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阅读世界 > 现代文阅读 > 休闲阅读

红槐花剧情简介、主要人物、分集介绍

[移动版] 作者:佚名

红槐花剧情简介

紫云乡首富郑维新为大儿子郑天峰筹备婚礼时,新娘子凤儿跟牛儿逃婚了。郑家要将牛儿处以“点天灯”的极刑。凤儿拼死一搏保护牛儿,郑天峰为了保全凤儿性命放过了他俩,并开始了报复。困境中牛儿毅然决然参加了红军。凤儿怀孕了,郑天峰宣告孩子是自己的。他用这种方式逼凤儿回到自己身边,郑维新杀死了牛儿的父母。将凤儿嫁给了花子憨。郑天峰又偷走了凤儿刚生下不久的孩子花儿,立誓要将这个孩子培养成自己复仇的机器。多年后,已成为将军的牛儿回到家乡。凤儿祈求花儿认父亲,遭到花儿的拒绝。争执中,花子憨掉下悬崖,死在了凤儿的怀里,病入膏肓的凤儿得知牛儿去世的消息,决定葬在牛儿的身边,永远守着他。牛儿去世三个月后,凤儿也离开了人世。郑秀云不顾众人的反对,将牛儿与凤儿合葬在一起。一对经历了多重磨难的爱人,终于永远厮守!

人物介绍

凤儿 一生坎坷曲折,惊心动魄;她的命运被三个男人主宰,一个心里但不是命里的男人,一个命里但不是心里的男人,一个心里命里纠缠一生的男人。三个男人主宰了她生命的曲线,改变了她的命运;但她从不气馁,为了自己的爱人等待着、妥协着、也坚持着,就像河流一样,冲破层层困扰,奔腾到海,完成了走向人性光辉的过程。也因为她的执着、宽容、善良和默默奉献也成就了新中国的一个将军。直到弥留之际,她仍然远远的望着,望着那曾经属于她和他的那片红槐花……

牛儿:

大别山的普通猎户,英勇、善良。为了凤儿,他不惜勇闯郑家大宅,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之地;为了娶到凤儿,他挣脱了大别山持续了多年的习俗,将自己置于风口浪尖。但是,正是因为这份爱,却让他失去了自己最珍爱的姑娘,九死一生的他结识了革命斗士江雪原,引领他走上追求幸福 的革命道路。可让他没有想到,这条道路带给他的,是和爱人一生的分别……

从猎户成为将军,牛儿的一生是坎坷的,却也是幸运的,他用聪明与胆识换来了革命对他的厚爱,却也用他的鲁莽与冲动断送了江雪原的生命。为了弥补那个错误,他迎娶郑秀云,用尽一生,去偿还自己的罪孽,却在临终时才说出自己纠结一生的秘密……

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这一生,永远的爱人 ,只有凤儿,那个让他牵挂,让他揪心的凤儿……

郑天峰 :

郑家大少爷。身心残疾的他一生深爱着凤儿,却始终无法得到凤儿的心。凤儿悔婚的打击,让他彻底疯狂。从那时起,他只有一个信念,报复!他穷极一生,用尽心血与凤儿和牛儿争斗。为了报复,他利用花子憨陷害牛儿,却意外将牛儿送入革命的道路。他用尽手段强迫凤儿回到他身边的希望落空后,又逼迫凤儿下嫁给当地流氓花子憨,却改变了花子憨的一生;

他的一生是可悲可叹的,因为他不懂得爱是不能通过报复得到的,在疯狂中郑天峰走向人性最残忍的一面,他将凤儿与牛儿的孩子偷走养大,让这个美丽的孩子成为自己复仇的武器,他要看着牛儿死在自己女儿的手中。一生偏激的郑天峰,至死都没发现,他真正折磨的是他自己。

郑秀云:

郑家二女儿。她从小接受先进教育,向往自由和理想。她突破封建大家庭 的束缚,背着家人偷偷加入中国共产党,并与革命斗士江雪原结为夫妻。她为了革命、也为了成全牛儿、凤儿,不惜和自己的父亲、哥哥决裂、与自己的家族为敌。

在革命道路的探索中,她默默忍受着郑家带给她的阴霾,挣扎在革命与亲情的抉择中;她苦苦守护着与江雪原的爱情,却因为牛儿的错误指挥,断送了江雪原的生命;她对江雪原的感情让她无法接受牛儿的求婚,但她却和有着血海深仇的牛儿相守了一生……她知道,牛儿的心中最爱的是凤儿,而她的心中,永远都最爱着那个坚强的江雪原。最终,她不顾所有人的反对,将等候一生的牛儿和凤儿葬在了一起……

花子憨:

他出身糟粕,为了生存,无所不用其极;为了钱,他听从郑天峰的命令陷害牛儿,使牛儿与凤儿分离一生;

为了保护凤儿,他卑微的妥协忍受,用一己之躯忍受暴风雨的来临。从那一刻起,他开始了自我人生的洗礼。

他从自私变得无畏,为保护革命后代献出自己女儿的生命。

他用自己的眼泪书写着一个最普通老百姓的善良和大度。

他的一生是幸福的,同样也是可悲的,他占有心目当中的女神,却深深知道,女神的心中,永远有一个无法替代的牛儿。

分集介绍

第1集

吹吹打打一群迎亲队伍,轿子里坐着新娘,山上程牛儿拿着枪追赶着,嘶声裂肺的唱着他们定情歌曲。愤怒的牛儿朝天开枪。郑家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喜事,郑维新是麻安县可以呼风唤雨的土皇上。郑天峰是郑家的大少爷,也是新郎。夜暮十分,郑家正是一片新婚之囍,外面传来了一阵阵狼嚎。一群狼正朝着郑家而来。洞房里大少爷正望着刚过门的妻子凤儿。当郑家上下一片混乱之时,牛儿带走了凤儿。原来是牛儿在郑家放入了一只狼崽。牛儿背着凤儿来到一个布满鲜花的山洞,这儿就是他们的洞房了。花子憨向郑维新透露的牛儿和凤儿的行踪。第二天,整个紫云乡都乱了套,郑家抓走了凤儿和牛儿的爹娘。郑家大小姐来了,劝说哥哥郑天峰放了凤儿和牛儿。郑维新抓回了牛儿和凤儿,并且要杀了他们。郑天峰救下了凤儿。凤儿来郑家退亲,招拒。天峰绝食。

第2集

郑家答应退亲,但是要凤儿下跪,凤儿不肯。郑家答应退亲不过要让凤儿出家为尼,天峰收回凤儿的聘礼。凤儿在刑台上等着牛儿。凤儿和牛儿拜了天地,决定同生共死。郑家大小姐来到刑场,拿自杀威胁郑老爷放了人。凤儿去出家,牛儿将其拦下。牛儿和凤儿在野地里。。。。。。 天峰成天发脾气。牛儿来到道观,老道对他说了一番意味深长的话,并写下8月初9。天峰还是成天的喝酒,郑母为其说亲,招到拒绝。牛儿正在张罗正式迎凤儿过门。花子憨在其中捣鬼。

第3集

花子憨用炮弹给牛儿出主意,牛儿在郑家门前点起了炮弹,他提前将火药最出,顺利将八抬大轿借了出来。牛儿和凤儿的婚礼办的很成功,风光不亚于郑家,许多人没想到的是,这场风光的婚礼让牛儿和凤儿以后生活来了无穷的灾难。郑天峰的到来让牛儿感觉很不爽,他将酒碗扔了出去,将郑天峰打倒在地,凤儿将郑天峰扶起并道歉。刚结婚的牛儿被花子憨用计陷害,他被关到监狱中,在监狱里认识了革命党人,开始了解革命。凤儿和家人都在找牛,他们很着急,但也是无可奈何。

