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 > 现代文阅读 > 阅读世界 > 经典名著 > 正文

老舍《茶馆》第三幕在线阅读

作者:老舍 文章来源:会员整理

小二德子 (拿起桌上的壶来,对着壶嘴喝了一气,低声说)市党部派我去的,法政学院。没当过这么美的差事,太美,太过瘾!比在天桥好的多!打一个学生,五毛现洋!昨天揍了几个来着?

王大拴 六个。

小二德子 对!里边还有两个女学生!一拳一拳地下去,太美,太过瘾!大拴哥,你摸摸,摸摸!(伸臂)铁筋洋灰的!用这个揍男女学生,你想想,美不美?王大拴他们就那么老实,乖乖地叫你打?

小二德子 我专找老实的打呀!你当我是傻子哪?

王大拴 小二德子,听我说,打人不对!

小二德子 可也难说!你看教党义的那个教务长,上课先把手枪拍在桌上,我不过抡抡拳头,没动手枪啊!

王大拴 什么教务长啊,流氓!

小二德子 对!流氓!不对,那我也是流氓喽!大拴哥,你怎么绕着脖子骂我呢?大拴哥,你有骨头!不怕我这铁筋洋灰的胳臂!

王大拴 你就是把我打死,我不服你还是不服你,不是吗?

小二德子 喝,这么绕脖子的话,你怎么想出来的?大拴哥,你应当去教党义,你有文才!好啦,反正今天我不再打学生!

王大拴 干吗光是今天不打?永远不打才对!

小二德子 不是今天我另有差事吗?

王大拴 什么差事?

小二德子 今天打教员!

王大拴 干吗打教员?打学生就不对,还打教员?

小二德子 上边怎么交派,我怎么干!他们说,教员要罢课。罢课就是不老实,不老实就得揍!他们叫我上这儿等着,看见教员就揍!

邹福远 (嗅出危险)师弟,咱们走吧!

卫福喜 走!(同邹福远下

小二德子 大拴哥,你拿着这块钱吧!

王大拴 打女学生的钱,我不要!

小二德子 (另拿一块)换换,这块是打男学生的,行了吧?(看王大拴还是摇头)这么办,你替我看着点。我出去买点好吃的,请请你,活着还不为吃点喝点老三点吗?(收起现洋,下

〔康顺子提着小包出来。王利发与周秀花跟着。

康顺子 王掌柜,你要是改了主意,不让我走,我还可以不走!

王利发 我……

周秀花 庞四奶奶也未必敢砸茶馆!

王利发 你怎么知道?三皇道是好惹的?

康顺子 我顶不放心的还是大力的事!只要一走漏了消息,大家全完!那比砸茶馆更厉害!

王大拴 大婶,走!我送您去!爸爸,我送送她老人家,可以吧?

王利发 嗯——

周秀花 大婶在这儿受了多少年的苦,帮了咱们多少忙,还不应当送送?

王利发 我并没说不叫他送!送!送!

王大拴 大婶,等等,我拿件衣服去。(

周秀花 爸,您怎么啦?

王利发 别再问我什么,我心里乱!一辈子没这么乱过!媳妇,你先陪大婶走,我叫老大追你们!大婶,外边不行啊,就还回来!

周秀花 老太太,这儿永远是您的家!

王利发 可谁知道也许……

康顺子 我也不会忘了你们!老掌柜,你硬硬朗朗的吧!(同周秀花下

王利发 (送了两步,立住)硬硬朗朗的干什么呢?〔谢勇仁和于厚斋进来。

谢勇仁 (看看墙上,先把茶钱放在桌上)老人家,沏一壶来。(

王利发 (先收钱)好吧。

于厚斋 勇仁,这恐怕是咱们末一次坐茶馆了吧?谢勇仁 以后我倒许常来。我决定改行,去蹬三轮儿!于厚斋 蹬三轮一定比当小学教员强!谢勇仁 我偏偏教体育,我饿,学生们饿,还要运动,不是笑话吗?

〔王小花跑进来。

王利发 小花,怎这么早就下了学呢?

