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高中语文 > 高考指导

寻找阅读与欣赏的着陆点

[移动版] 作者:505565700

寻找阅读与欣赏的着陆点

——《青青麻石街》阅读与欣赏指导

教学目的:培养学生阅读与欣赏的能力。

教学重点:让学生学会寻找阅读与欣赏的着陆点。

教学难点:让学生学会如何立足文本,切入作者的心灵。

教学设想:1、运用多媒体。2、二课时。3、范例分析。4、教师下水体验。

教学过程与内容:

一、导入

1、先请同学门欣赏这样几张图片

2、布置问题

①教师切入问题:

这些图片对同学们来说,既距离很远,也距离很近。之所以远,是因为它们将消失在历史的风埃里;距离很近,是因为它们与我们咫尺相遥。那么请同学们猜一猜,这些图片反映的是哪个地方的风貌?它们带给了你们怎样的精神愉悦和审美感受?它们带给了你们怎样的写作冲动?

②学生问答:

③教师再切入问题:

历来有这样一种说法:一千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那么,在这些风雨飘摇的残垣断壁中,在这些皱纹如沟壑的老人的脸上,在这些布满青藤的青青麻石上,在那满载故事的拉索船上,你所看到的,感悟到的,就是你欣赏这些图片时的着陆点,而着陆点不同,那么你品味出的风韵,感悟出的意蕴,冲刷出的写作灵感就不同。

因此,在阅读与欣赏中,寻找一个切入文本和作者心灵的着陆点是至关重要的。

为了让同学们有一次图文并茂的阅读体验和情感旅行,就让我们一同来看一看我是如何把靖港记录在我的心灵,流动在我的笔尖的。

二、阅读与欣赏准备

1、教师导言

我是于1996年,在一个偶然而必然的时刻走进靖港的,一走进那铺满青青麻石的寂寥小巷,我就好像走进了一个灵魂的归栖地:静谧而幽雅,超凡而淡定。从此,与它结下了十多年的不解之缘,爱恨之情。如今,靖港水乡的开发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要想看到一个原生态的靖港已经是一个沉积的梦了。

因此,老师们,同学们,俗话说得好:有难同当,有福同享。那就让我们一同走进千年古镇靖港的青青麻石街吧!

2、学生齐读《青青麻石街》

三、阅读与欣赏指导准备

1、教师提问

①你阅读这篇文章的着陆点是什么?引发了自己那些感同身受的思索?

学生回答:

教师归纳:根据学生的回答点评。

2、教师提问

②我写作这篇文章的着陆点是什么?在这着陆点的背后又融入了那些主题元素和主要艺术元素?

学生问答:

教师归纳:着陆点是对靖港历史的反思、关照与对其未来的期盼、憧憬。融入的元素是记住历史,留住历史,只有历史的民族的元素才是世界共通的精神元素。回归自然与本源,寻找原生态的生活。享受寂寥,走进许多如古镇一样寂寥的老人的心灵。

胡同体的艺术方法:胡同,顾名思义,即为一条过道、通道。胡同体艺术手法,即为用“穿越”的手法,以现代语言描述古代人物事件,或以古代语言书写现代人物事件,将古今不同时间、空间内的人物、事件很好地融合在一起。

由此可见,作者写作的着陆点,就是我们阅读的着陆点。那么,如何才能立足文本,走进作者的心灵,寻找出我们阅读的着陆点呢?

简言之,就是先寻找着陆点背后所隐藏的主题元素和艺术元素。现在请我们一同走进文本,一同踏上幽雅的青青麻石街。

四、阅读与欣赏《青青麻石街》

青青麻石街

杨喜鸿

在湘水和沩水交汇处有一个叫靖港的小镇,镇上有一条横亘东西的青青麻石街。我悠悠地地走在长条形麻石砌成的街面上,听任寂寥的河风吹拂着脸颊。

临湘水的大堤边,在青青麻石街的东端,夕阳的余辉下有一个古戏台遗址,这个古戏台曾几次重修,但最后消失在涛涛的浪声里,湮灭在洪水漫过的痕迹里。残留的青青麻石在岁月之刀的镌刻下已失去了往日的棱角,仅留下一条条深深浅浅的凿痕,正横七竖八地躺在遗址的地面上。

