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中华文化 > 中国历史

十六国分国别简介

[移动版] 作者:佚名


  后燕大体承袭前燕制度,除州郡县治理的编户之外,还有不隶郡县而属军营的人口。后燕慕容氏以坞堡主为守宰,与汉族豪强大族合作,共同统治。慕容宝时核定士族旧籍,分辨清浊,尊重士族特权,大族势力得以发展。他又下令校阅户口,罢除军营封荫之户,分属郡县,招致怨恨和反对。后燕原不采用胡汉分治政策,但慕容垂时已由太子宝领大单于,置留台于龙城。慕容盛时曾立燕台于龙城,以统诸部杂夷。慕容熙即位,将北燕台改为大单于台,置左右辅。后来在龙城实行了胡汉分治。
  后燕的南支——南燕后来被东晋大将刘裕所灭。
  后燕的北支——北燕在北魏破柔然之战期间,曾经骚扰过北魏边境,北魏太武帝拓跋焘于436年,领军灭亡北燕。

姓名 庙号 年号 即位
时间
即位
年龄
在位
年数
死时
年龄
世系 备注
西秦世系
乞伏国仁 烈祖宣烈王 建义 385
4
陇西乞伏部鲜卑人,父乞伏司繁 其父为前秦符坚之镇西将军,385年司繁卒,国仁即位,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
乞伏乾归 高祖武元王 太初、更始 388
25
乞伏国仁之弟 乞伏国仁死后,群臣以其子年幼,乃推国仁弟乾归为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河南王,394年改称秦王,迁都金城,再迁都苑川,412年为兄子乞伏公府所杀
乞伏炽盘 太祖 永康、建弘 412
17
乞伏乾归 乞伏公府杀乾归,炽盘追杀公府而继位,414年灭南凉,428年五月病死
乞伏慕末
永弘 428
4
炽盘第二子 431年降于夏王赫连定,被杀,西秦王
  西秦(公元385--400年,公元409--431年)十六国之一。陇西鲜卑族(一说属赀虏)酋长乞伏国仁所建。都苑川(今甘肃榆中东北)。盛时有今甘肃西南部和青海一部。历四主,共三十七年。
  昔有如弗斯、出连、叱卢三部,自漠北南出大阴山,遇一巨虫于路,状若神龟,大如陵阜,乃杀马而祭之,祝曰:“若善神也,便开路;恶神也,遂塞不通。”俄而不见,乃有一小儿在焉。时又有乞伏部有老父无子者,请养为子,众咸许之。老父欣然自以有所依凭,字之曰纥干。纥干者,夏言依倚也。年十岁,骁勇善骑射,弯弓五百斤。四部服其雄武,推为统主,号之曰乞伏可汗托铎莫何。托铎者,言非神非人之称也。其后有佑邻者,即乞伏国仁五世祖也。佑邻死,子结权立,徙于牵屯。结权死,子利那立,利那死,弟祁埿立。祁埿死,利那子述延立。讨鲜卑莫侯于苑川,大破之,降其众二万余落,固居苑川。述延死,子傉大寒立。会石勒灭刘曜,惧而迁于麦田无孤山。大寒死,子司繁立,始迁于度坚山。
  鲜卑乞伏氏在汉魏时自漠北南出大阴山,迁往陇西并定居于此。前秦主苻坚在位时,乞伏鲜卑酋长、国仁父乞伏司繁被命为镇西将军,镇勇士川(今甘肃榆中东北)。司繁死,国仁代镇。肥水之战,苻坚败亡,国仁招集 诸部,众至十余万。385年,国仁自称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筑勇士城为都(在勇士川内,后即苑川郡城),史称西秦。 388年六月国仁死,弟乾归继位,称河南王,迁都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北)。394年前秦主苻登败死,乾归尽有陇西之地,改称秦王。400年迁都苑川。同年败于姚兴,遂降附后秦,为其属国。407年乾归被姚兴留居长安,两年后回到苑川,复称秦王。412年乾归死,子乞伏炽磐继位,称河南王,迁都临夏。414年攻灭南凉,十月改称秦王。428年六月炽磐死,子乞伏暮末继位,政刑酷滥,民多叛亡;又屡为北凉主沮渠蒙逊所侵逼。430年暮末欲东趋上(今甘肃天水),归附北魏,途中遭夏主赫连定阻击,退保南安(今甘肃陇西东南)。431年一月夏军攻围南安,暮末出降,西秦亡。