王小花 老师们罢课啦!(看见于厚斋、谢勇仁)于老师,谢老师!你们都没上学去,不教我们啦?还教我们吧!见不着老师,同学们都哭啦!我们开了个会,商量好,以后一定都守规矩,不招老师们生气!于厚斋小花!老师们也不愿意耽误了你们的功课。可是,吃不上饭,怎么教书呢?我们家里也有孩子,为教别人的孩子,叫自己的孩子挨饿,不是不公道吗?好孩子,别着急,喝完茶,我们开会去,也许能够想出点办法来!

谢勇仁 好好在家温书,别乱跑去,小花!〔王大拴由后面出来,夹着个小包。

王小花 爸,这是我的两位老师!

王大拴 老师们,快走!他们埋伏下了打手!

王利发 谁?

王大拴 小二德子!他刚出去,就回来!

王利发 二位先生,茶钱退回,(递钱)请吧!快!

王大拴 随我来!

〔小二德子上。

小二德子 街上有游行的,他妈的什么也买不着!大拴哥,你上哪儿?这俩是谁?

王大拴 喝茶的!(同于厚斋、谢勇仁往外走

小二德子 站住!(三人还走)怎么?不听话?先揍了再说!

王利发 小二德子!

小二德子 (拳已出去)尝尝这个!

谢勇仁 (上面一个嘴巴,下面一脚)尝尝这个!

小二德子 哎哟!(倒下

王小花 该!该!

谢勇仁 起来,再打!

小二德子 (起来,捂着脸)喝!喝!(往后退)喝!

王大拴 快走!(扯二人下

小二德子 (迁怒)老掌柜,你等着吧,你放走了他们,待会儿我跟你算账!打不了他们,还打不了你这个糟老头子吗?(

王小花 爷爷,爷爷!小二德子追老师们去了吧?那可怎么好!

王利发 他不敢!这路人我见多了,都是软的欺,硬的怕!

王小花 他要是回来打您呢?

王利发 我?爷爷会说好话呀。

王小花 爸爸干什么去了?

王利发 出去一会儿,你甭管!上后边温书去吧,乖!

王小花 老师们可别吃了亏呀,我真不放心!()〔丁宝跑进来。

丁宝 老掌柜,老掌柜!告诉你点事!

王利发 说吧,姑娘!

丁宝 小刘麻子呀,没安着好心,他要霸占这个茶馆!

王利发 怎么霸占?这个破茶馆还值得他们霸占?

丁 宝 待会儿他们就来,我没工夫细说,你打个主意吧!

王利发 姑娘,我谢谢你!

丁宝 我好心好意来告诉你,你可不能卖了我呀!

王利发 姑娘,我还没老胡涂了!放心吧!

丁 宝 好!待会儿见!(

〔周秀花回来。

周秀花 爸,他们走啦。

王利发 好!

周秀花 小花的爸说,叫您放心,他送到了地方就回来。

王利发 回来不回来都随他的便吧!

周秀花 爸,您怎么啦?干吗这么不高兴?

王利发 没事!没事!看小花去吧。她不是想吃热汤面吗?要是还有点面的话,给她作一碗吧,孩子怪可怜的,什么也吃不着!

周秀花 一点白面也没有!我看看去,给她作点杂合面疙疸汤吧!(

〔小唐铁嘴回来。

小唐铁嘴 王掌柜,说好了吗?

王利发 晚上,晚上一定给你回话!

小唐铁嘴 王掌柜,你说我爸爸白喝了一辈子的茶,我送你几句救命的话,算是替他还账吧。告诉你,三皇道现在比日本人在这儿的时候更厉害,砸你的茶馆比砸个砂锅还容易!你别太大意了!

王利发 我知道!你既买我的好,又好去对娘娘表表功!是吧?

〔小宋恩子和小吴祥子进来,都穿着新洋服。

小唐铁嘴 二位,今天可够忙的?

宋恩子 忙得厉害!教员们大暴动!

王利发 二位,"罢课"改了名儿,叫"暴动"啦?

小唐铁嘴 怎么啦?