有的竖卧,有的横卧,有的仰卧,就像一个个饱经沧桑的枯槁老人。青青麻石上布满了青莓,缝隙间杂长着各种青草,足有半个人高。

河风习习,江水滔滔,一阵千年的热风夹杂着千年的浆声吹来,我静静地聆听着,心旌摇曳。一忽间,眼前跃现着成一字形摆开的一排排乌蓬船,船头坐着一个个穿着青布衫翘首看戏的人儿,锣鼓铙钹震天价响着,琴弦二胡唢呐齐奏,旦末净丑粉墨登场,好一派热闹的景象。一缕缕千年的阳光柔和地洒在翻滚的浪花上,照在看戏人古铜色的脸上,照在红红绿绿的戏台上,我静静地看着,戏子们已将一曲《刘海砍樵》从唐唱到宋,又从宋唱到清,薪火传承,一直到如今,尽管那千年的故事和韵律依然萦绕于耳际,可那那演戏的人儿已换了一茬又一茬。一阵清脆的鸣笛声划破了长空,滑过了我的心房;机帆船的马达声轰轰隆隆地响着,转动着千年的时序;古戏台上的琴弦声湮灭在寒蝉的阵阵噪声中;沉寂的青青麻石和幽怨的残垣断壁上落满了千年的青梦!

教师提问:上面几段话用了什么样的叙述手法?运用了什么样的艺术技巧?反映了作者什么的内心体验?

学生回答:

教师归纳:穿插/联想和想象。物是人非,沧桑变化,昔盛今衰。

这一天最后的一缕阳光慵懒地披在当年有“小汉口”之美誉的靖港古镇的青青麻石街上,我踽踽独行着,前脚踩在唐朝那块刻录着唐代大将军李靖镇守这里时留下哒哒马蹄声的青青麻石上,后脚踩在那块刻录着清代曾国藩扼腕叹息、英雄气短的青青麻石上,再后脚迈向近代那块红旗漫卷、彩旗飘飘的青青麻石上,最后我双脚踩在如今寂寥无声、人马空乏的混迹在水泥地里的青青麻石上,我那轻柔的脚步声也随之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我那沉重的叹息声也被瑟瑟秋风吹进了死水般的沩水和奔流不息的湘水。

教师提问:从这段话可看出,青青麻石具有什么样的意蕴?

学生回答:

教师归纳:历史的见证,如同一位历史老人,如同千年不朽的长沙走马楼石简。

自1957年沩水河改道新康入湘水后,人烟之阜盛也如东去流水,一去不复返。

街道两边的小绣楼已褪尽了昔日的朱颜,那个挑针刺绣的姑娘已远嫁天涯,只剩下了那缕百年未变的夕阳。

小楼下是一扇由多块小木版拼凑而成的开开合合了近百年的木门,正敞开着胸膛,悠闲地迎接着这一天最后的余辉。门前正坐着几位孤独的老人,沟壑般的皱褶里盛满了夕阳,柔和而安详;芝麻豆子茶里洋溢出的氤氲水气正滋润着他们干燥的脸庞;门前麻石缝里蹦出了一株枯黄的小草,该是哪粒遗洒了百年的种子所做的最后的生命绽放。

教师提问:小草这个意象具有什么象征意义?起到了什么作用?

学生回答:

教师归纳:生命的力量,预示着靖港人生生不息的精神力量。衬托了那些老人的生命意志。

夜幕已笼罩在清幽古镇的青青麻石上,留下了一条条的青晖,让人每走一步,都像踩醒着一个个青幽的梦。

望江楼制鞋厂古雅厚重的红漆门楼将我的脚步停住,门楼下只有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和一个空空冷冷的门洞,我踏步门前,将半个脑袋伸进铁门小洞,却突地惊起一群飞鸟。

八十年代后期,青年们终于耐不住踏在青青麻石上的那份空旷和冷清,只得无奈地将家里的老人留在这里颐养天年,开始了背井离乡的寻梦之旅!

