴 王掌柜,拿报来看看!

王利发 那,我得慢慢地找去。二年前的还许有几张!

小唐铁嘴 废话!

〔进来三位茶客:明师傅、邹福远和卫福喜。明师傅独坐,邹福远与卫福喜同坐。王利发都认识,向大家点头。

王利发 哥儿们,对不起啊,茶钱先付!

明师傅 没错儿,老哥哥!

王利发 唉!"茶钱先付",说着都烫嘴!(忙着沏茶

邹福远 怎样啊?王掌柜!晚上还添评书不添啊?

王利发 试验过了,不行!光费电,不上座儿!

邹福远 对!您看,前天我在会仙馆,开三侠四义五霸十雄十三杰九老十五小,大破凤凰山,百鸟朝凤,棍打凤腿,您猜上了多少座儿?

王利发 多少?那点书现在除了您,没有人会说!

邹福远 您说的在行!可是,才上了五个人,还有俩听蹭儿的!

卫福喜 师哥,无论怎么说,你比我强!我又闲了一个多月啦!

邹福远 可谁叫你跳了行,改唱戏了呢?

卫福喜 我有嗓子,有扮相嘛!

邹福远 可是上了台,你又不好好地唱!

卫福喜 妈的唱一出戏,挣不上三个杂合面饼子的钱,我干吗卖力气呢?我疯啦?

邹福远 唉!福喜,咱们哪,全叫流行歌曲跟《纺棉花》给顶垮喽!我是这么看,咱们死,咱们活着,还在其次,顶伤心的是咱们这点玩艺儿,再过几年都得失传!咱们对不起祖师爷!常言道:邪不侵正。这年头就是邪年头,正经东西全得连根儿烂!

王利发 唉!(转至明师傅处)明师傅,可老没来啦!

明师傅 出不来喽!包监狱里的伙食呢!

王利发 您!就凭您,办一、二百桌满汉全席的手儿,去给他们蒸窝窝头?

明师傅 那有什么办法呢,现而今就是狱里人多呀!满汉全席?我连家伙都卖喽!

〔方六拿着几张画儿进来。

明师傅 六爷,这儿!六爷,那两桌家伙怎样啦?我等钱用!

方 六 明师傅,您挑一张画儿吧!

明师傅 啊?我要画儿干吗呢?

方 六  这可画的不错!六大山人、董弱梅画的!

明师傅 画的天好,当不了饭吃啊!

方 六  他把画儿交给我的时候,直掉眼泪!

明师傅 我把家伙交给你的时候,也直掉眼泪!

方 六 谁掉眼泪,谁吃炖肉,我都知道!要不怎么我累心呢!你当是干我们这一行,专凭打打小鼓就行哪?

明师傅 六爷,人总有颗人心哪,你还能坑老朋友吗?

方 六 一共不是才两桌家伙吗?小事儿,别再提啦,再提就好象不大懂交情了!

〔车当当敲着两块洋钱,进来。

车当当 谁买两块?买两块吧?天师,照顾照顾?(小唐铁嘴不语

王利发 当当!别处转转吧,我连现洋什么模样都忘了!车当当 那,你老人家就细细看看吧!白看,不用买票!(往桌上扔钱

〔庞四奶奶进来,带着春梅。庞四奶奶的手上戴满各种戒指,打扮得象个女妖精。卖杂货的老杨跟进来。

小唐铁嘴 娘娘!

方 六 

车当当 娘娘!

庞四奶奶 天师!

小唐铁嘴 侍候娘娘!(让庞四奶奶坐,给她倒茶

庞四奶奶 (看车当当要出去)当当,你等等!

车当当 嗻!

老 杨 (打开货箱)娘娘,看看吧!

庞四奶奶 唱唱那套词儿,还倒怪有个意思!

老 杨 是!美国针、美国线、美国牙膏、美国消炎片。还有口红、雪花膏、玻璃袜子细毛线。箱子小,货物全,就是不卖原子弹!

庞四奶奶 哈哈哈!(挑了两双袜子)春梅,拿着!当当,你跟老杨算账吧!

车当当 娘娘,别那么办哪!

庞四奶奶 我给你拿的本钱,利滚利,你欠我多少啦?天师,查账!

小唐铁嘴 是!(掏小本

车当当 天师,你甭操心,我跟老杨算去!

老 杨 娘娘,您行好吧!他能给我钱吗?

庞四奶奶 老杨,他坑不了你,都有我呢!

老 杨 是!(向众)还有哪位照顾照顾?(又要唱)美国针……

庞四奶奶 听够了!走!

老 杨 是!美国针、美国线,我要不走是混蛋!走,当当!(同车当当下

方 六  (过来)娘娘,我得到一堂景泰蓝的五供儿,东西老,地道,也便宜,坛上用顶体面,您看看吧?