吴祥子 他们还能反到天上去吗?到现在为止,已经抓了一百多,打了七十几个,叫他们反吧!小

宋恩子 太不知好歹!他们老老实实的,美国会送来大米、白面嘛!

小唐铁嘴 就是!二位,有大米、白面,可别忘了我!以后,给大家的坟地看风水,我一定尽义务!好!二位忙吧!(

吴祥子 你刚才问,"罢课"改叫"暴动"啦?王掌柜!

王利发 岁数大了,不懂新事,问问!小

宋恩子 哼!你就跟他们是一路货!

王利发 我?您太高抬我啦!

吴祥子 我们忙,没工夫跟你费话,说干脆的吧!

王利发 什么干脆的?

宋恩子 教员们暴动,必有主使的人!

王利发 谁?

吴祥子 昨天晚上谁上这儿来啦?

王利发 康大力!

宋恩子 就是他!你把他交出来吧!

王利发 我要是知道他是哪路人,还能够随便说出来吗?我跟你们的爸爸打交道多少年,还不懂这点道理?小

吴祥子 甭跟我们拍老腔,说真的吧!

王利发 交人,还是拿钱,对吧?

宋恩子 你真是我爸爸教出来的!对啦,要是不交人,就把你的金条拿出来!别的铺子都随开随倒,你可混了这么多年,必定有点底!

〔小二德子匆匆跑来。

小二德子 快走!街上的人不够用啦!快走!小

吴祥子 你小子管干吗的?

小二德子 我没闲着,看,脸都肿啦!小

宋恩子 掌柜的,我们马上回来,你打主意吧!

王利发 不怕我跑了吗?

吴祥子 老梆子,你真逗气儿!你跑到阴间去,我们也会把你抓回来!(打了王利发一掌,同小宋恩子、小二德子下

王利发 (向后叫)小花!小花的妈!

周秀花 (同王小花跑出来)我都听见了!怎么办?

王利发 快走!追上康妈妈!快!

王小花 我拿书包去!(

周秀花 拿上两件衣裳,小花!爸,剩您一个人怎么办?

王利发 这是我的茶馆,我活在这儿,死在这儿!〔王小花挎着书包,夹着点东西跑回来。

周秀花 爸爸!

王小花 爷爷!

王利发 都别难过,走(从怀中掏出所有的钱和一张旧相片)媳妇,拿着这点钱,小花,拿着这个,老裕泰三十年前的相片,交给你爸爸!走吧!〔小刘麻子同丁宝回来。

小刘麻子 小花,教员罢课,你住姥姥家去呀?

王小花 对啦!

王利发 (假意地)媳妇,早点回来!

周秀花 爸,我们住两天就回来!(同王小花下

小刘麻子 王掌柜,好消息!沈处长批准了我的计划!

王利发 大喜,大喜!

小刘麻子 您也大喜,处长也批准修理这个茶馆!我一说,处长说好!他呀老把"好"说成"蒿",特别有个洋味儿!

王利发 都是怎么一回事?

小刘麻子 从此你算省心了!这儿全属我管啦,你搬出去!我先跟你说好了,省得以后你麻烦我!

王利发 那不能!凑巧,我正想搬家呢。

丁 宝 小刘,老掌柜在这儿多少年啦,你就不照顾他一点吗?

小刘麻子 看吧!我办事永远厚道!王掌柜,我接处长去,叫他看看这个地方。你把这儿好好收拾一下!小丁宝,你把小心眼找来,迎接处长!带点香水,好好喷一气,这里臭哄哄的!走!(同丁宝下

王利发 好!真好!太好!哈哈哈!

〔常四爷提着小筐进来,筐里有些纸钱和花生米。他虽年过七十,可是腰板还不太弯。

常四爷 什么事这么好哇,老朋友!

王利发 哎哟!常四哥!我正想找你这么一个人说说话儿呢!

我沏一壶顶好的茶来,咱们喝喝!(去沏茶)〔秦仲义进来。他老的不象样子了,衣服也破旧不堪。

秦仲义 王掌柜在吗?