清淡的灯光柔柔地射在青青的麻石上,一阵清冷的过堂风沁入背脊,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几声叮当作响的敲打声震颤着我的耳鼓,有一种久违的温暖袭上心头,我踏着一地清冷的光斑循声而去,很快被街左的一个圆木作坊招引过去。

我虔诚地站在门前,仔细地打量着这一历经百年剩存下的小作坊,这是一个两层的小木楼,上面是绣楼,下面是作坊。在作坊的门前摆放着几只大小不一的油漆不久的小木桶,一股清幽的桐油香让我闻到了百年前的古香,看到了百年前的古色,听到了百年前的古音。

在作坊里,有几位老人坐在小木椅上,他们一边吸着烟,一边与正在制作圆木桶的精神矍铄的老师傅闲聊,这位老师傅的背很驼,驼得就像那圆木桶上的弧形提手,看上去似乎驮过了几个朝代的兴衰荣盛。他一边敲打着木桶上的铁箍,一边有搭没搭地与大伙儿聊着,笑着。

教师提问:这段话用了什么修辞手法?老人和弧形提手是这个古镇的一道美丽的风景,从他们身上,你感悟到了什么?

学生回答:

教师回答:比喻和移就。岁月能压弯人的腰,但压不弯人的精神与意志。

在这空寂的街上,这声声清脆的叮当声和沙哑的笑声,使得清冷的月色不再羞涩,使得青青的麻石不再清凉,我静静地听着,如同在听一声声穿越了千年历史的天籁。

清脆的叮当声刚过,几声由远而近的“买臭豆腐呵,不臭不香的臭豆腐呵”的吆喝声就传来,不知是寂寞的叮当声吸引着它,还是吆喝声诱惑着叮当声,很快,它们便心有灵犀地交融在一起,成了这青青麻石街上的小夜曲,一同祭奠着这千年古镇昔日的繁盛与荣华。

声音渐行渐远,清淡的灯光下,只剩下我长长的清影在青青的麻石条上拖动,夜虫开始鸣唱,倦飞的鸟儿早已栖息在香樟树上的窝里,推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一线黯淡的灯光,我囫囵地躺在青灰色的沙发上安然入睡。

恍恍惚惚中,几声雄鸡悦耳的啼唱搅了我没有煞尾的秋梦,紧接着是贩菜小贩拖沓的脚步声。

一骨碌爬起来后,推开清灰色的窗户,阵阵清凉的风轻柔地拂过耳际,给人以神清气爽的快慰。

我披衣走出去,呆呆地站在青灰色的天空下,出神地望着电线上一只黑褐色的鸟,陡然间有了一种假设,这也许是一只守着空巢的鸟,不然他何以一大早就离开鸟巢。

又一阵晨风吹来,青青的麻石条上走过来三三两两买菜归来的步履蹒跚的老人,竹篮里装满了萝卜、小白菜、莴笋等青菜。

在我看来,对于这些老人来说,一清早去菜市场买菜既是晨练,又意味着他们一日三餐的开始;是最容易消磨时光,又最容易找到仅剩的一点生活滋味的事了;或许是为了给抽空回家来看看的儿女们预备一顿丰盛午餐的前奏。因此,我真心地希望他们那些远行的儿女不要因工作的繁忙而使老人们这丁点的奢望落空!

教师提问:上面几段话写到了鸟和老人,他们之间有什么关联?反映了什么样的社会现实?表达了我什么样的意愿?

学生回答:

教师回答:鸟象征着那些守着空房的老人,反映了老人们被冷漠被遗弃和亲情被退化的社会现实。关注老人,回归亲情。

大概一两个小时后,一轮清冷的太阳从清冷的湘水之上冉冉升起,丝丝清冷的霞光照在青青的麻石条上,我慢慢地移动着步伐,迎着河风向老沩水河边出发,沩水河边河边长满了芦花,所以沩水又称芦花水,如今所见的芦花不见,只有满堤的杂草。自改道后,沩水港已成了一个死港,河道的那条木制的小拉船不见了,只有一条深红色的铁制拉船在自由地荡漾,“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飘荡于河上。

在没改道以前,这里曾是天然的良港,自古船往如织,商贾云集,稻香扑鼻,是湖南“四大米市”之一。

在临河街边,店铺林立,胭脂飘香,不远处有规模庞大的宁乡会馆和有“三湘第一青楼”之称的宏泰坊,难怪乎当地有一流传至今的谚语:船到靖港口,无风也不走!