  西秦王朝兴盛时期,所辖面积从甘肃武威到天水、陇南及青海东部,共11州、30郡、48县、二护军。 
  西秦的几次迁都
  公元385年,乞伏国仁建立政权时,筑勇士城,为西秦第一个都城。
  公元388年,乞伏乾归继位后,将都城迁到金城(今甘肃兰州西固城西)。
  公元395年,都城南景门倒塌。出于忌讳,乞伏乾归又将西秦都城迁回苑川西城。
  公元400年,乞伏乾归降于后秦姚兴。
  公元409年,二月,乞伏乾归自后秦返回苑川。七月,西秦复国,复都苑川。
  公元412年,乞伏炽磐继位后,迁都枹罕(今临夏)。直至西秦灭。
  西秦的统治者为巩固和扩大其统治区域,连年与后秦、南凉、北凉、大夏等国进行战争,并将被征服地区的各族人民强制迁徙于其统治中心或军事要地。

姓名 庙号 年号 即位
时间
即位
年龄
在位
年数
死时
年龄
世系 备注
后凉世系
吕光 太祖懿武皇帝 太安、麟嘉、龙飞 386 49 14 62 略阳氏族人,先世世为豪酋,父吕婆楼,佐命符坚,官至太尉 受符坚命,以太尉领兵攻略西域,降服三十余国,后闻符坚为姚苌所杀,于386年十月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凉州牧,酒泉公,建元太安,后改称三河王,天王
吕纂 灵皇帝 咸宁 399
3
吕光庶长子 399年,吕光立太子吕绍为天王,自号太上皇,吕光死,吕纂攻绍,绍自杀,纂即位
吕隆
神鼎 401
3
吕光弟,吕宝之子 401年,吕超杀吕纂,让位于吕隆,隆即位,改元神鼎,为沮渠蒙逊与秃发傉擅所侵逼,于403年降于后秦,后凉亡
  后凉王朝是十六国时期略阳(今甘肃平凉地区庄浪县)氐族人吕光建立的,吕光家族是西汉皇后吕雉的族人,同前秦国主苻坚是同族、同乡。吕光的父亲是前秦开国重臣吕婆楼。吕光青年时期修养的深沉、持重、喜怒不形于色。苻坚的谋士王猛感到吕光是个人才,能成大器,便把他推荐给苻坚,出任美阳(今陕西武功)县令,后逐步被提拔为鹰扬将军。吕光不负王猛和苻坚的厚望,他追随苻坚南征北战,在战争中大显身手,赢得了前秦大臣的交口称赞。357年,他从政盘江张平。370年灭前燕因功被封为都亭侯。380年,吕光因参与平定苻洛叛乱,被拜为骁骑将军。382年9月,苻坚在统一了北方大部分地区后,又想经营西域。于是,命吕光为特使持节、都督征讨西域诸军事、安西将军、西域校尉。组成了一支由7万步兵,5千骑兵,号称10万大军的西征大军,准备统一西域。吕光的西征大军阵容强大,仅将军一级的高级官员就有姜飞、彭晃、杜进、康盛等。另外,陇西、冯翊、武威、弘农等郡有名望的人物如:董方、郭抱、贾虔、杨颖等也作为助手参加了西征军。383年1月,淝水之战前,吕光告别苻坚,离开长安。苻竖的儿子苻宏握着吕光的手激动地说:“你的气度非同一般,将来一定会大有作为,好自为之吧”。在淝永之战进行的同时,吕光也在西域地区鏖战。
