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教育资源 > 教学实录

大堰河,我的保姆名师教学实录

[移动版] 作者:佚名

大堰河,我的保姆名师教学实录

 

执教人 北京清华大学附中特级教师 韩军

(凌 惠、黄凤英、晏苏平老师记录整理)

授课地点:徐州

韩军老师(以下简称师):我这个人有很多优点,有的优点大家一看就能发现。比如我朝这一站,诶(阳平调),身材还不错,蛮苗条;模样也还可以,挺潇洒的;这脸上优点就更多了(微笑着指着自己脸上的痘),这个,这个,还有这,共有二三十来个呢。看不到的优点也不少,比如我音色好,歌唱得很好,今天我就给大家唱一首歌。

唱歌还得有音乐伴奏。(只见韩老师走到电教平台前伸手轻按,一曲沉缓、悠扬、深情、动人的笛子协奏曲,回响在整个教室中,一种动人的气氛形成了。曲子名叫《遥远的思念》)

(韩老师是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和“人民教师奖章”获得者,他的自我介绍并没有摆出居高临下的姿态,而是以一种自嘲的口吻,暴露自己的缺点,把最平凡的一面显示出来,一下子拉近了与学生的距离。这些学生原本并不认识韩老师,初时有些拘束,听了这番话,都觉得很亲切,很快在心里接受了他。韩老师上的是语文课,可一上来却要唱歌,让大家既感新奇,又觉得纳闷。这一个悬念设得好极。)

师:古人所说的“唱诗”的“唱”,实际就是吟唱,就是朗诵。诗歌本来就是拿来作吟唱的。今天我给大家吟唱的,是一首诗,《大堰河——我的保姆》。

(至此,听课的老师才恍然大悟,不得不佩服韩老师的新颖。伴着舒缓、悠扬的音乐,韩老师饱含感情地朗读着,其中语调的抑扬顿挫、语速的急缓起伏、感情的含露收放,无不把握得恰如其分、恰到好处。全场似无人般寂静,有学生在擦眼泪,有老师已红了双眼,连韩军老师都几次掏出手绢来拭去眼角的泪。全诗读完,掌声雷动。从第一句朗诵到最后一句,大约历时14分钟。)

师(微笑)我读得好吗?

生:好!

师:是艾青诗写得好,还是老师读得好?

生:诗写得好,老师读得更好!

师:诗写得好,老师才读得好。

这么好的诗就该好好去读,满怀激情地去读,读出感情来。

先看第一节,大堰河,是我的保姆/她的名字就是生她的村庄的名字/她

是童养媳/大堰河,是我的保姆。

师:大堰河是不是一条河的名字?

生:不是,是我的保姆的名字。

师:这说明了什么呢?

生:她地位低下,身份卑微。 (板书:身世关系)

师:概括得很好!谁能说说什么叫童养媳?

女生甲:从小被卖到别人家做媳妇的人。

师:很好。做童养媳的日子好不好过?

生:不好过,和做牛做马差不多。

师:是啊,大堰河就是这样一位身世凄惨的劳动妇女。诗人对这样一位妇女有怎样的感情呢?我们来看第二节。我是地主的儿子/也是吃了大堰河的奶而长大了的/大堰河的儿子……诗人说他是大堰河的儿子,他是吗?

生:不是,也是。

师:为什么?

生:大堰河只是诗人的保姆,所以不是;诗人把大堰河当作母亲,所以是。

师:说得非常好!

第三节,诗人为我们描绘了四个画面,我认为这里语言太罗嗦了。

我这样改“大堰河,今天我看到雪使我想起了你/你的坟墓/你的瓦菲/你的园地/你的石椅……”,把那些修饰语“被雪压着的草盖的、关闭了的故居檐头的枯死的、被典押了的一丈平方的、门前的长了青苔”全部省去,不是更简练吗?

生:不好。

师:为什么?

生:这些修饰语营造了一种悲惨、凄凉的氛围。

师:对。“被雪压着的”显得……

生:冷清。

师:“草盖的”、“枯死的”、“一丈平方的”都说明大堰河的什么呢?

生:身世的悲苦。

师:很好!我们来读读这一节。先听我读一遍。

(韩老师很有感情地读完,又让学生读,指出其读得不好之处,指导学生有感情、有节奏地朗读。)

师: 看第四节。我觉得作者这第一句“你用你厚大的手掌把我抱在怀里”显得罗嗦,“抱”肯定是用手了,“用你厚大的手掌”完全多余,对吧?

(学生在窃窃私语,有的认为他讲的很有道理,有的说不多余,韩老师请一个女生说堰河的什么呢?

生:不多余 ,表现了大堰河一生勤劳。

师:诗的第二部分写了大堰河勤苦的一生。(板书:勤苦一生)

看看大堰河干了多少活呀,像一架劳动的机器,没有一刻空闲的时间。如此劳碌,如此辛苦,但大堰河每每干完一些活之后,她有没有休息呢?

生:没有。

师:干什么呢?

生:“把我抱在怀里,抚摸我”。

师:大堰河一直在忙,她一停下活就去抱着诗人艾青,说明她对诗人……

生:疼爱。

师:好!无时无刻都关爱着艾青,无微不至的关着艾青。

我们再来读读这一节。这节朗读时要与前面不同。第一句要缓慢,突出“厚大”,“抚摸我”要读得轻柔,但是却强调。接下来的连续八句的“在……之后”要读快一点,突出工作的多和忙。最后一句再读得恢复缓慢、深情。

先听老师示范一遍。(朗读)

师:咱们班男生谁读得最好?我们请他来读一读吧。

(一男生在众同学推荐之下站起来,学着韩老师刚刚的语调读完第四节)

师:读得好不好啊?

生:好!

师:那就鼓励一下。

(大家都鼓起掌来。)

师:我再改一次,往下一节,“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自己的家里”这一句,我觉得,肯定丢掉了一个字,丢掉了一个“我”字。应当说“我被生我的父母领回到‘我’自己的家”?是不是呀?这次,老师的见解肯定对了!

(有不少学生同意老师的观点,频频点头,且动手在课本上加上了个“我”。有的学生则不以为然,老师就把不同意的学生叫起)

生:“自己”是客观的,那确实是诗人的家,而“我自己”带有主观色彩,在诗人心里承认的家,诗人在这里用“自己”,而不用“我自己”,说明诗人心里并不承认这个家。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