一条清幽的麻石小巷吸引了我的视线,小巷的尽头是一栋气派的建筑,走近一看,原来就是当时的宁乡会馆,站在青砖黑瓦前,我看到的是残垣断壁和沉积的青霉;往里一看,空荡荡的房子里除了一个布满灰尘的木制小戏台,就是满屋的蛛网和断椽。

我怅然若失地带着满身的霉气迫不及待地走了出来,在不远处,我看到一堵高高的青墙,我想这该就是那个叫宏泰坊地方了。一问街面行走的老人,果然如此。

踏着一块块青青的麻石来到了它的前面,本想进去瞧瞧,却被门口一位老人用绿色的尼龙网圈成的一个鸡圈生生地堵住了,我想,这也叫物有所值,姑且不再去沾染那份腐朽的脂粉气,便返身往回走。

教师提问:上面一段话隐藏着许多问题,等同学们年满十八岁后再听分解。

刚到街道拐角的时候,临街铺子的前面坐着一位老奶奶,她木然地坐在木椅子上晒着阳光,缕缕青烟在她青灰色的头发上盘桓,两眼痴呆呆地望着那条清幽幽的麻石街,手里捏着的那支香烟只差一粒米就烫着她那枯瘦如柴的两根手指了!

(已发表于《辽河》2008年第十一期)

教师提问:写这个老人有什么作用?她在等待什么?期待什么?

学生回答:

教师归纳:升华主题,古镇如同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呼吁人们给予他温暖和关爱,让她沐浴着新鲜的阳光。等待的可能是她的儿女,可能是她作古的梦和情人,可能是她未了的情缘,可能是……期待的可能是一缕春日的阳光,一声问候,一个返老回童的梦。

五、总结陈词

一次写作,就是作者的一次心灵旅行,一次情感扫描,一次思想提炼。同样,一次阅读,就是一次快乐的精神探险,只有找准了阅读的着陆点,才能真正地走进作者的心灵,摸住作者的脉搏,揣摩出他所要表达的思想情感!

六、实战演练

阅读《香樟树》等文章,寻找出一个你最佳的阅读点,思考其隐藏着的思想元素和艺术元素。

七、结束语

最后,希望大家在这天然氧吧的曼妙校园里,发扬香樟树精神,养精蓄锐,奋发图强,收获爱情,收获梦想,收获吉祥,收获一个朗朗的好心情!

青青麻石街

杨喜鸿

在湘水和沩水交汇处有一个叫靖港的小镇,镇上有一条横亘东西的青青麻石街。我悠悠地地走在长条形麻石砌成的街面上,听任寂寥的河风吹拂着脸颊。

临湘水的大堤边,在青青麻石街的东端,夕阳的余辉下有一个古戏台遗址,这个古戏台曾几次重修,但最后消失在涛涛的浪声里,湮灭在洪水漫过的痕迹里。残留的青青麻石在岁月之刀的镌刻下已失去了往日的棱角,仅留下一条条深深浅浅的凿痕,正横七竖八地躺在遗址的地面上。

有的竖卧,有的横卧,有的仰卧,就像一个个饱经沧桑的枯槁老人。青青麻石上布满了青莓,缝隙间杂长着各种青草,足有半个人高。

河风习习,江水滔滔,一阵千年的热风夹杂着千年的浆声吹来,我静静地聆听着,心旌摇曳。一忽间,眼前跃现着成一字形摆开的一排排乌蓬船,船头坐着一个个穿着青布衫翘首看戏的人儿,锣鼓铙钹震天价响着,琴弦二胡唢呐齐奏,旦末净丑粉墨登场,好一派热闹的景象。一缕缕千年的阳光柔和地洒在翻滚的浪花上,照在看戏人古铜色的脸上,照在红红绿绿的戏台上,我静静地看着,戏子们已将一曲《刘海砍樵》从唐唱到宋,又从宋唱到清,薪火传承,一直到如今,尽管那千年的故事和韵律依然萦绕于耳际,可那那演戏的人儿已换了一茬又一茬。一阵清脆的鸣笛声划破了长空,滑过了我的心房;机帆船的马达声轰轰隆隆地响着,转动着千年的时序;古戏台上的琴弦声湮灭在寒蝉的阵阵噪声中;沉寂的青青麻石和幽怨的残垣断壁上落满了千年的青梦!