    西域一般指甘肃玉门关(今甘肃敦煌西北小方盘城)和阳关(今甘肃敦煌西南董滩)以西,即今新疆地去。广义的西域包括新疆以西,中亚细亚的广大范围。西域小国林立,西汉时号称有36国。由于一些国家陆续分化,最多时达60多个国家。他们的国土狭小,建于绿洲之上,领土以王城为中心,以绿洲为边界。西域诸国一般按西汉张骞两次出使西域的路线分为南北两道。南道诸国由东到西有:楼兰(鄯善)、婼羌、且末、小宛、精绝、戎卢、抒弥、于阗、渠勒、皮山、太平、西良、子合、莎车、乌牦、德若、蒲犁、枳中、竭左、渠沙、满犁、依耐、榆令、无雷、桃槐、难兜、大月氏、罽宾等29国;北道诸国由西向东有:康居、大宛、休修、捐毒;天山南麓的有:疏勒、尉头、温宿、姑墨、龟兹、仓头、鸟垒、渠犁、尉犁、焉耆、危须、山国、狐胡、车师前,天山北麓的有:乌孙、鸟贪、訾离、单恒、西且弥、劫国、卑陆、卑陆后、郁立师、车师后、车师后城长、蒲类后、移支、蒲类等32国。南北道共有61个小国家,实际上还有部分不明的国家没有列入,上述国家除康居(今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大宛(今塔吉克斯坦境内)、大月氏(今哈萨克斯坦境内)、难兜(今印度境内)、桃槐(今阿富汗境内)、休修(今塔吉克斯坦境内)在中国境外;乌孙(在中国与吉尔吉斯斯坦边境)和无雷(今中国与塔吉克斯坦边境)跨国界外,其余都在中国境内。一般称西域36国指的是西汉前的情况,随着历史的发展,既有大国对小国的兼并,也有一些国家不断分化,故以上所载的60多个国家并不是同时存在的。两汉时期国家之间的兼并就已经开始,到魏晋南北朝时兼并加剧,到十六国后期吕光西征时,一般小国已不存在,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国了。随着中原王朝的形势与匈奴的干扰,西域诸国也叛服不定。
    焉耆国(今新疆焉耆回族自治县)是西域北道的大国之一,坐落在天山中部的焉耆盆地中。三国时就已兼并了附近的尉犁、危须、渠犁、山国等国。西晋时,焉耆最为强大,葱岭(今新疆西南部)以东诸多小国都成了他的属国。盛时疆域方圆四百里里,国内有九城,东汉时人口达五万二千。吕光大军到来之前,焉耆国王泥流见吕光来势凶猛,便主动联络了一些小国王投降了吕光。龟兹国(今新疆库车县)位于天山南麓,坐落在塔里木盆地之中,也是西域北道大国之一。龟兹盛产煤、铜、铁、铅、锌等矿产,冶铁业为西域诸国之冠,据称可供36国之用。龟兹盛时北枕天山、南临大漠、东抵铁门与焉耆为邻,西据姑墨与疏勒相连,相当于今新疆库车、轮台、沙雅、拜城、新和、阿克苏六市、县境,号称东西千余里,南北六百里。人口在西汉时就达八万多,是西域诸国中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龟兹王室姓白,也称帛。吕光大军到来后,龟兹国王白纯很顽强,严兵把守城门,抵抗吕光。吕光也不示弱,在龟兹城南(今新疆沙雅县羊达克沁木城)安营扎寨,准备打持久战。半年后,白纯熬不住了,花重金向龟兹西部的狐胡求救。狐胡深知唇亡齿寒的利害,便联合了温宿、尉头等国的70多万人马营救龟兹(《晋书》说有众70万,其实当时各国的总人口也不过70万)。这些小国都是游牧民族,士兵们个个都是骑马射箭的高手,而且战甲都非常坚硬,箭头很难射进去。他们用皮绳结成套,骑在马上套人几乎百发百中。吕光的部下见了这些东西,不知如何是好,于是向吕光建议各个军营按兵不动,以减少伤亡。吕光把敌人的战术仔细地研究了一番后,对众将说:“现在本来就敌众我寡,如果各军营再各自为战,力量会更加分散,这不是制敌取胜的好办法”。于是,他命令各军营集中在一起,在骑兵的掩护下,用长钩钩取敌军的绳套,这种方法很见效,轻易就把龟兹联军打垮了,龟兹国王弃城逃跑。经过一年多的征战,吕光统一了西域全境。385年3月,吕光用两万匹骆驼驮着一千多种珍奇的西域货物,带着一万多匹西域骏马撤离了西域。这时,苻坚已在淝水之战中惨败,中国北方又回到四分五裂的状态之中。