第4集

在田里干活的凤儿从花子憨那儿得到牛儿的消息,她来到警查署得知牛儿的下落,警察以牛儿是红党的罪名逮捕了他,牛儿在监狱中认识了麻安县的地下党领导人江雪原。牛儿被关押是郑家和警棍相互勾结的原因,凤儿多次眶着公婆去郑家求郑天峰帮忙,郑天峰假装帮忙来赢得凤儿的好印象。花子憨走漏消息的事情让郑天峰把他逮了起来,在警查署花子憨的腿被打断一条。牛儿在监狱中呆了15天,他为了见凤儿和家人打算越狱,牛儿成功救出了江雪原,出来后联系上了当地的组织。

第5集

郑家小姐和郑雪原是同学,都是地下党组织成员,她将受伤的郑雪原安排在自己家中休养休养。为了牛儿的安全考虑,他们将牛儿安排到七里坪的红军队伍中,他的枪法得到了部队的认可,牛儿参加革命是被逼的,让他自己没想到的是,他这一步走下去,走出了沧海桑田的变化。凤儿被公婆写了休书赶出家门,她只好回到娘家,但凤儿还是坚持给公婆地里干活,她白天卖炭,夜里在公婆地中。郑天峰猜出了她妹妹和江雪原都是红党,私下里他们达成了协议。花子憨从县城里爬了回来,只有凤儿可怜他,其他人都躲的远远的。

第6集

凤儿怀孕了,她公婆还不知道。她为了保护公婆的安全,只身进了郑府当丫环,这都是郑天峰的主意,凤儿进郑家门的消息很快传了开来,所有都想看看她怎样走进郑家大门。牛儿的爹妈被地下党的同志安全转移,牛儿在部队上很想家和凤儿,他还不知道凤儿怀孕的事儿,在一次话剧表演中,牛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了枪,他的请假被部队拒绝。凤儿在从郑家大小姐嘴中得知她公婆安全转移的消息,但她暂时还没打算离开郑家。郑秀云的婚姻大事也成了她爹妈关心的问题,郑维新将她出生时的胎毛拿给她看。段署长接到郑家丫环的举报去郑府抓凤儿,他说凤儿是共党家属。

第7集

段署长在郑府要带走凤儿,郑天峰说凤儿肚子里的孩子里自己的,郑老爷用1000大洋打发了段署长,凤儿逃过一劫。郑家人并不相信凤儿肚子里的孩子是郑天峰,但郑天峰的言词让他们也无可奈何。面对众人的指责,凤儿忍辱负重,在郑家默默地活着。凤儿的爹娘无脸再在当地生活,去了外地,凤儿知道的时候已经人去屋空了。1928年,牛儿所在部队攻打麻安县城,由于敌方火力太猛,他们损失惨重,牛儿熟悉当地地形,带一个班从后面打掉了敌人的重火力,麻安县城被顺利占领。牛儿要去找凤儿,当他到家乡时凤儿已经跟随郑府的人转移了,他一路追打也没追上,最后晕倒在路上被救。牛儿一直相信凤儿,他心情很不好。

第8集

牛儿对郑秀云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他不打算当红军了,他退了衣服,还了枪,去了程家碗,牛儿说有郑家人参加的队伍就不是好队伍。凤儿娘回到了麻安县城,她娘来求他们不要伤害她的哥郑云峰,郑云峰带人回来了,凤儿又被郑云峰派人给抓走了,凤儿要走,郑云峰坚持不同意,将凤儿关在屋子里。程牛知道了郑秀云娘回来的消息,他拿着刀去找她娘,之后郑云峰的母亲自己撞墙而死。程牛整日无精打采,他的做法严重违反了军纪,组织上开始对他进行教育。

第9集

郑秀云知道自己母亲间接由于程牛而受到伤害,她很想杀了程牛,但部队的纪律让她冷静下来。郑天峰接到母亲的死询,他对凤儿下不去手,他抱怨自己无能。郑维新逃到河南后,他不惜重金成立白枪会,在反动武装的帮忙下,他带人又回到老家,共军被迫撤退。程牛的爹娘被拉去祭奠郑云峰死去的母亲,凤儿将两位老人安葬。郑云峰将凤儿嫁给了花子憨,想以此来羞辱她,凤儿被关了起来,她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八个月了,凤儿被绑了起来。

第10集

花子憨和凤儿成亲后,他并没动凤儿,结婚当晚花子憨用骗术骗过了听房的人,只有郑云峰了解凤儿的性格,他知道凤儿是不会顺从花子憨的。花子憨在凤儿的教育下准备改掉恶习,他将这么多年来攒的钱都扔了,和凤儿一起做着烧炭的营生,凤儿肚里的孩子出生了,生了个女儿子,起名叫花儿,按当地习俗花子憨在门前种了一棵槐花树。郑秀云和江雪原结婚了,晚上他俩在洞房里吵了起来。

第11集

程牛最终还是给郑秀云做了证明,郑秀云很感谢他,她唱的歌曲叫牛儿喜出望外,但又失望而归。花子憨和凤儿在一起带着花儿,郑天峰趁机偷走了凤儿的孩子,凤儿怀疑是郑家偷了孩子,她来到郑府,但郑天峰死活不认,郑天峰还断指为誓,说他没抱那孩子。花子憨不想让凤儿再烧炭了,但凤儿坚持不花郑家的钱。夜间一阵枪炮的响动,部分红党被国军击散,凤儿在战斗后到现场,她发现了牛身上的信物,她确信牛儿已死,凤儿痛苦万分,由于她公开承认自己是牛儿的妻子,她被国民党抓了起来,当她去指认郑家也是红党家属的时候,国民党军官对郑家视而不见。郑天峰每天都在和凤儿的女儿花儿玩耍,并教她。

第12集

凤儿要将程牛的葬礼办的风风光光,她请人抬着装有牛尸体的棺材,并请来道观里的道士要在郑家门前开堂做法,郑维新带人将他们包围,凤儿唱了一个小时的曲子,白枪会的枪始终也没响。花子憨被郑天峰安排到前线作战,实际上是做炮灰的,离开前夕,凤儿打算和花子憨做真夫妻。在凤儿和花子憨做真夫妻期间,程牛带领的部队打了很多胜仗,牛儿已经升为连长,准备攻打郑家寨了,战斗打响了,但郑家寨的白枪会已今非昔比,他们的占尽天时地利,再加上武器装备也很好,强攻不下来,攻击暂时停止。

第13集

程牛得到部队领导的批准潜回家中,到家后他看到一切让他很惊慌,问过邻居后他知道了一切,牛儿来到炭窑沟,他听到了花子憨和凤儿的对话,他们吵了起来,牛儿大发雷霆了,他将门前的槐花树砍倒。程牛连夜赶回部队,他心情很糟糕,郑秀云知道他爹的结果,她很想为郑维新争取个机会。江雪原问程牛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程牛什么都不说,他派侦查员去程家碗打听消息。为了保持红军实力,部队做出决策要对郑维新进行劝降,牛儿知道后他坚持不同意,营长在做程牛的思想工作。

第14集

花子憨去程牛爹娘的坟上见到程牛,牛儿不听花子憨对凤儿的解释,尽管他很生气,但还是控制住了情绪没对花子憨动手,花子憨告诉了程牛通往郑家的小道,他说这一切都是凤儿的主意。车轱辘知道了程牛的主意,他打算帮程牛去打郑家寨,一个班的里其它同志也愿意和程牛共生死。程牛骗走了郑秀云的劝降信,他打算带人走小路攻打郑家寨,他们找到了花子憨找的入口,从地下道潜入郑家寨中,团长到阵地上后发现程牛并没从阵地经过。程牛用枪指住了郑维新的头,他让郑维新选择死法,郑维新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

第15集

当程牛要杀死郑维新的时候,郑云峰出现了,郑维新趁机掏出了椅子下面的枪,当郑维新把枪口对向程牛的时候,牛儿一刀将郑维新杀死,郑云峰此时表现出非正常状态,他的瞒天过海骗过了程牛,牛儿没杀他,将郑云峰带走,他从又从原路返回。红军看到郑家火光发起了对郑家寨的总攻,白枪会被包围。凤儿要拿着刀亲自杀了郑维新,花子憨在路上找到他藏的枪,凤儿学会了开枪。程牛的金蝉脱壳被团长江雪原识破。大家都沉浸在这场仗的胜利之中,只有郑秀云心里很不滋味,尽管她从小和家里作斗争,但毕竞死的人是她的父亲。郑秀云问起他父亲死前说了什么,牛儿说什么都没说,他打心眼里不想伤害这位女老师和救命恩人。程牛将郑天峰关在洞里,他知道了自己女儿叫花儿