这一天最后的一缕阳光慵懒地披在当年有“小汉口”之美誉的靖港古镇的青青麻石街上,我踽踽独行着,前脚踩在唐朝那块刻录着唐代大将军李靖镇守这里时留下哒哒马蹄声的青青麻石上,后脚踩在那块刻录着清代曾国藩扼腕叹息、英雄气短的青青麻石上,再后脚迈向近代那块红旗漫卷、彩旗飘飘的青青麻石上,最后我双脚踩在如今寂寥无声、人马空乏的混迹在水泥地里的青青麻石上,我那轻柔的脚步声也随之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我那沉重的叹息声也被瑟瑟秋风吹进了死水般的沩水和奔流不息的湘水。

自1957年沩水河改道新康入湘水后,人烟之阜盛也如东去流水,一去不复返。

街道两边的小绣楼已褪尽了昔日的朱颜,那个挑针刺绣的姑娘已远嫁天涯,只剩下了那缕百年未变的夕阳。

小楼下是一扇由多块小木版拼凑而成的开开合合了近百年的木门,正敞开着胸膛,悠闲地迎接着这一天最后的余辉。门前正坐着几位孤独的老人,沟壑般的皱褶里盛满了夕阳,柔和而安详;芝麻豆子茶里洋溢出的氤氲水气正滋润着他们干燥的脸庞;门前麻石缝里蹦出了一株枯黄的小草,该是哪粒遗洒了百年的种子所做的最后的生命绽放。

夜幕已笼罩在清幽古镇的青青麻石上,留下了一条条的青晖,让人每走一步,都像踩醒着一个个青幽的梦。

望江楼制鞋厂古雅厚重的红漆门楼将我的脚步停住,门楼下只有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和一个空空冷冷的门洞,我踏步门前,将半个脑袋伸进铁门小洞,却突地惊起一群飞鸟。

八十年代后期,青年们终于耐不住踏在青青麻石上的那份空旷和冷清,只得无奈地将家里的老人留在这里颐养天年,开始了背井离乡的寻梦之旅!

清淡的灯光柔柔地射在青青的麻石上,一阵清冷的过堂风沁入背脊,我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几声叮当作响的敲打声震颤着我的耳鼓,有一种久违的温暖袭上心头,我踏着一地清冷的光斑循声而去,很快被街左的一个圆木作坊招引过去。

我虔诚地站在门前,仔细地打量着这一历经百年剩存下的小作坊,这是一个两层的小木楼,上面是绣楼,下面是作坊。在作坊的门前摆放着几只大小不一的油漆不久的小木桶,一股清幽的桐油香让我闻到了百年前的古香,看到了百年前的古色,听到了百年前的古音。

在作坊里,有几位老人坐在小木椅上,他们一边吸着烟,一边与正在制作圆木桶的精神矍铄的老师傅闲聊,这位老师傅的背很驼,驼得就像那圆木桶上的弧形提手,看上去似乎驮过了几个朝代的兴衰荣盛。他一边敲打着木桶上的铁箍,一边有搭没搭地与大伙儿聊着,笑着。

在这空寂的街上,这声声清脆的叮当声和沙哑的笑声,使得清冷的月色不再羞涩,使得青青的麻石不再清凉,我静静地听着,如同在听一声声穿越了千年历史的天籁。

清脆的叮当声刚过,几声由远而近的“买臭豆腐呵,不臭不香的臭豆腐呵”的吆喝声就传来,不知是寂寞的叮当声吸引着它,还是吆喝声诱惑着叮当声,很快,它们便心有灵犀地交融在一起,成了这青青麻石街上的小夜曲,一同祭奠着这千年古镇昔日的繁盛与荣华。

声音渐行渐远,清淡的灯光下,只剩下我长长的清影在青青的麻石条上拖动,夜虫开始鸣唱,倦飞的鸟儿早已栖息在香樟树上的窝里,推开房门,迎面而来的是一线黯淡的灯光,我囫囵地躺在青灰色的沙发上安然入睡。