    吕光胜利班师的消息传到了凉州高昌郡太守杨翰那里,杨翰估计吕光会趁中原大乱之机夺取凉州自立,便向凉州刺史梁熙建议说:“吕光刚刚击破西域,兵力强大,锐气正盛,他听到中原大乱,定会别有所图。河西之地,方圆百里,带甲士卒十万之众,凉州足以自保,若吕光越过流沙(今甘肃玉门关以西至新疆罗布泊之间的沙漠地区,俗称白龙堆)地带,其势力很难阻挡。高昌谷口(今新疆吐鲁番市西北十公里雅尔乃孜沟村的交河故城)为险要关隘,应以兵戍守,控制水源,则可置吕光于饥渴之绝境,为我所制。如果认为高昌谷口太远,守住伊吾关(今新疆哈密市西六十公里的四堡)也行。一旦吕光越过这个关口,就是有张良的计谋也无济于事了”。县令张统也认为吕光才智过人,拥有思归之士,他乘胜利的军威,其锋锐势必难以阻挡,建议梁熙拥立苻坚的堂弟、380年在龙城反叛、现居凉州的苻洛为帝,以借助皇室的威望,制服吕光。梁熙目光短浅,根本看不到吕光东进回朝会侵害自己的利益,怎么也不听杨翰等人的劝告。这时的吕光也知道了淝水之战苻坚惨败,中原大乱的消息,离开西域回到那里,吕光心里没底。而正在这时又听到杨翰对梁熙的建议,所以也不敢贸然前进。将军杜进分析了形势后对吕光说:“梁熙机灵不足,文雅有余,他不会采纳杨翰的建议,不值得忧虑。我们现在应当趁他们意见还没统一的时候,快速前进,夺取凉州,站稳脚跟以后再作打算。如果进而不捷,我甘受过言之诛”。吕光也考虑到,苻坚在淝水战役中失败,反秦政权纷涌而起,长安尚不知能否幸存下来,就是回到关中也没有用武之地,夺取凉州也不失为一条好的出路。于是,吕光采纳了杜进的建议,下令向高昌进军。途中,敦煌太守姚静,晋昌太守(今甘肃定西)李纯举郡投降了吕光。兵至高昌,杨翰也举郡投降。当吕光大军东进至玉门关时,梁熙才如梦初醒,下书责备吕光不该擅自回军,并令其子杨胤为鹰扬将军,与振威将军姚皓,别驾卫翰带兵五万到酒泉去阻击吕光。吕光以牙还牙,也回书梁熙,反责他不赴国难,反而以重兵阻止胜利之师回归,并同时命杜进、彭晃、姜飞为前锋,率军与梁胤交战于安弥(今甘肃酒泉),大败梁胤并将其活捉,附近的胡夷部族也纷纷投降了吕光。武威太守彭洛见大势已去,抓住梁熙,投降了目光。吕光杀了梁熙,率军进入姑藏城。385年9月,吕光自称凉州刺史、护羌校尉。
    凉州地处边陲,消息十分闭塞。386年9月,苻坚被杀的消息才传到凉州,吕光听到噩耗,如丧考妣,悲痛欲绝,他命令所有凉州人都为苻坚披麻戴孝。一个月后,吕光宣布改元太安,自称凉州牧、酒泉公。但是,吕光的日子并不好过。就在他10月宣布改元的时候,就遭到了比他早八个月于386年2月在阳坞(今甘肃武威城西)建元凤量,自称凉王、原前凉国主张天锡儿子张大豫和长水校尉王穆的攻击;12月,吕光的西平(今青海西宁市)太守康宁也自称匈奴王,反叛了吕光。最使吕光伤心和恼火的还是与吕光同甘苦共患难得张掖太守彭晃与大将徐昊,他们也与康宁勾结起来,反叛吕光。于是,吕光决定趁他们三股力量还没有紧密协同之前,率领三万骑兵亲自前往征讨。387年7月,吕光在临洮一举击败张大豫。张大豫逃到广武(今甘肃永登)后,被广武人所擒,送交吕光被杀。12月,吕光进军张掖,经过二十天的激战,攻克张掖城,彭晃被杀。接着,吕光又趁王穆攻击敦煌之际,率领两万骑兵攻取了酒泉。随后,率军前往凉兴(今甘肃安西)截击王穆,王穆引军东退,途中部众溃散,王穆单骑逃走,在骍马被骍马令郭文所杀。至此,凉州全部,河西大部地区均为吕光所有。389年2月,吕光自称三河(指黄河、湟河、赐支河,源头都在青海省境内)王,改元麟嘉,设置百官,立妻子石氏为王妃,石氏所生之子吕绍为太子。