第16集

郑天峰被关在山洞里,老管家想要打听郑秀云的下落。郑天峰气愤妹妹出卖郑家寨,要与郑秀云断了来往。

郑秀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但是父亲的死让她心里不是滋味。在庆功会上,郑秀云想唱自编的夜袭郑家寨的歌,但是唱了一半,因为悲伤,哽咽着没唱完,就晕过去了。程牛心里愧疚,看到这个情景,也转身离去。

郑秀云也很后悔自己在会场上表现的脆弱,但是又无法抑制自己。程牛偷偷打听秀云的病情,得知她是因为劳累和怀孕而晕倒。

第17集

郑秀云告诉江雪原,程牛私自却藏起了郑天峰。江雪原希望郑秀云回避所有关于郑家的事。郑秀云觉得他也不相信自己,说只要郑天峰犯了错,自己会亲手杀了他。

部队领导吴亮找郑秀云谈话,问她的哥哥郑天峰在什么地方。郑天峰假装腿疼,让程牛把花子憨和凤儿带来郎中这里对质。程牛到花子憨家指责花子憨故意把自己的女儿弄丢。

花子憨说花儿是凤儿的孩子,自己是真心喜欢凤儿的,只有郑天峰最有嫌疑偷走孩子。但是程牛不相信花子憨的话。

第18集

花子憨知道凤儿和她做真夫妻,只是为了报答自己,而不是真的喜欢自己。但是只要能看到凤儿能快乐,花子憨也就高兴了。

程牛听了江雪原的一番分析,终于想通了。亲自为凤儿栽槐花树了。凤儿看到程牛挖来槐花树,悲从中来,跑了出去,凤儿想起以前和程牛的分分合合,心里的苦水也不知道向谁哭诉。

郑秀云因为江雪原让自己回避郑家寨的事,而误解江雪原不信任自己,一直和江雪原闹别扭,早搬出去和宣传队的人住了,。程牛劝江雪原哄哄身怀六甲的郑秀云。

第19集

郑秀云有事想找江雪原商量,得知他不在队里。去县城开会了。志坚见江雪原回来,告诉他,吴亮把孩子的事已经告诉了程牛。

江雪原认为吴亮处理这事欠妥。吴亮却不觉得,他认为郑天峰除了和凤儿之间的乱七八糟的关系外,没有血债什么的。吴亮觉得郑天峰没有太大的问题,要放了他。

正在这时,有人报告郑秀云给郑维新上坟,让江雪原大吃一惊。

因为这日是郑母的生日,郑秀云来到父母合葬的墓前,给母亲上坟。郑秀云哭诉着父亲的恶习。

第20集

程牛和农会的人讲道理,说凤儿不是土豪劣绅,是被人诬陷的。让他们放了凤儿。

凤儿不肯走,让程牛进来和郑天峰对质。郑天峰一口咬定要和花子憨对质。程牛说花子憨跑了。郑天峰假装很吃惊的样子。正说着,花子憨被人抓到农会。

花子憨承认自己偷走了孩子,卖了孩子。凤儿不相信是花子憨偷了孩子。花子憨被关进了农会。

花子憨和郑天峰被关在一起。花子憨指责郑天峰抢了孩子,说认识绑架里的其中一人是白枪会的人。郑天峰说谁碰了凤儿,谁就要死。谁和他作对,就对付谁。花子憨让郑天峰对付他,放了花儿。郑天峰说花儿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是用来对付程牛的。

第21集

江雪原认定牛儿被枪击、花子憨承认拐卖孩子,都可能与郑天峰有关,他故意安排郑秀云出逃,打算借此机会骗取郑天峰的信任,找出孩子的下落。但是,狡猾阴险的郑天峰根本不在乎郑秀云的生命,他用迷药迷晕了郑秀云,将她五花大绑地送回了部队,并在江雪原等人面前泪如雨下地为郑秀云求情。郑天峰的这个做法,使得江雪原的计划彻底失败。万幸地是,通过重重调查,吴政委擦去了郑秀云一切罪状,让她重新恢复了职位。

关押在农会的花子憨一直在绝食。江雪原问牛儿,他是否相信是花子憨拐卖了孩子,牛儿沉默了许久后告诉江雪原,他相信凤儿。

花子憨被释放了,凤儿接生命垂危的花子憨回家。农会的三斗叔希望凤儿与花子憨离婚,重新与牛儿在一起。凤儿沉默了。苏醒的花子憨为了让凤儿答应离婚,不惜砍伤自己来劝服凤儿,看着流血的花子憨,凤儿哭了。

牛儿在期待着凤儿的回答,但是倔强地凤儿再次拒绝了牛儿。失望的牛儿在凤儿的陪伴下去给父母上坟,途中遇到了几名战士正在宣誓入党,在牛儿的介绍下,凤儿将党旗的模样深深地刻在了脑海中,她虽然对党的认识不多,但是她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变成党的人。

在牛儿父母的坟前,身怀六甲的凤儿当面拒绝了牛儿的恳求。她不再是以前的凤儿,她自己无法接受一女嫁给两个丈夫的现实。看着凤儿,看着花子憨,牛儿决定放弃凤儿,祝福他们。

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迫使牛儿所在的部队离开了麻安县,而麻安的很多老百姓怕遭到报复,决定跟着红军一起走。使得红军不仅要一路走一路打仗,还要保护老百姓,十分的艰难。在一次与敌人的遭遇战中,部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而郑秀云却在最危险的时候生下了她与江雪原的孩子。看着一个健康的男孩的降生,牛儿仿佛是自己有了孩子,不仅开心的笑了,并亲自为孩子取了一个朴实的名字:“草根”。

和牛儿出生入死的马营长牺牲了,凤儿带着老乡们一起去帮助埋牺牲战士的尸体。看着身怀六甲,一脸倦容的凤儿,牛儿沉默了。

第22集

江雪原带领警卫排救助围困在天台山的老百姓,却被敌人围困在了天台山。为了保护百姓,江雪原无法进行突围。牛儿被临时提拔为营长,带着战士前往天台山。牛儿部署好作战计划,等待夜幕降临,却没想到敌人突然放火烧山,牛儿等人冒火与敌人进行火拼,但是由于敌人火力过于强大,江雪原与警卫排和许多百姓被火烧死在天台山。

江雪原的牺牲,对牛儿是极大的打击。第一次打败仗的牛儿认定是自己的错误指挥害死了江雪原。内疚的牛儿决定自杀来祭奠江雪原的亡灵,被吴政委救下。但是,江雪原的牺牲就像是一把刀,狠狠的插到了牛儿的心中。

牛儿带着内疚看望郑秀云,向她说了声“对不起”。郑秀云告诉牛儿,她理解江雪原,这样做没有错。因为江雪原常说的,革命是痛苦的。

凤儿在战场上帮忙埋葬战士的尸体已经很多天了,却一直不肯休息。她听说了江雪原的事情,便向牛儿问询,牛儿希望他们能够离开红军的队伍。听说江雪原正是因为保护百姓才牺牲的,凤儿沉默了。

上级下达命令,要求部队劝服百姓离开队伍回乡去。这样的工作十分难做。但是为了百姓,为了革命,牛儿只能向三斗叔等人提出离开的要求,却遭到了百姓的不解。正在大家争吵时,凤儿站出来,用江雪原的事情劝解大家,不要拖累红军队伍,并在众目睽睽之下,与花子憨离开了部队。

临行时,凤儿帮助郑秀云为江雪原设立了坟墓,并决定帮助郑秀云抚养草根。革命的艰难的确让郑秀云无法好好的照顾草根,她将当年郑维新送给自己的胎毛锦囊交给凤儿,作为将来与孩子相认的信物。就这样,凤儿和花子憨带着草根,同老乡们一起离开部队,准备回乡。

