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阅读世界 > 现代文阅读 > 散文随笔

我仍在被母亲疼爱着

[移动版] 作者:刘成杰

山东省沾化县黄升中学   刘成杰

疼人是幸福的,被人疼更是幸福的。而幸福,有时就蕴含在针线起落的那个古老的动作里。那个动作,对我来说是那么地熟悉,它来自童年,来自童年夜晚煤油灯下的慈祥,来自童年无比温暖的那间小屋。而今早已成年,童年时候的那个动作已渐渐模糊,却在偶然间又一次被一个人的针角给缝醒,那个人就是我的母亲。

那天回到老家,陪母亲过了一个夜晚。父亲早年过世,只留下母亲孤苦伶仃地守着那个老院。我在外工作,很少有机会在家里陪母亲度过一个晚上。那晚我喝了不少酒,大概有七八两吧,却也还没怎么醉。其实平时我并不怎么贪杯,只是每每回到家后,回到母亲的身边的时候心里总是会郁结着一个个难解的情结。于是我便喝几杯酒,于是我便抽几只烟。我们娘俩便这样一聊就聊到凌晨,却仍无困意。起床的时候,母亲却盯我的两只脚直看。我突然明白母亲是在看我的露出脚趾头的袜子。我笑了笑,说:“没啥,穿惯了是一个样。”母亲有些不高兴了,命令我马上脱下来好给我缝补一下。我说不用,顶多再穿两天就扔掉了,还缝它干啥。可母亲却不听我这一套,还是坚持让我把袜子脱下来。其实我何尝不想把袜子给缝好?露着脚趾的袜子穿着也着实难受,可是我又怎么忍心让我的老母亲给我缝袜子呢?她可是已经七十多岁的人了啊,眼也早就很不好使,戴着一副度数极大的老花镜。可我又实在不敢违拗她老人家的意愿,只好把那双袜子脱下来递给了他。母亲于是立刻便忙活起来了。她先找来花镜戴上,又让我给她纫上了针线,再找来些碎布头,然后便一针一线地缝补起来。我在一旁看着母亲那熟悉的姿势,鼻子里酸酸的,同时一种久违的温暖涌上心头。

母亲一边缝着袜子,一边嗔骂着我的脚咋还像小时候那样不老实,好端端的一双袜子被脚趾头顶破了恁大个洞。我光着脚,默默地瞅着母亲一针一线的缝补着我的袜子,恍然又回到了童年。是啊,曾经多少个夜晚,在那盏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熟稔地飞针走线,嘴里还哼唱着那首没名的村谣。作为童年时代的一帧风景,这一幕早就定格在我的心里。多少年了,这一幕竟然又重现在眼前,怎不叫我感慨万千呢?

尽管母亲已经七十多岁了,让七十多岁的母亲再给我缝缝补补叫我心里很不好受,但很快我便沉浸到被老母亲疼爱的幸福里了。我知道,无论我长到多大,在母亲的面前,我永远都是一个孩子,也永远都乐意,也应该接受母亲的疼爱和呵护。我想这无论对于我还是对于母亲,都应该是一种巨大的幸福。

查看更多母亲 疼爱资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