为了向东方和南方扩展,392年,吕光派弟弟、右将军吕宝率军攻打金城(今甘肃兰州)的乞伏乾归,吕宝失败,一万多人被杀。吕光随即又派儿子、虎资中郎将昌纂攻击南羌的彭奚念,但吕纂也兵败而归。吕光见两战皆败,便亲自率军至袍罕(今甘肃临夏),将彭奚念打败,彭奚念南逃,吕光占据了袍罕。这样,吕光的疆域除全部西域、凉州之外,东西推进至跳水林(今甘肃洮河)岸边和金城以西地区。395年7月,吕光率十万大军进攻西秦,西秦国主乞伏乾归在左辅密贵周、左卫将军莫者羝的劝说下投降了吕光,并把儿子敕勃作为人质留在西平。396年6月,吕光升号为天王,建国号为大凉,改年号龙飞,史称后凉。后凉这时达到全盛时期,统治疆域同前凉略同。
     397年正月,吕光因西秦国王乞伏乾归出尔反尔,数度叛离,决定派兵消灭它。吕光派他的儿子太原公吕篡攻打金城,弟弟天水公吕延率大将、西平太守沮渠罗仇、沮渠曲粥等攻打临洮、武始、河关,西秦大为震惊。乞伏乾归作战不利,于是便命人反间吕延,诈称:“乾归兵败,逃往成纪(今甘肃静宁)”。吕延信以为真,率领轻骑直追,司马耿雅劝阻说:“乞伏乾归勇略过人,不会望风而逃。以前,他战败王广、杨定都是诡称自己兵败。这次传达消息的人,脸色不定,难免有诈。应全军一起推进,步骑相接,待全军到齐,在行进攻,必然成功”。但吕延不听劝阻,麻痹轻敌,率军前进,乞伏乾归伏击吕延,将其斩首,凉军战败,司马耿雅和将军姜显率军退回袍罕。吕光见自己的精锐兵败,吕延被杀,埋怨沮渠罗仇、沮渠曲粥护卫不利,将二人斩首。四月,沮渠罗仇的侄子沮渠蒙逊以安葬叔父为名在家乡临松(今甘肃民乐县)起兵反凉,一旬之间,聚众万人,屯兵于金山。吕光派吕篡进剿,双方激战于忽谷,沮渠蒙逊兵败逃入山中。沮渠蒙逊的堂兄沮渠男成,时任吕光的晋昌守将,听到沮渠蒙逊起兵的消息,也起兵响应,他聚众数千人,屯于乐涫(今甘肃高台县)。酒泉太守垒澄讨伐男成,兵败被杀。之后,男成与蒙逊共同推举建康(今甘肃高台)太守段业为大都督、凉州牧、建康公,改元神玺。段业以男成为辅国将军,蒙逊为镇西将军。吕光又派吕篡去讨伐,段业紧闭城门,吕篡久攻不下。8月,吕光的散骑常侍、太常郭黁见吕光年老多病,太子吕绍昏庸无能,而太原公吕篡又十分凶悍,一旦吕光死去,朝中必然大乱。自己身居机要大臣多年,难免被害。于是便联合尚书仆射王详、推举田胡王乞基为君主,占据姑臧城东苑,并抓住吕光的八个孙子作为人质,起兵反凉。吕光又派吕篡去讨伐郭黁。这时吕篡正在围攻乐涫,接到命令后准备撤离乐涫,众将劝吕纂说:“如果大军离开乐涫,段业必然会带领军队跟在我们后面,伺机向我们进攻,不如我们悄悄离开这里”。吕纂认为,段业没有雄才大略,只能依靠坚城防守。如果我们暗中离击,正好助长了他的气焰,不如公开威吓他之后。堂堂正正而走。于是派使者告诉段业说:“郭黁反叛,我现在回姑臧。你如果敢决一胜负,望早些出城作战”。段业果然没敢出兵。
    吕篡与西安太守石元良共同进攻郭黁,郭黁大败,吕窜进入姑臧城。郭黁为解其战败的仇恨,将吕光的八个孙子杀死解尸,喝血盟誓。此时,凉州人张捷,宋生等聚众三干多人在休屠城(今甘肃武威北30公里民勤县的三岔堡)起兵反凉,郭黁又与他们共推后将军杨轨为盟主,联合击凉。杨轨自称大将军、凉州牧、西平公。不久,吕纂击败郭黁的将军王裴于城西,郭军兵势渐衰,郭遣使向南凉国王秃发乌孤求救。9月,秃发乌孤令其弟、骠骑将军秃发利鹿孤率—千骑兵救援。398年2月,杨轨也派其西平相郭纬率步骑兵2万支援郭黁。杨轨军进至姑臧城北扎营,准备攻击姑臧。4月,吕篡军袭击杨轨,郭黁前来救援,吕纂兵败退走。此时,在乐涫的段业则攻取了后凉的西郡(今甘肃永昌),于是,凉州的晋昌(今甘肃安西)太守王德,敦煌太守孟敏,都举郡投降了段业。