返乡当天,凤儿没有向牛儿道别,只是朝着牛儿所在的方向看了许久。就在她和花子憨离开时,牛儿疯狂地追上了返乡的队伍,在远远的山巅,默默的望着凤儿远去的背影,流下了泪水。在返乡途中,凤儿与花子憨的孩子降生了。为了纪念花儿,花子憨为这个女孩子叫叶子。

红军部队整编,此时的牛儿已经成为团长。而郑秀云却因为郑家的关系没有题干,继续担任宣传队的队长。因为对江雪原的愧疚,牛儿不停的照顾着郑秀云,并决定帮助郑秀云摆脱郑家的阴影。

第23集

吴政委和白如雪结婚了,牛儿带着采来的鲜花前来道喜。吴政委和白如雪决定为牛儿做媒,却被牛儿拒绝了。但是两个人并没有放弃为牛儿找寻另一半的工作,不停的安排与宣传队的联欢活动,看着吴政委的热心,牛儿告诉他们,自己可以结婚,但是结婚对象他要自己决定。

此时的郑秀云一直还是一名普通的宣传队队长,她四处打听凤儿的消息,却没有一点结果。看着日渐憔悴的郑秀云,牛儿十分难过,也十分内疚。他给军区领导写了信,讲述了郑秀云的故事,希望能够公平对待郑秀云,除了工作,他也决定用自己的方式帮助郑秀云的生活。

牛儿跑到山上打了几只狼,并抓了2只燕子。他将自己打来的猎物交给郑秀云,正是向郑秀云提亲。郑秀云大惊。理性的郑秀云拒绝了牛儿的提亲,但是倔强的牛儿根本不理睬她的拒绝。牛儿要娶郑秀云的事情,在部队引起了轩然大波。

深夜,牛儿带着自己写给江雪原的信来到树林,默默的告诉藏在心里的江雪原,他会代替他照顾郑秀云一生。郑秀云希望牛儿不要因为同情或者怜悯自己而接受她,牛儿却说他选定了郑秀云,永远也不会变。

军区领导接受了牛儿的要求,为郑秀云平反,吴政委十分愧疚,郑重的向郑秀云道歉。吴政委希望郑秀云接受牛儿,却再次遭到郑秀云的拒绝。但是,郑秀云根本没有想到,牛儿跑来告诉她,自己已经私自布置了新房,并决定了结婚的时间,而结婚的日子,就定在江雪原的忌日那天。

牛儿带着郑秀云来到新房,当牛儿推开房门的那一瞬间,郑秀云惊呆了,与其说是新房,不如说是一间灵堂。四处摆满了鲜艳的菊花。看到这一切,郑秀云哭了。

就这样,从始至终,郑秀云并没有开口答应牛儿,两个人却结婚了。

第24集

洞房之夜,牛儿为郑秀云端来了洗脚水为她洗脚。郑秀云质问牛儿为什么要娶自己,牛儿始终没有回答。而这个问题,成为了纠结郑秀云一生的疑问。

就在两个人结婚不久,红军长征开始了。

紫云乡里,花子憨通过以前混在白枪会的兄弟找到了绑架自己的人,并打听出了花儿就是在郑家。此时的花儿已经4岁了。郑天峰从小就告诉花儿牛儿和凤儿是他们最大的仇人,并每天都让花儿看杀牛,吃牛肉,他发誓要将这个孩子教育成为自己的得力武器。

花子憨并没有想到,他找到的线索是郑天峰故意透露出来的。听到花子憨已经收到了花儿在郑家的消息,十分得意。他很久没有见到凤儿了,他决定用这种方式见到凤儿。

照顾郑天峰的丫头春雨多年对郑天峰的感情一直没有间断。她看到郑天峰对凤儿还是十分痴情,十分生气。她得知凤儿身边有一个从红军部队带回来的孩子。她决定从这个孩子着手,害死凤儿。她的这个计划无意间被郑天峰听到了。郑天峰虽然痛斥了春雨,却决定从这个孩子下手,报复凤儿。

凤儿根据花子憨的情报,证实花儿就在郑家大院。她只身一人来到郑家,经过了这么多年,她终于见到了自己的花儿。但是眼前的花儿却让她害怕。她发现不仅带不走花儿,还要听着花儿一口一个爹的叫着郑天峰,根本不愿意从郑天峰的身边离开。看着花儿叫春雨娘,听着花儿嘴里不停的说出要杀牛的话,凤儿摊在了地上。看见凤儿的表现,郑天峰十分得意。他告诉凤儿,他会折磨她,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郑天峰放出风声,让国名党到郑家大院去找寻红军的孩子。并让春雨借此机会告诉国名党军官,凤儿身边收养了一个红军的后代,国名党军官将凤儿抓了起来。看见凤儿被抓,春雨得意地笑了。

经过了严刑拷打,凤儿已经遍体鳞伤,但是她却仍然坚持自己只有一个孩子。

第25集

郑天峰听说凤儿宁死不屈,他告诉国名党军官,自己有办法让凤儿交出孩子。国名党军官对他半信半疑。

郑天峰见到了遍体鳞伤的凤儿,他伪善的告诉凤儿,自己已经和国名党军官谈好了条件,只要交出红军的孩子,就一定会放了她。凤儿矢口否认自己身边有红军的孩子。为了逼凤儿交出红军的孩子,郑天峰用花儿来威胁凤儿。为了救花儿,凤儿决定交出红军的孩子。

回到家的凤儿决定将叶子交给国名党,救下草根和花儿。遭到了花子憨的拒绝。伤心的花子憨带着叶子独自离开。凤儿伤心的哭了。花子憨抱着叶子躲进了山神庙,听到叶子的哭声,花子憨也十分伤心。

凤儿找到了花子憨,她将草根交给花子憨,让花子憨抱着两个孩子逃跑,自己去和花儿一起死。看着凤儿,花子憨陷入了挣扎中。他无法接受凤儿去死,更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死。痛苦的花子憨用酒买醉。醒来后他看见凤儿抱着叶子,整整一夜,由于加上劳心过度,凤儿痛苦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凤儿将自己的叶子交给了白狗子,对外却说交出了红军的孩子。凤儿交出红军的孩子的事情传遍了乡里。凤儿再次成为人们口中的扫把星,恶人。紫云乡的农会组织决定暴动,要找花子憨和凤儿为红军的后代报仇,却发现花子憨及凤儿失踪了。

这次暴动因为实力相差太大彻底失败,但是,却震动了麻安县的所有人。人们对农民协会的英雄们充满了佩服,却更加恨透了背叛红军的凤儿和花子憨。

此时的郑天峰才知道,凤儿交出的孩子是郑秀云的孩子。他没有想到,自己保住了牛儿的孩子,却害死了自己的亲外甥。

时间转瞬即逝,一转眼,十六年过去了。我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抗日战争已经结束,解放战争也即将结束,而牛儿也成为了师长。但是他仍然保留着那个习惯,帮助郑秀云洗脚。

郑秀云回到紫云乡看看孩子,却得到了凤儿将草根交给白狗子的消息。牛儿听说了凤儿和草根的事情,坚决不相信。牛儿找到当年的柳子了解情况,也听到了是凤儿交出草根的消息。

第26集

牛儿来给爹娘上坟,发现爹娘的坟头十分整洁干净。牛儿相信是凤儿这些年一直帮助他给爹娘上坟。牛儿命令侦查队查找凤儿和花子憨。他一定要将他们找出来,要找出草根死的真相。

而此时的草根和花儿都已经长大成人

凤儿带着草根来到江雪原的坟前上坟。在江雪原的墓前,她告诉了草根他的真正身份。她告诉草根,他的爹娘都是红军战士。在坟前,凤儿和草根遇到了花儿。花儿句句苛刻的话语让草根十分气愤,但是凤儿却制止了草根,转身离开了。如今的花儿在郑天峰的教育下,心目中只有一个亲人,就是郑天峰,而她的心中却有两个仇人:凤儿和牛儿。

