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初中语文阅读训练 > 现代文阅读 > 散文阅读训练

读者美文——好言一句·大师·狗的友谊

[移动版] 作者:hwbyy
材料来自网络,作者收集整理。

好言一句

流 沙

一所旅游学校的老师给大家出了这样一道问题:“有一个导游,带着许多客人瀑布前,众游客兴致很高,高谈阔论,根本听不清导游的安全提醒,导游该怎么办?”

有人说:“用手中的扩音机大声说。”

还有的说:“挥舞手中的旗,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自己有话要说......”

老师笑了,说:“你们能不能这样说,如果诸位能安静一会儿,那么,我们将会听到瀑布更加宏伟的声音。”

睿智的人往往善解人意,他的语言像水般温润,让你觉得没有什么地方不妥,让生活中许多可能伤害人的东西变得温暖妥帖起来。因为他们的睿智,把许多枯燥无味的,甚至面目可憎的语言美化了。

说话是一种智慧,一种人生艺术,话说得多,并不代表你说的好。有个故事,一位日本议员在回忆录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有一年,他参加议员大选落选了,他十分沮丧,许多朋友安慰他,为他总结失败的的教训。议员心烦意乱,根本听不进那么多的话。

面对失败,议员对自己越来越没了信心。有一天,他到一家食品店里购食品,有位认识他的收银员却轻轻松松地对他说:“议员先生,谢谢你的光顾,另外,我多么希望看到以前那个自信和笑容满面的人。”

收银员的这句普普通通的话,让议员十分感动。面对这位并不熟悉的人,议员差点掉泪。

三年后,议员再次参选,他顺利地当选了。议员后来收银员成了最好的朋友,因为议员认为是他在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他重新找回了自己。

我们迫切需要像温泉一样的言语,它最好像春风一样拂面, 我们是多么地迫切需要它,但它又是离我们那么遥远。

这不是大家的错, 也许我们从来没有刻意组织自己的言语。你认为,这对自己来说,并不是至关重要的。

其实全错了。

本文摘自《读者》2006年第24期P01

大师之大,来自于他的临危不乱和沉著冷静。

不管环境怎样的变动,也不管命运如何地不公,内心存有的只是全心全意做好手头的工作。

大 师

聂作平

大师是一位真正的大师, 在他所研究的领域, 他不仅在国内首屈一指, 在国际上也有着相当的影响。鉴于此, 大师一直担任着某权威机构的领导人。

60 年代, 大师自然在劫难逃地一夜之间成了反动学术权威, 抛妻别子, 下放到某乡村, 造反派不知是否出于劳其筋骨、伤其体肤的考虑, 把大师安排到铁匠铺里打铁——生产锄头之类的农具。

大师自然从未打过铁, 甚至从未干过重体力活, 关心他的人都为他捏了一把汗: 打铁这粗活, 可真够他喝一壶的了, 可大师似乎并不忧虑。每天, 他总是迈着方步去铁匠铺, 就像是前去实验室一样从容不迫。打铁的大锤抡起来的确要比拿试管艰难。 但半个月下来, 大师竟也能举重若轻了。最让人惊奇的是, 不到3 个月, 大师打出来的镰刀和锄头, 其质量竞高过了那位教他手艺的汉子。这以后, 远近的村民都点名要大师打的农具, 说 是又美观又耐用, 以至于那位师傅也心甘情恳地为他打下手。

大半年过去了, 上边似乎又想起了大师。大师仍在村里的铁匠铺打铁, 经他手打制的农具, 少说也有数千件了。

那天, 组织部的一个官员在秘书和司机的陪同下来到大师打铁的铁匠铺。这个官员近来一直忙于去各地给人落实政策, 他很喜欢看见那些被落实政策者的失态: 狂笑, 大哭, 呼天抢地, 乃至于中风昏厥, 当然更多的是对他的感恩戴德。因此这工作虽然比坐在办公室里辛苦, 但他仍乐此不疲。

官员来时, 大师正在打一块锄片, 在锤子的敲击下, 锄片已见雏形。六月的天气, 铁匠铺里热浪滚滚, 汉子光着身子仅系一块白帕, 大师却长衣长裤, 连风纪扣也扣着。

官员一边擦着汗, 一边向大师诉说着委屈了一类的话。说了一遍 , 却见大师仍面色平静地打铁, 便又以极其庄严的声调宣布大师已经被平反了, 即日起就回北京, 恢复原职, 大师依旧没吭声, 只是忙着打那个锄片。官员颇有些气恼, 站在一旁走也不是, 站也不是, 只好呆呆地望着通红的炉火发愣。

足足过了半小时, 大师将那个锄片打磨完了, 又细细地洗了手, 才对官员说: 你再说一遍。 官员不想说,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