杨轨自恃自己人多士众,欲与吕光决战。6月,杨轨兵败,投降了王乞基。郭黁听说杨轨败逃,也投降西秦,后凉将军吕弘,放弃张掖,率军东走,段业进入张掖城后欲追击吕弘,沮渠蒙逊劝阻他说:“归师勿遏,穷寇勿追,此兵家之忌呀”。段业不听,结果大白而回。399年12月,年老多病的吕光因为屡次失败而恼怒,病情加重,吕光觉得没有复原的希望,便将太子吕绍立为天王,他自称太上皇。吕光告诫吕绍说:“现在国家处于多难时期,南凉秃发乌孤,西秦乞伏乾归,北凉段业都想伺机吞并我们。我死之后,你让吕纂统帅六军,吕弘管理朝政,你自己无为而治,这样也许会渡过难关。如果你们互相猜忌,祸起萧墙,你们都会很快完蛋”。吕光又对吕篡、吕弘说;“吕绍并不是一块拨乱救世的材料,只因为他是嫡长子才让他当天王。现在我们内外交困,你们兄弟更应当和睦相处,如果你们自起干戈,大祸马上就会降到你们头上”。吕篡、吕弘哭着说,“不敢”。吕光又拉着吕纂的手说:“你性格粗暴,很让我担心,你要好好辅佐吕绍,不要听信任何谗言”。当天,吕光死去,时年63岁。
    吕光死后,吕绍即位。吕篡被命为太尉,吕弘被命为司徒,共同辅佐吕绍。吕篡英勇善战,后凉每次遇到危难,都是他出面转危为安,现吕篡位高权重,吕绍怕被他所害,几次想把王位让给他,但吕篡不受。吕绍的堂弟吕超也看出吕篡权重,怕伤及吕绍,劝吕绍除掉吕纂,吕绍不听。吕弘是吕光的庶子,起初欲立他为世子,后来知道吕绍在仇池,才改封吕弘为常山公,故吕弘怀恨在心,劝吕篡攻杀吕绍。吕纂听从了吕弘的建议,在吕绍继位后的第五天晚上,率兵攻打广厦门,逼迫吕绍自杀了。随后,吕篡登上谦光殿,即天王位,改元咸宁。吕弘为后凉立下过汗马功劳,这次为吕篡篡位又立下大功,但吕纂还是对他不相信,改封他为番乐公(今甘肃永昌),吕弘一气之下在东苑起兵反对吕纂。吕篡派焦辨攻打吕弘,吕弘败后逃往广固。400年3月,吕弘被捉回姑臧,吕纂让大力土康龙将他杀死。吕弘死后,吕篡自感内部已经安定,便于6月出兵南凉,不料被秃发傉檀在三堆打得屁滚尿流,狼狈逃跑。吕篡失败后窝了一肚子火,又去袭击北凉的张掖和建康。结果,被秃发傉檀率两万骑兵乘机偷袭姑臧,多亏陇西公吕纬率军死战,才保住了京师,吕纂只好含恨退兵。回到姑臧,吕篡好像变了一个人,天天喝得酩酊大醉,有时醉后打猎摔到山谷中。太常杨颖经常劝谏,吕篡当时答应以后改正,但事后仍然我行我素。401年2月,吕篡的堂兄吕超擅自出兵西秦乞伏炽磐,乞伏炽磐向吕纂告状。吕篡命吕超速回京师,一见到吕超,吕篡就破口大骂:“你依仗你的弟兄们武功高超,就不听我的命令,我恨不得一刀杀了你”!吕篡实际并没有杀害吕超之意,只是想吓唬他一下而已,所以,仍让他参加午宴。虽然如此,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吕超非常恐惧,傍晚时,吕篡带着吕超等人在禁中游玩,走到琨华堂东阁时,车子无法通过,吕篡的卫兵将剑放在墙边推车,吕超眼疾手快,拿起剑向吕纂刺去,吕纂当即死亡。吕篡死后,吕超拥立自己的哥哥吕隆为天王,改元神鼎。为了报答吕超的拥立之功,吕隆授吕朝为使持节、侍中、都督中外诸军事、司隶校尉兼录尚书事,并加辅国大将军之号,封安定公。