花儿回到家,将看到凤儿的消息告诉了郑天峰。听到凤儿的消息,郑天峰为之一震。

回到家,草根找花子憨打听花儿的身份,花子憨也无法和草根说出真相。草根告诉花子憨,凤儿告诉自己是红军的后代。花子憨不开心凤儿将草根的身世告诉草根,两个人在谈论中说起了花儿,被草根意外听到,花儿竟然是凤儿的亲身女儿,这个事情让草根十分意外。

深夜,凤儿和花子憨悄悄来到了一个小屋。这间小屋,是凤儿和花子憨为牺牲的红军、武工队、解放军等英雄盖的祠堂。每一年,他们都会来看望这些英雄,在屋子的里面,还挂着一面由凤儿亲手做成的党旗。

为了草根的未来和前途,凤儿决定让草根当兵。在黑屋子里,凤儿用自己仅见过一次的入党方式让草根把拳头举在手边,她单纯的要用这个方式让儿子成为党的人。她用江雪原最常说的一句话“革命是痛苦的”在他们的灵位前完成了这个庄严的仪式。凤儿将郑秀云交给自己的胎毛锦囊放进了草根的衣服里,并嘱咐他不要向任何人提起自己和花子憨的行踪。

草根准备出发参军,凤儿怕伤心躲在了屋外。草根跪拜了花子憨,离开了天台山。看着草根的背影,花子憨伤心的哭了。

草根在路上遇到了前来天台山拜祭江雪原等烈士的牛儿、郑秀云等人。草根躲在了一边,直到马队离开才重新出来。牛儿和郑秀云来悼念战友,他下令鸣枪,冲天大喊对江雪原的思念。枪声震动了整个天台山。

郑天峰到天台山找凤儿,却意外见到了牛儿。他打听到牛儿和郑秀云结婚了,郑天峰十分生气。看到牛儿,郑天峰有了自己的主意。

第27集

春雨听到郑天峰去天台山找凤儿,心里十分生气。郑天峰却派春雨到学校找花儿回家,并让春雨去见郑秀云。春雨听郑天峰的话到部队见到了郑秀云,告诉郑秀云自己早已经离开了郑天峰,并告诉郑秀云凤儿当年送草根给白狗子的事情,郑秀云伤心欲绝。

牛儿到学校给学生做演讲,听到牛儿的演讲花儿备受感动。她并不知道,台上的那个师长,正是她的仇人程牛儿。

草根来到参军的地方报名,告诉了战士他的父亲是江雪原,母亲叫郑秀云。听到郑秀云的名字战士很奇怪,但是战士因为不认识江雪原,所以认定是同名同姓的人。听到草根说自己的身世,战士感觉这个小战士有点傻,决绝了他报名。

郑秀云为草根伤心,与牛儿发生了冲突,独自一人离开了加。车轱辘奇怪为什么这么多年牛儿和凤儿不生一个自己的孩子,牛儿告诉他,无论生多少个孩子,也代替不了草根在她心目中的位置。

伤心的郑秀云意外听到草根来报名参军的事情。听到草根的名字,她为之一震。牛儿知道了这件事情,命令所有的人在外面找寻草根。

草根沮丧的走在回天台山的路上,遇到了花儿。草根质问花儿为什么骂自己的娘,但是花儿说话十分难听。气愤的草根告诉花儿,凤儿也是她的亲娘。花儿怔住了。

部队四处找寻,但始终没有草根的下落。郑秀云很着急,牛儿反而很开心,他得知了草根还活着,他知道凤儿不可能作出那种过分的事情。郑秀云看到牛儿并不着急草根,很不开心。牛儿一面让郑秀云休息,一面自己偷偷出来找草根。

花儿想着草根对自己说的话,满腹疑虑的回到家,却被家里的景象惊呆了。春雨告诉花儿,是牛儿回来烧了房子,并杀死了郑天峰。春雨让花儿赶快离开,并交给花儿一把枪护身。看着春雨伤心的眼泪,花儿的眼中充满了愤怒与仇恨

此刻的郑天峰正躲在一个黑屋子里,等待着看戏。虽然他矛盾,犹豫,但是因为对牛儿、凤儿的恨,让郑天峰完全成为了一个疯子。此刻的他的心理没有了任何人,他只有想到报仇。

第28集

草根回到家,给凤儿讲述了报名时的遭遇,并告诉她自己遇到了花儿。草根奇怪为什么花儿总说她害死了红军的孩子,为了让草根解除疑虑,凤儿将当年如何用叶子换下草根的真相讲给了他听。听到这段故事,草根深受震撼。草根决定一定要当一名军人,报答他们以及叶子的恩情。

草根再次踏上了报名参军的路程。途中他遇到花儿。为了找凤儿报仇,花儿假意要与凤儿相认,希望跟着草根回家。单纯的草根带着花儿往家走,被前来寻找草根的战士带回了部队,花儿看到解放军便偷偷的躲了起来。

郑秀云终于在16年后见到了草根,激动万分的郑秀云见到了凤儿缝在衣服里的胎毛锦囊,从草根那里听到了关于叶子和草根的故事,郑秀云感慨万千。郑秀云向草根打听凤儿的住处,草根告诉他,凤儿在天台山。

牛儿听说草根找到了,开心的往家赶。途中被埋伏在路边的花儿一枪打中了要害,昏死了过去。花儿被抓回了部队。郑秀云得知了牛儿遇袭的消息。急忙赶到了医院。当她郑秀云得知罪犯是一个女学生时十分意外。

草根在白如雪的办公室意外听到了特务的名字叫做花儿。单纯的草根告诉大家花儿是自己的姐姐。听到这个消息,白如雪和车轱辘十分意外。白如雪猛然想起当年牛儿一直在找寻的孩子,就叫花儿。

郑秀云得知刺杀牛儿的特务竟然是牛儿的亲身女儿,十分惊讶。她找来柳子核实情况,证实了这个孩子是在郑天峰的身边长大。为了找到事情的真相,郑秀云让柳子帮忙找寻郑天峰的下落。

春雨来到郑天峰躲藏的地方告诉郑天峰,牛儿被花儿杀死了,而花儿也被抓了。听到这个消息,郑天峰的心里说不出的纠结复杂。

白如雪与郑秀云审问花儿,花儿一口咬定自己并没有杀害解放军。是牛儿杀死了郑天峰,她是为父亲报仇。听到郑天峰死的消息,郑秀云一怔。为了不再刺激牛儿,大家决定暂时不告诉牛儿事情的真相。

草根跑回家里,将花儿刺杀解放军的消息告诉了凤儿和花子憨。听到这个消息,凤儿惊呆了。花子憨追问花儿杀害的是谁,不了解情况的草根告诉她,是一个姓程的师长,是郑秀云的丈夫。听到这个消息,凤儿如同五雷轰顶一般。

愤怒的凤儿再也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情感,她跑到已成为废墟的郑家大院找郑天峰算账,在一片狼藉中,郑天峰终于出现在凤儿的面前,积怨了几十年的仇人,再次四目相对。

第29集

郑天峰告诉凤儿,从她退亲的那天起,他的心中就只有仇恨,他的人生就只有报仇。看着眼前这个疯狂的郑家大少爷,凤儿第一次向他屈服。她恳求郑天峰向解放军说出真相,救下可怜的花儿。看着恳求自己的凤儿,郑天峰得意的笑了。他平静的取出手枪,在凤儿的哀求中,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看着满脸是血的郑天峰,回忆起过去的种种,凤儿亲手为郑天峰梳洗了遗容,送他上路。凤儿的举动,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深受感动。

牛儿苏醒了,为了不让他再次受刺激,人们没有告诉他事情的真相。听到牛儿要亲手毙掉那个女特务,大家的心里都十分挣扎。

柳子带着郑秀云来看郑天峰最后一眼。在郑天峰的遗体前,郑秀云疯狂的质问他,质问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仍然执迷不悟。看着自己最后的亲人,郑秀云还是无法控制自己,久久不能平静。