常四爷 在!您是……

秦仲义 我姓秦。

常四爷 秦二爷。

王利发 (端茶来)谁?秦二爷?正想去告诉您一声,这儿要大改良!坐!坐!

常四爷 我这儿有点花生米,()喝茶吃花生米,这可真是个乐子!

秦仲义 可是谁嚼得动呢?

王利发 看多么邪门,好容易有了花生米,可全嚼不动!多么可笑!怎样啊?秦二爷!(都坐下

秦仲义 别人都不理我啦,我来跟你说说:我到天津去了一趟,看看我的工厂!

王利发 不是没收了吗?又物归原主啦?这可是喜事!

秦仲义 拆了!

常四爷

王利发 拆了?

秦仲义 拆了!我四十年的心血啊,拆了!别人不知道,王掌柜你知道:我从二十多岁起,就主张实业救国。到而今……抢去我的工厂,好,我的势力小,干不过他们!可倒好好地办哪,那是富国裕民的事业呀!结果,拆了,机器都当碎铜烂铁卖了!全世界,全世界找得到这样的政府找不到?我问你!

王利发 当初,我开的好好的公寓,您非盖仓库不可。看,仓库查封,货物全叫他们偷光!当初,我劝您别把财产都出手,您非都卖了开工厂不可!

常四爷 还记得吧?当初,我给那个卖小妞的小媳妇一碗面吃,您还说风凉话呢。

秦仲义 现在我明白了!王掌柜,求你一件事吧:(掏出一二机器小零件和一支钢笔管来)工厂拆平了,这是我由那儿捡来的小东西。这支笔上刻着我的名字呢,它知道,我用它签过多少张支票,写过多少计划书。我把它们交给你,没事的时候,你可以跟喝茶的人们当个笑话谈谈,你说呀:当初有那么一个不知好歹的秦某人,爱办实业。办了几十年,临完他只由工厂的土堆里捡回来这么点小东西!你应当劝告大家,有钱哪,就该吃喝嫖赌,胡作非为,可千万别干好事!告诉他们哪,秦某人七十多岁了才明白这点大道理!他是天生来的笨蛋!

王利发 您自己拿着这支笔吧,我马上就搬家啦!

常四爷 搬到哪儿去?

王利发 哪儿不一样呢!秦二爷,常四爷,我跟你们不一样,二爷财大业大心胸大,树大可就招风啊!四爷你,一辈子不服软,敢作敢当,专打抱不平。我呢,作了一辈子顺民,见谁都请安、鞠躬、作揖。我只盼着呀,孩子们有出息,冻不着,饿不着,没灾没病!可是,日本人在这儿,二拴子逃跑啦,老婆想儿子想死啦!好容易,日本人走啦,该缓一口气了吧?谁知道,(惨笑)哈哈,哈哈,哈哈!

常四爷 我也不比你强啊!自食其力,凭良心干了一辈子啊,我一事无成!七十多了,只落得卖花生米!个人算什么呢,我盼哪,盼哪,只盼国家象个样儿,不受外国人欺侮。可是……哈哈!

秦仲义 日本人在这儿,说什么合作,把我的工厂就合作过去了。咱们的政府回来了,工厂也不怎么又变成了逆产。仓库里(指后边)有多少货呀,全完!还有银号呢,人家硬给加官股,官股进来了,我出来了!哈哈!

王利发 改良,我老没忘了改良,总不肯落在人家后头。卖茶不行啊,开公寓。公寓没啦,添评书!评书也不叫座儿呀,好,不怕丢人,想添女招待!人总得活着吧?我变尽了方法,不过是为活下去!是呀,该贿赂的,我就递包袱。我可没作过缺德的事,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就不叫我活着呢?我得罪了谁?谁?皇上,娘娘那些狗男女都活得有滋有味的,单不许我吃窝窝头,谁出的主意?