    吕隆为了建立自己的威名,但凡豪望、名流,乃至宗亲大臣不顺己者,全部杀掉,结果使得后凉朝廷内外人人自危,生产也受到严重破坏,人民生活更是无法维持,姑臧城内出现了人吃人的悲惨景象,10多万人活活饿死,生存下来的人要求到城外活命,吕隆怕引起连锁反应,坑杀了几百人。此时,魏兴(今陕西安康)人焦郎派遣使者向后秦的陇西王姚硕德建议说:“吕氏自吕光死后,兄弟互相残杀,朝纲混乱,暴虐无度,百姓饥困,死亡大半,应乘其互相篡权攻杀之时,向其进攻,必定成功”。姚硕德向后秦国主姚兴请示后,率领步骑6万向后凉进击,当时投降后秦的乞伏乾归也率7千骑兵跟随出征。401年7月,姚硕德从金城渡过黄河,直趋广武(今甘肃永登)。南凉的河西王秃发利鹿孤将广武的守军收缩到城内,以避秦军的锋芒,秦军顺利地进至姑臧。吕隆派辅国大将军吕超,龙骧将军吕邈率军迎敌。后凉战败,吕邈被杀,10000万多人被后秦军斩杀,吕隆据城固守。后凉巴西公吕伦见后秦军队无法阻挡,率东苑25000兵众向后秦投降。9月,吕隆派使者出城向姚硕德投降。后秦主姚兴命其为镇西大将军、凉州刺史、建康公,继续镇守姑臧。不久,吕隆又重整军备,与南凉的秃发傉檀和北凉的沮渠蒙逊互相攻杀。

姓名 庙号 年号 即位
时间
即位
年龄
在位
年数
死时
年龄
世系 备注
南凉世系
拓跋乌孤 烈祖
武王
太初 397
3
河西鲜卑族人,拓跋氏为鲜卑族拓跋部之一支 传说拓跋氏先人寿阗生于被中,鲜卑语谓被为“秃发”,遂以为氏,传至乌孤,始强大,于397年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平西王,建元太初,都于廉川堡,后坠马死
拓跋利鹿孤 康王 建和 400
3
乌孤之弟 乌孤死,利鹿孤即位,改称河西王
拓跋傉檀 景王 弘昌、嘉定 402 38 13 51 利鹿孤之弟 利鹿孤死,嗣位,迁都于乐都,改称凉王,414年七月,西秦乞伏炽盘攻陷离都,傉檀降,西凉亡
  十六国之一。河西鲜卑族秃发乌孤所建。都乐都(今属青海),盛时控有今甘肃西部和宁夏一部。历三主,共十八年。 秃发即“拓跋”的异译。汉魏之际,拓跋氏的一支由酋长统率,从塞北迁到河西,被称为河西鲜卑。在此居住约两个世纪,部众渐盛,除畜牧业外,兼事农业。至秃发乌孤时期,以廉川堡(今青海民和西北)为中心,势力不断发展。初附于后凉吕光,397年乌孤与后凉决裂,自称大将军、大单于、西平王。史称南凉。次年改称武威王,399年迁都于乐都。八月乌孤死,弟利鹿孤继立,徙都西平(今青海西宁)。401年改称河西王。402年利鹿孤死,弟□檀继位,改称凉王,又迁回乐都。404年因后秦强盛,秃发□檀向姚兴称臣。姚兴灭后凉,因凉州(治姑臧,今甘肃武威)不便控制,乃署□檀为凉州刺史,入镇姑臧。408年,□檀与姚兴决裂,复称凉王。从此为与邻国争夺河西走廊领导权而连年征战。先是夏出兵侵犯南凉北边,杀掠人畜,□檀追击败归,南凉受到致命打击。后如檀率五万骑兵攻打北凉,又大败而归。只得放弃姑臧,于410年迁还乐都。北凉既得姑臧,又数次进围乐都。南凉农牧业生产无法正常进行,连年不收,上下饥弊。414 年如檀铤而走险,率七千骑西掠吐谷浑乙弗部,西秦乘机袭取乐都。七月,□檀降于西秦,南凉亡。南凉的统治者穷兵黩武,不断与四周诸国作战,借以掳掠人口和财富;并将被征服地区的各族人民强制迁徙到其统治中心和军事要镇。利鹿孤时,虽曾设立学校以教胡、汉大臣子弟,但收效甚微,取士拔才,必以弓马为先。

姓名 庙号 年号 即位
时间
即位
年龄
在位
年数
死时
年龄
世系 备注
南燕世系
慕容德 世宗献武皇帝 燕平、建平 398 63 8 70 昌黎棘城人,鲜卑族,前燕主慕容璜之少子,后燕主慕容垂之弟 前燕时被封为梁公,范阳王,后燕时封范阳王,北魏陷后燕都城中山后,慕容德率众至邺,又迁滑台,398年称王,400年迁广固,称帝,405年病死
慕容超
太上 405 21 6 26 慕容德之兄,北海王慕容纳之子 慕容德立为太子,德死,嗣位,410年为东晋刘裕所败,俘送于建康而杀之,南燕亡