庞四奶奶 请皇上看看吧!

方 六  是!皇上不是快登基了吗?我先给您道喜!我马上取去,送到坛上!娘娘多给美言几句,我必有份人心!(往外走

明师傅 六爷,我的事呢?!

方 六  你先给我看着那几张画!(

明师傅 你等等!坑我两桌家伙,我还有把切菜刀呢!(追下

庞四奶奶 王掌柜,康妈妈在这儿哪?请她出来!

小唐铁嘴 我去!(跑到后门)康老太太,您来一下!

王利发 什么事?

小唐铁嘴 朝廷大事!

〔康顺子上。

康顺子 干什么呀?

庞四奶奶 (迎上去)婆母!我是您的四侄媳妇,来接您,快坐下吧!(拉康顺子坐下

康顺子 四侄媳妇?

庞四奶奶 是呀,您离开庞家的时候,我还没过门哪。

康顺子 我跟庞家一刀两断啦,找我干吗?

庞四奶奶 您的四侄子海顺呀,是三皇道的大坛主,国民党的大党员,又是沈处长的把兄弟,快作皇上啦,您不喜欢吗?

康顺子 快作皇上?

庞四奶奶 啊!龙袍都作好啦,就快在西山登基!

康顺子 在西山?

小唐铁嘴 老太太,西山一带有八路军。庞四爷在那一带登基,消灭八路,南京能够不愿意吗?

庞四奶奶 四爷呀都好,近来可是有点贪酒好色。他已经弄了好几个小老婆!

小唐铁嘴 娘娘,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可有书可查呀!

庞四奶奶 你不是娘娘,怎么知道娘娘的委屈!老太太,我是这么想:您要是跟我一条心,我叫您作老太后,咱们俩一齐管着皇上,我这个娘娘不就好作一点了吗?老太太,您跟我去,吃好的喝好的,兜儿里老带着那么几块当当响的洋钱,够多么好啊!

康顺子 我要是不跟你去呢?

庞四奶奶 啊?不去?(要翻脸

小唐铁嘴 让老太太想想,想想!

康顺子 用不着想,我不会再跟庞家的人打交道!四媳妇,你作你的娘娘,我作我的苦老婆子,谁也别管谁!刚才你要瞪眼睛,你当我怕你吗?我在外边也混了这么多年,磨练出来点了,谁跟我瞪眼,我会伸手打!(立起,往后走

小唐铁嘴 老太太!老太太!

康顺子 (立住,转身对小唐铁嘴)你呀,小伙子,挺起腰板来,去挣碗干净饭吃,不好吗?(

庞四奶奶 (移怒于王利发)王掌柜,过来!你去跟那个老婆子说说,说好了,我送给你一袋子白面!说不好,我砸了你的茶馆!天师,走!

小唐铁嘴 王掌柜,我晚上还来,听你的回话!

王利发 万一我下半天就死了呢?

庞四奶奶 呸!你还不该死吗?(与小唐铁嘴,春梅同下

王利发 哼!

邹福远 师弟,你看这算哪一出?哈哈哈!

卫福喜 我会二百多出戏,就是不懂这一出!你知道那个娘儿们的出身吗?

邹福远 我还能不知道!东霸天的女儿,在娘家就生过……得,别细说,咱们积点口德吧!

〔王大拴回来。

王利发 看着点,老大。我到后面商量点事!(

小二德子 (在外边大吼一声)闪开了!(进来)大栓哥,沏壶顶好的,我有钱!(掏出四块现洋,一块一块地放下)给算算,刚才花了一块,这儿还有四块,五毛打一个,我一共打了几个?

王大拴 十个。

小二德子 (用手指算)对!前天四个,昨天六个,可不是十个!大拴哥,你拿两块吧!没钱,我白喝你的茶;有钱,就给你!你拿吧!(吹一块,放在耳旁听听)这块好,就一块当两块吧,给你!

王大拴 (没接钱)小二德子,什么生意这么好啊?现大洋不容易看到啊!

小二德子 念书去了!

王大拴 把"一"字都念成扁担,你念什么书啊?

搜索更多关于茶馆 老舍 经典名著 的资料

购买正版图书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请你点此纠错或发表评论 文章录入:09ping    责任编辑:Gaoge 
相 关 文 章
请输入关键词直接搜索
随机推荐
亲子关系全面技巧在线阅读(部
骆驼祥子在线阅读
皮尔·卡丹传在线阅读
)>汤姆·索亚历险记在线阅读(
《黄河颂》简介
《诗经·蒹葭》的原文、翻译
童年在线阅读 高尔基
红楼梦人物谱
郁达夫《西溪的晴雨》阅读与
阿凡提笑话大全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