凤儿来到关押花儿的地方与花儿谈心,被花儿痛骂一顿。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凤儿十分心痛。她平静的告诉花儿,她刺杀的人才是她的亲爹。

带着对花儿的疼惜,对牛儿的歉疚,凤儿决定替花儿顶罪。郑秀云请凤儿和花子憨吃饭,感谢他们二人用自己的孩子救下了草根的救命之恩。在郑秀云的面前,凤儿提出愿意代替花儿去死。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凤儿,郑秀云心酸不已。

花儿刺杀解放军的事情在整个紫云乡引起了不小的影响,包括花儿所在的麻安中学在内,都要求严惩花儿这个杀害解放军的凶手。但是,面对亲情的折磨,吴政委和郑秀云等人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讨论大会上,吴政委和白如雪给大家讲了牛儿,凤儿和花儿的曲折故事,郑秀云也以牛儿妻子的身份,向组织申请,要求减轻花儿的罪过。

草根来看望凤儿和花子憨,意外听到凤儿和花子憨谈论要为花儿顶罪的对话。着急的草根为了救下自己的娘,擅自来到医院,打算求助在医院养病的牛儿。

第30集

不了解事情真相的草根恳求牛儿出面救助凤儿。当牛儿听到刺杀自己的女特务叫做花儿时,一气之下晕了过去,生命再次垂危。

为了给花儿顶罪,凤儿四处求人却毫无结果。她听说牛儿再次昏迷不醒,着急的来到医院打听牛儿的病情。看到生命垂危的牛儿,凤儿久久不能释怀。倔强的她坐到医院的门口守候着牛儿,一守就是两天两夜。

知道了全部真相的草根,无法接受花儿杀害自己亲生父亲的事实。他气愤的来找花儿,要求杀死花儿为牛儿报仇,在与车轱辘一番争执后,他愤怒的离开了。此时的花儿在被关押的地方,回忆着自己在学校的美好的时光,黯然神伤。她将一切的命运都归结在凤儿和牛儿的身上,执拗的她更加痛恨他们。

牛儿迟迟没有苏醒,凤儿来到了清风观,恳求道长帮助牛儿,却也没有结果。看见伤心的凤儿,花子憨让凤儿为牛儿唱那首他最喜欢的小曲,让她用自己的爱去唤醒牛儿。凤儿独自来到山崖边,想着以前的种种,不停的唱着那首只属于他们的曲子。在凤儿的呼唤中,牛儿慢慢的苏醒了。

白如雪找到凤儿,将组织上对花儿的审判结果告诉了她。虽然不用枪毙,但是必须坐牢,凤儿再次提出代替花儿坐牢,被白如雪拒绝了。

苏醒的牛儿来看望花儿。当他见到这个一直在寻找的女儿时,他的心理十分复杂,有开心,也有痛心。听着花儿口中不断的骂着凤儿和自己,牛儿心如刀割。牛儿无法面对花儿,临走之前,他将从身体里取出来的子弹交给花儿留做纪念。看着桌子上的子弹,花儿哭了。

牛儿带着草根,郑秀云和大队人马赶到天台山,希望见到凤儿。却发现凤儿和花子憨已经离开天台山,不知去向。草根带着他们来到那个小黑屋,当小黑屋的门打开后,所有人都震惊了。这里摆满了抗战英雄的牌位,有江雪原,有三斗叔,还有为了救草根牺牲的叶子。看着叶子的灵位,郑秀云哭了。

深夜,郑秀云怀抱着江雪原和叶子的灵位,迟迟不愿意离开。

时间一晃而过,牛儿的部队接到任务,离开了麻安。直到全国解放,此时的牛儿已经成为一名将军,草根成为了一名军校的学生。他们一直没有凤儿和花子憨的消息。一日,草根告诉牛儿和郑秀云,他打听到凤儿和花子憨回到紫云乡的消息。郑秀云决定回麻安探亲,希望牛儿陪同回乡。表面不愿意的牛儿还是决定陪同郑秀云一起回麻安。

第31集

回乡探亲,牛儿给所有的麻安老乡都买了礼物,却唯独没有凤儿的礼物。郑秀云十分生气。但是牛儿却很执拗的说凤儿不是程家宛的人,所有没有礼物。

从开始决定回麻安,牛儿就像变了一个人,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凤儿。他拿出那件代表他和凤儿爱情的“桃花”棉袄,久久不能平静。

如今的花儿已经结束了八年的监狱生活,在中学教书。凤儿希望和花儿相认,却总是遭到花儿的拒绝。

牛儿要回乡探亲的事情引起了麻安县的重视。已经成为县委书记的柳子找到凤儿,告诉她牛儿成为将军,并要回乡探亲的事情。听到牛儿要回来的消息,凤儿心里一动。柳子警告凤儿,这次绝对不能再玩失踪的把戏。为了让牛儿安心,并与女儿相认,凤儿决定求花儿搬回家住。花儿还是不肯接受凤儿。花儿的表现,让学校的校长及所有麻安县的人都十分不满。

看到凤儿碰壁,柳子决定动用县委的力量逼迫花儿回家居住。无法抗拒的花儿勉强的回到了凤儿家,看着回到家的花儿,凤儿打心眼里的开心。可是当柳子等人一走,花儿又露出了本来的面目,离开凤儿家。聪明的花子憨看出了花儿并不情愿回家的事实,凤儿却相信花儿是真心与自己相认。

气愤的花儿到春雨出家的地方控诉凤儿对自己所做的事情,春雨告诉她,为了她的前途,也一定要学会忍耐。

深夜,苦等在门口的凤儿终于见到了回家的花儿。花儿质问凤儿为什么要用征服来压迫自己,此时的凤儿才相信了花子憨的话,花儿并不是真心回家的。她找镇长和书记来压她,凤儿否认,但是花儿却不停她的辩解。

不愿意欺骗牛儿的凤儿决定找春雨来调节花儿心中的心结,让花儿与牛儿相认。但是却被春雨挡在了尼姑庵的门外。

第32集

凤儿恳求春雨解开花儿多年的心结,让花儿与牛儿相认,遭到了春雨的拒绝。正当凤儿跪着求春雨时,花儿突然来到,让凤儿十分尴尬。郑天峰的忌日,花儿要给父亲上坟,凤儿却当面质疑郑天峰的死亡时间,并说出了当年的真相。春雨气急败坏的将凤儿赶出了尼姑庵。回到家的凤儿告诉花子憨,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听到花儿喊牛儿一声爹。

牛儿等人回到了麻安,当车经过天台山时,牛儿决定先去小黑屋拜祭江雪原等人。当他们到了黑屋,却发现所有的灵位都消失了。牛儿命令所有的人去采花,做成了一个大的花圈,由他和郑秀云亲手放在了门口,并下令全体向天空鸣枪致敬。牛儿多年来一直摆脱不掉自己的心结,他一心认为如果不是自己的失误,身穿将军服的人,应该是江雪原。

牛儿回到了程家宛,受到了当地的热烈欢迎,因为宴会的高档程度,牛儿十分不开心。

牛儿从柳子那里听说当年凤儿和花子憨都参加了民兵队,并且受到了政委的表扬,十分欣慰。柳子说花儿已经认了凤儿,与凤儿住在一起。牛儿半信半疑。

花子憨带着凤儿给花儿做的新衣服来劝花儿认爹,花儿却提出让凤儿为郑天峰磕头认罪。气愤的凤儿将花儿赶出了家门。花子憨在花儿的身后疯狂的追着她,因为伤腿的原因,失足摔下了悬崖。