常四爷 盼哪,盼哪,只盼谁都讲理,谁也不欺侮谁!可是,眼看着老朋友们一个个的不是饿死,就是叫人家杀了,我呀就是有眼泪也流不出来喽!松二爷,我的朋友,饿死啦,连棺材还是我给他化缘化来的!他还有我这么个朋友,给他化了一口四块板的棺材;我自己呢?我爱咱们的国呀,可是谁爱我呢?看,(从筐中拿出些纸钱)遇见出殡的,我就捡几张纸钱。没有寿衣,没有棺材,我只好给自己预备下点纸钱吧,哈哈,哈哈!

秦仲义 四爷,让咱们祭奠祭奠自己,把纸钱撒起来,算咱们三个老头子的吧!

王利发 对!四爷,照老年间出殡的规矩,喊喊!

常四爷 (立起,喊)四角儿的跟夫,本家赏钱一百二十吊!(撒起几张纸钱)①

秦仲义

王利发 一百二十吊!

秦仲义 (一手拉住一个)我没的说了,再见吧!(

王利发 再见!

常四爷 再喝你一碗!(一饮而尽)再见!(

王利发 再见!

〔丁宝与小心眼进来。

丁宝 他们来啦,老大爷!(往屋中喷香水

王利发 好,他们来,我躲开!(捡起纸钱,往后边走

小心眼 老大爷,干吗撒纸钱呢?

王利发 谁知道!(

〔小刘麻子进来。

小刘麻子 来啦!一边一个站好!

〔丁宝、小心眼分左右在门内立好。

三、四十年前,北京富人出殡,要用三十二人、四十八人或六十四人抬棺材,也叫抬杠。另有四位杠夫拿着拨旗,在四角跟随。杠夫换班须注意拨旗,以便进退有序;一班也叫一拨儿。起杠时和路祭时,领杠者须喊"加钱"——本家或姑奶奶赏给杠夫酒钱。加钱数目须夸大地喊出。在喊加钱时,有人撒起纸钱来。

〔门外有汽车停住声,先进来两个宪兵。沈处长进来,穿军便服;高靴,带马刺;手执小鞭。后面跟着二宪兵。

沈处长 (检阅似的,看丁宝、小心眼,看完一个说一声)好()!

〔丁宝摆上一把椅子,请沈处长坐。

小刘麻子 报告处长,老裕泰开了六十多年,九城闻名,地点也好,借着这个老字号,作我们的一个据点,一定成功!我打算照旧卖茶,派()小丁宝和小心眼作招待。有我在这儿监视着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一定能够得到大量的情报!

沈处长 好()!

〔丁宝由宪兵手里接过骆驼牌烟,上前献烟;小心眼接过打火机,点烟。

小刘麻子 后面原来是仓库,货物已由处长都处理了,现在空着。我打算修理一下,中间作小舞厅,两旁布置几间卧室,都带卫生设备。处长清闲的时候,可以来跳跳舞,玩玩牌,喝喝咖啡。天晚了,高兴住下,您就住下。这就算是处长个人的小俱乐部,由我管理,一定要比公馆里更洒脱一点,方便一点,热闹一点!

沈处长 好()!

丁宝 处长,我可以请示一下吗?

沈处长 好()!

丁宝 这儿的老掌柜怪可怜的。好不好给他作一身制服,叫他看看门,招呼贵宾们上下汽车?他在这儿几十年了,谁都认识他,简直可以算是老头儿商标!沈处长 好()!传!

小刘麻子 是!(往后跑)王掌柜!老掌柜!我爸爸的老朋友,老大爷!(入。过一会儿又跑回来)报告处长,他也不是怎么上了吊,吊死啦!

沈处长 好()!好()!

——幕落·全剧终

搜索更多关于茶馆 老舍 经典名著 的资料

购买正版图书 上一页 目录

请你点此纠错或发表评论 文章录入:09ping    责任编辑:Gaoge 
相 关 文 章
请输入关键词直接搜索
随机推荐
亲子关系全面技巧在线阅读(部
骆驼祥子在线阅读
皮尔·卡丹传在线阅读
)>汤姆·索亚历险记在线阅读(
《黄河颂》简介
《诗经·蒹葭》的原文、翻译
童年在线阅读 高尔基
红楼梦人物谱
郁达夫《西溪的晴雨》阅读与
阿凡提笑话大全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