中国十六国之一。鲜卑族慕容德所建。都广固(今山东益都)。盛时有今山东及河南的一部分。后燕慕容宝在位时,叔父慕容德镇守邺城。397年北魏攻后燕都城中山(今河北定州),宝北奔龙城(今辽宁朝阳)。十月,北魏破中山,后燕被截为两部分。德以魏将来攻,邺城难保,于398年率户4万南徙滑台(今河南滑县东),自称燕王,史称南燕。399年滑台为北魏攻占,德率众向东,攻取青、兖,入据广固。400年德改称皇帝。405年,德病死,兄子慕容超嗣位。超好游猎,委政宠幸,诛杀功臣,赋役繁多,百姓患苦。409年东晋刘裕率师北伐,次年二月攻下广固,超被俘斩,南燕亡。
  南燕建国之初,鲜卑贵族即与汉族士大夫合作,共同统治。慕容德称帝,下诏承认旧士族特权;又建立学官,选公卿以下及二品士门子弟入太学,本地大族势力得以保存和发展。由于鲜卑贵族和汉族大姓竞相荫庇人口,形成“百室合户”、“千丁共籍”的局面,严重影响国家的赋役征发。德下令检括户口,出荫户5.8万。还立铁冶,置盐官,以增加国库收入。
  晋义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年)四月至次年二月,东晋中军将军刘裕率军攻克燕都广固(今山东青州西北)灭亡南燕的著名战争。
  义熙五年正月,南燕帝慕容超嫌宫廷乐师不够,欲对东晋用兵掠取。二月,慕容超轻启边衅,进击东晋宿豫(今江苏宿迁东南),掠走百姓2500人。刘裕为抗击南燕,外扬声威,于四月自建康(今南京)率舟师溯淮水入泅水。
  五月,进抵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留船舰、辎重,改由陆路进至琅邪(今山东临沂北)。为防南燕以奇兵断其后,所过皆筑城垒,留兵防守。南燕鲜卑人恃勇轻敌,对晋军进入其境不以为虑。慕容超没有采纳征虏将军公孙五楼“凭据大岘山(今山东沂山)之险,使晋军不能深入”或“坚壁清野”、“断晋粮道”之良策。
  六月,刘裕未遇抵抗,过莒县(今属山东),越大岘山。南燕主慕容超先遣公孙五楼、贺赖卢及左将军段晖等,率步、骑兵5万进据临朐(今属山东)。慕容超得知晋兵已过大岘山,自率步骑4万继后。燕军至临朐,慕容超派公孙五楼率骑前出,控制临朐城南的巨蔑水(今山东弥河)。与晋军前锋孟龙符遭遇,公孙五楼战败退走。刘裕以战车4000辆分左右翼,兵、车相间,骑兵在后,向前推进。晋军进抵临朐南,慕容超派精骑前后夹击。两军力战,胜负未决,刘裕采纳参军胡藩之策,遣胡藩及谘议参军檀韶、建威将军向弥率军绕至燕军之后,乘虚攻克临朐。慕容超单骑逃往城南左将军段晖营中。刘裕纵兵追击,大败燕军,段晖等十余将被斩。慕容超逃还广固。刘裕乘胜追击北上,攻克广固外城。慕容超退守内城。刘裕筑围困之,招降纳叛,争取民心,并就地取粮养战。慕容超被困于广固内城,先后遣尚书郎张钢、尚书令韩范,驰往后秦求援。
  七月,后秦主姚兴派卫将军姚强率步、骑兵l万,与洛阳(河南洛阳东北)守将姚绍汇合,统兵共救南燕。并遣使向刘裕宣称,后秦以10万兵屯洛阳,若晋军不还,当长驱而进。刘裕识破姚兴虚张声势,不为所动。不久,姚兴被夏主刘勃勃击败于贰城(今陕西黄陵西北),遂令姚强撤周长安(今西安西北)。慕容超久困于广固,不见后秦援兵,欲割大岘山以南与东晋为条件,称藩于东晋,刘裕不允。南燕大臣张华、封恺、封融及尚书张俊相继降晋。
  九月,刘裕截获为借兵去后秦的韩范,使其绕城而行,以示后秦救兵无望,城内南燕守军惊恐。十月,燕臣张纲被俘,晋军制成飞楼、冲车等各种攻城器具,加强攻防能力。

查看更多十六国 中国历史资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