在医院,看着躺在病床上的花子憨,凤儿想起两个人当年的所有事情,抱着花子憨的遗体,伤心的哭了。同一时间,柳子也接到了镇长的电话,得知了花子憨摔下山崖的消息。

王镇长找到凤儿,告诉她会严肃处理花儿。凤儿却告诉大家花子憨是因为腿脚不便摔下悬崖,和花儿没有关系。

柳子决定县委出面为花子憨举办葬礼,遭到了凤儿的拒绝。凤儿告诉大家,不希望牛儿知道这件事情,她希望牛儿开心的来,开心的走。听到凤儿的话,柳子十分震动。

校长找到花儿,告诉她花子憨摔死的消息,花儿大惊。

第33集

害怕的花儿找到春雨,希望春雨给自己想办法。春雨告诉她凤儿一定会四处说她的坏话,让她马上回家,为自己辩驳。花儿沮丧地回到家,发现家里什么布置都没有,她十分意外。

花儿试探凤儿,凤儿平静地告诉花儿,花子憨临走时希望她与牛儿相认,哪怕只有一天。只要让牛儿高兴,以后就算是她不认自己,凤儿也绝不强求。

牛儿回到了程家宛,受到了老乡们的热烈欢迎。牛儿给爹娘上坟,见到爹娘的坟重新修过十分生气,他无法接受天台山的英雄们没有一个纪念碑。他下令将修墓的钱还给乡里,才同意开始拜祭父母。

牛儿来到凤儿家探望凤儿及花子憨,当凤儿缓慢的踏出了房门见到了牛儿时。两人几年后的相见,感慨万千。从前的感情再次涌上心头。牛儿没有见到花子憨和花儿十分奇怪。凤儿告诉牛儿,花子憨出门去了。花儿去学校上课了。郑秀云为了给牛儿和凤儿制造谈话的空间,带着草根等人出来了。看见花儿没在家,柳子很生气,他批评镇长的话被郑秀云听见,对于他们刻意安排花儿认爹,郑秀云十分不满。

单独留在家里的凤儿面对牛儿,两个人都有一丝的尴尬。聪明的牛儿凭借着对凤儿的了解,猜出了花儿与她相认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的谎言。生气的牛儿质问柳子,就在大家都十分尴尬及绝望时,一身新衣,满脸笑脸的花儿突然出现,并口口声声的叫着牛儿爹。花儿的突然转变,让大家都十分意外。只有聪明的牛儿猜出了花儿的真实用意。他不仅揭穿了花儿,并告诉花儿,她可以不认自己这个爹,但是要走好自己的路。

回到家的牛儿提出让郑秀云以郑家大小姐的身份去和花儿谈谈,希望能够帮助她解开心结。

凤儿家里,草根开心的给凤儿讲解自己带来的那些礼物,并不断的打听花子憨的去处。听到花子憨,凤儿十分不安,她不停的催促草根离开。凤儿奇怪的表现让草根十分捉摸不透。

牛儿带着郑秀云去给郑家上坟,并要求花儿陪同。在郑家的坟前,郑秀云告诉花儿自己是她的姑姑,而牛儿与凤儿才是她的亲人。执拗的花儿听到这样的话,转身离开了。

在郑家的坟边,牛儿看见了春雨为郑天峰立的墓碑。牛儿坐在郑天峰的坟边,不停的与他说话。没有人知道他说了什么,只知道他对着郑天峰的墓说了很多很多。

牛儿离开之前,将给凤儿的包裹交给镇长希望他代为转交。包裹里不是别的,而是牛儿给凤儿准备的礼物,是毛主席亲自发给牛儿的将军勋章。此刻,郑秀云才知道,牛儿为什么不给凤儿买东西,因为他留给凤儿的,是自己的一生。

正当牛儿和郑秀云要离开时,草根突然出现,要和他们一起走。

第34集

对于凤儿的奇怪做法,草根十分奇怪。凭借着对凤儿的了解,在牛儿的追问中,牛儿得知了花子憨摔死的消息,牛儿非常生气众人对自己的欺瞒。

此时的凤儿已经头戴白花,坐在家里独自伤感。突然,牛儿推开了房门,看着牛儿和众人,凤儿哭着低下了头。

牛儿向柳子询问花子憨掉下悬崖的过程,听了柳子的陈述,牛儿彻底明白,是因为自己花子憨才会摔死。草根来找柳书记,说凤儿有关于花子憨的事情和柳书记商量。牛儿听到,也一起前去。凤儿带着牛儿他们来到一座墓碑前,看见一个青砖坟,上面什么也没有写,只有一颗五角星。此时的牛儿才知道,小黑屋的墓碑,全部被凤儿和花子憨移到了这个由他们二人亲手盖的青砖坟里。

凤儿希望能帮助花子憨实现愿望,与这些英雄葬在一起,恳求柳书记同意。听到这个消息,牛儿亲手拿着铁锹,为花子憨挖起了一个墓坑,与所有的英雄们葬在了一起。看着大家辛苦的挖掘,凤儿知道,泉下的花子憨一定会很开心。

花儿告诉春雨关于郑秀云的事情,春雨听说郑秀云去上坟了十分意外。花儿奇怪为什么郑秀云也说她的亲生爹娘是牛儿和风儿,春雨告诉他,是因为郑秀云的心早就不属于郑家了。

王镇长找到花儿,追问关于花子憨死的原因,花儿认定是凤儿说了她的坏话。因为花儿的顽固不化,学校决定开除她。

郑秀云与牛儿希望带凤儿去北京一起生活,凤儿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希望他们带花儿离开。正在此时,花儿前来质问凤儿为什么害她无法当老师。听到花儿被开除,凤儿很意外。在凤儿与花儿的争执中,花儿狠狠的将凤儿甩在了石桌上。受伤的凤儿被送进了医院,她害怕连累花儿,不顾医生的反对从医院回到了家。

柳子决定将花儿抓进派出所,进行严惩。凤儿求牛儿救救花儿,看着凤儿,牛儿的心很痛。牛儿希望凤儿放弃花儿,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凤儿告诉牛儿,花儿可以不认自己,但是不能不认牛儿。

第35集

牛儿从柳子那里得知是因为自己才使得花儿当不成老师,牛儿很内疚。牛儿告诉众人,只要花儿好好做人,认不认爹已经不重要了。

牛儿来到花儿关押的地方,告诉她可以继续做她的老师。花儿很诧异牛儿为什么这么做,牛儿告诉他,郑天峰养育了她18年,自己没有尽过做父亲的责任,自己没有资格和郑天峰争夺这个爹。但是他希望她能去看看凤儿。就算不是雪中送炭,也不要釜底抽薪了。

郑秀云问牛儿为什么会放过花儿,牛儿说,凤儿就这么一个孩子。郑秀云告诉牛儿,凤儿也说,牛儿就这么一个孩子。

凤儿奇怪为什么牛儿和郑秀云一直没有孩子。为了让牛儿舒心,凤儿让草根改口,不要叫首长,而是要喊爹。草根临走时,凤儿带着他来到花子憨的墓前,看花子憨最后一眼。

牛儿走的当天,王镇长找到凤儿,将牛儿托付的包裹亲手交到了凤儿的手上。凤儿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包袱,发现了一个勋章。她抚摸着那个勋章,像是抚摸着她和牛的这段故事,抚摸着牛儿的一生。

深夜,凤儿在院子里看着那棵槐花树,唱着那首属于他们的曲子,久久不能入睡。

牛儿和郑秀云带着很多的伤感与遗憾离开了麻安。走的时候,他没有去和凤儿告别,他和凤儿心里都很清楚,他们不是命里的夫妻,而是心里的夫妻。

不久,中国的十年动荡开始了。

郑秀云因为郑家的关系,遭受停职受审。组织决定将郑秀云遣送回乡,让她进行劳动改造。为了帮助郑秀云,牛儿找到吴政委,却发现吴政委也受到了组织的调查。

为了郑秀云,牛儿向吴政委请假,决定自己陪着郑秀云回到麻安接受改造。吴政委告诉牛儿,他这样做有很大的风险,但是牛儿坚决要这么做。

夜晚,凤儿为花子憨烧纸,遭受春雨偷袭,胳膊被打伤。从大队主管那里凤儿得知,尼姑庵已经拆除了,春雨作为反动派和地主婆,不仅要被游街,还要进行劳动改造。受伤的凤儿在街上看春雨游行,意外遇到了花儿。花儿恳求凤儿救救春雨,并情急之下喊了凤儿“娘”,听到花儿的那声“娘”,凤儿再次陷入了矛盾中。

凤儿向大队求情,并保证自己负责监督春雨,保证她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大队被凤儿的善良所感动,决定将春雨交给凤儿。

凤儿带着春雨下地干活,并将无家可归的春雨收留在自己的家中。

第36集

花儿来到凤儿家,第一次向凤儿说了谢谢。凤儿看着花儿,心里十分挣扎。春雨让花儿接自己走,花儿告诉春雨自己也成为被改造和被监督的对象,已经不能再做老师了。听到这个消息,凤儿十分震惊。她拿出了牛儿当年留给自己的那枚勋章,决定用勋章帮助花儿。

凤儿找到校长,拿出了当年牛儿留下的那枚勋章,希望帮助花儿开脱罪名。却一无所获。她又找到王镇长,却也碰了钉子。

车轱辘奉命押送郑秀云回乡改造。在牛儿临上车前,草根突然改口,喊了牛儿地一声爸爸。在这个关键时刻,草根改了对自己的称呼,让牛儿感动不已。车轱辘将牛儿和郑秀云送回了麻安县边界,并转交给了柳子。车轱辘告诉牛儿,因为认识牛儿的人太多,只能将他们送回到山上,看着曾经的朋友如此帮助自己,牛儿用一个军礼报答了他们的恩情。

花儿被分配到石头场接受劳动改造,终因体力不支摔伤了。凤儿听说后将受伤的花儿带回了家。看到凤儿,花儿坚决要离开。为了让花儿安心留下,凤儿让春雨照顾花儿,自己负责地里所有的农活。

凤儿从地里回来,发现花儿不肯吃饭。生气的她端着饭来到花儿面前,痛骂花儿。深夜,春雨找到凤儿。两个斗了一辈子的冤家,第一次坐在一起,谈了很多,很多。凤儿用自己的经历劝服春雨,好好生活,好好改造。春雨告诉凤儿,花儿不吃饭,是因为花儿喜欢当老师,喜欢孩子,当不成老师,花儿自己心里很难受。听到这样的话,凤儿一震。

柳子接待牛儿到自己的家,为了不给柳子添麻烦,牛儿决定带着郑秀云住到当年凤儿住的茅屋去。柳子不同意牛儿这么做,牛儿告诉他,自己欠了天台山好大的一笔债,他是回来还债的。

郑秀云向柳子打听凤儿的情况,从柳子那里,他们听说了凤儿为了春雨和花儿得罪了很多人的事情。郑秀云和牛儿深受震动。

第37集

深夜,牛儿告诉郑秀云,自己决定将其余的两枚勋章捐献给博物馆。郑秀云不希望连累牛儿,希望他回北京去,牛儿拒绝了。第二天,牛儿和郑秀云,开始了前往天台山的路程。途中,牛儿唱起了那首属于他和凤儿的歌曲,唱的满山回荡。

凤儿准备去县城为花儿求情,临行前将照顾花儿的责任交给了春雨,并嘱咐春雨给花儿扯快花布。曾经的两个仇人,已经不在拥有仇恨,而是很正常的过起了日子。凤儿为了让花儿恢复老师的身份四处奔走。她的做法再次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可是为了花儿,她还是找到柳子,为花儿平反。

牛儿拜托柳子希望他能帮助凤儿。柳子同意了。牛儿回到了天台山。他第一件事情就是来到纪念堂看望江雪原。牛儿进入了纪念馆,见到了已经变身为管理员的清风道长。牛儿看着纪念馆的东西,回想起江雪原牺牲的场景,重重的跪在了那些烈士的遗物前。

郑秀云收拾东西,意外发现了牛儿带着那件沾有凤儿“桃花”的棉袄。手捧着那件棉袄,郑秀云看了很久很久。

凤儿来到县委找柳书记,却发现柳书记也已经不再是县委书记。和柳子的谈话中,凤儿得知了牛儿回到麻安,处境已经大不如前,凤儿沉默了。

牛儿从纪念馆回到家,开心的给郑秀云讲着纪念馆的每一件事情。郑秀云让牛儿去看看凤儿。牛儿告诉郑秀云,他的出现只会给凤儿添更多的麻烦。

从县里回到家的凤儿得知春雨接受不了村民对自己的谩骂,用剪刀自杀的消息,她着急的赶到医院,见到了春雨和花儿。花儿猜出了凤儿是去为自己求情,她告诉凤儿自己的事情不用她管。春雨的伤不是很严重,凤儿在守护三天之后,拉着车带着她回家了。

因为改造的原因,郑秀云一直无法从阴影中走出。哭泣的郑秀云再次问牛儿,为什么要娶自己。她决定要和牛儿离婚。牛儿不同意离婚,没有理睬郑秀云,转身离开了。

凤儿找王镇长请假,去看牛儿。王镇长从柳子那里知道了牛儿回到麻安的消息,他暗中告诉凤儿她要找的人在天台山。

凤儿将屋子的钥匙交给春雨,告诉她自己要出趟远门,她可以接花儿一起过来住。她劝解春雨要好好生活,听到凤儿的话,春雨心里十分震动。考虑了很久的春雨将花儿叫回了家,她决定告诉她全部的真相。

第38集

在床前,春雨将郑天峰,凤儿和牛儿的故事全部讲给了花儿,并告诉花儿,凤儿为了救她,牺牲了叶子的性命。

花儿怀揣着春雨给自己讲的真相,来到了郑天峰的墓前,她站在那里,久久没有离去。对于她而言,不知道是在拜祭,还是在告别。

牛儿从地里干完活回到家,发现郑秀云已经离开。他着急的四处找寻却没有结果。正在此时,清风道人转交给他一封郑秀云留下的绝笔信。信里道出了郑秀云和牛儿根本没有做过一天真正的夫妻的天大秘密。看到信的牛儿在悬崖边救下了准备自杀的郑秀云。

风尘仆仆的凤儿终于来到了茅屋跟前。当她看见屋里的灯光,心里抒了一口气。她静静的坐在山坡上,坐了整整一夜。

清晨,牛儿见到了背着粮食,满头花白的凤儿。郑秀云告诉凤儿,她和牛儿从来没有做过一天真正的夫妻。他们俩的心根本揉不到一块。凤儿听了郑秀云的话,前来劝说牛儿,但是却碰了一鼻子的灰。

凤儿来采石场找花儿,却发现花儿重新回到了学校当起了老师。凤儿希望能够带花儿回与牛儿相认,却因为学校的时间问题没有实现这个愿望。凤儿决定到天台山去照顾郑秀云,在花子憨的墓前和他辞行,此时春雨带着花儿来到了凤儿的跟前。凤儿听到花儿的那声娘……

凤儿拖着家当住进了天台山。她要用这种方式逼迫牛儿离开这里,回到部队上。看着凤儿的举动,牛儿终于决定离开天台山,回到部队。

1984年,牛儿正式离休。他一心希望自己离休后能够回到天台山,去做纪念馆的管理员,可年龄不饶人,牛儿一病不起。病入膏肓的牛儿趟在病床上对郑秀云说出了藏在心中多年的“对不起”。郑秀云告诉牛儿,她早就知道,牛儿是因为要弥补对江雪原的歉疚,才娶的自己。病床前,郑秀云代替凤儿唱了那首属于牛儿和凤儿的歌……就在这首歌中,牛儿带着对郑秀云的内疚,带着对凤儿的思念,离开了人世。

尊重牛儿的遗愿,郑秀云和草根带着他的骨灰回到了天台山。在运送骨灰的山路上,花儿突然出现在车队面前,终于喊出了那声“爹”。

麻安县为牛儿举行了盛大的追悼会。追悼大会上,所有的人都来了,却没有见到凤儿的身影。并入膏肓的凤儿躺在病床上询问牛儿的消息,郑秀云告诉凤儿,牛儿回来了,他很好。

就在牛儿死了没有多久,凤儿也跟着牛儿走了。凤儿走后,郑秀云不顾众人的反对,将二人葬在了一起。下葬的那天,满天漂撒着红色的槐花,那个红色沁人心脾,映红了整个天空。

查看更多红槐花 剧情简介资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