恍恍惚惚中,几声雄鸡悦耳的啼唱搅了我没有煞尾的秋梦,紧接着是贩菜小贩拖沓的脚步声。

一骨碌爬起来后,推开清灰色的窗户,阵阵清凉的风轻柔地拂过耳际,给人以神清气爽的快慰。

我披衣走出去,呆呆地站在青灰色的天空下,出神地望着电线上一只黑褐色的鸟,陡然间有了一种假设,这也许是一只守着空巢的鸟,不然他何以一大早就离开鸟巢。

又一阵晨风吹来,青青的麻石条上走过来三三两两买菜归来的步履蹒跚的老人,竹篮里装满了萝卜、小白菜、莴笋等青菜。

在我看来,对于这些老人来说,一清早去菜市场买菜既是晨练,又意味着他们一日三餐的开始;是最容易消磨时光,又最容易找到仅剩的一点生活滋味的事了;或许是为了给抽空回家来看看的儿女们预备一顿丰盛午餐的前奏。因此,我真心地希望他们那些远行的儿女不要因工作的繁忙而使老人们这丁点的奢望落空!

大概一两个小时后,一轮清冷的太阳从清冷的湘水之上冉冉升起,丝丝清冷的霞光照在青青的麻石条上,我慢慢地移动着步伐,迎着河风向老沩水河边出发,沩水河边河边长满了芦花,所以沩水又称芦花水,如今所见的芦花不见,只有满堤的杂草。自改道后,沩水港已成了一个死港,河道的那条木制的小拉船不见了,只有一条深红色的铁制拉船在自由地荡漾,“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意境飘荡于河上。

在没改道以前,这里曾是天然的良港,自古船往如织,商贾云集,稻香扑鼻,是湖南“四大米市”之一。

在临河街边,店铺林立,胭脂飘香,不远处有规模庞大的宁乡会馆和有“三湘第一青楼”之称的宏泰坊,难怪乎当地有一流传至今的谚语:船到靖港口,无风也不走!

一条清幽的麻石小巷吸引了我的视线,小巷的尽头是一栋气派的建筑,走近一看,原来就是当时的宁乡会馆,站在青砖黑瓦前,我看到的是残垣断壁和沉积的青霉;往里一看,空荡荡的房子里除了一个布满灰尘的木制小戏台,就是满屋的蛛网和断椽。

我怅然若失地带着满身的霉气迫不及待地走了出来,在不远处,我看到一堵高高的青墙,我想这该就是那个叫宏泰坊地方了。一问街面行走的老人,果然如此。

踏着一块块青青的麻石来到了它的前面,本想进去瞧瞧,却被门口一位老人用绿色的尼龙网圈成的一个鸡圈生生地堵住了,我想,这也叫物有所值,姑且不再去沾染那份腐朽的脂粉气,便返身往回走。

刚到街道拐角的时候,临街铺子的前面坐着一位老奶奶,她木然地坐在木椅子上晒着阳光,缕缕青烟在她青灰色的头发上盘桓,两眼痴呆呆地望着那条清幽幽的麻石街,手里捏着的那支香烟只差一粒米就烫着她那枯瘦如柴的两根手指了!

(已发表于文学刊物《辽河》2008年第十一期)

香樟树

杨喜鸿

旧教学楼的后面有一座小土山,山上有一棵百年古樟,枝繁叶茂,整个树形就像一顶墨绿的巨伞!

古樟的树干粗壮而苍老,大概三个人也难以合抱,在主干离地三个人高的地方分岔出六根枝杈,它们成弧形弯曲,就像这顶巨伞的六根伞骨。

我所在班级的教室与古樟相距不过五十来米,树的几根枝条在微风吹拂下窸窸窣窣地摩挲着窗玻璃,拂拭着上面的微尘,我的心也跟着亮堂和透明起来,开始收敛起怒目圆挣的双眼,用手轻柔地摩挲着趴在桌子上涎水直流的酣睡如小牛犊的学生,他则睁开惺忪的眼睛旁若无人地直视着我,似乎嫌我打扰了他的雅睡。但四目相对中,他被我温柔如火的眼神所软化,便快捷地将视线转向了窗外,很快,在他的心里闪过一瞬的咯噔,于是利索地将身子坐正。

又一阵窸窸窣窣的摩挲声,我微微地笑了笑,心里已惬意如花,便若无其事地走开,一边聆听着天籁般的窸窣声,一边继续着我的课堂。

秋风瑟瑟,落英缤纷。课间休息的铃声清脆地响过,我静静地伫立窗前,直望着窗外那顶墨绿的巨伞,在秋日阳光的照射下,绿中透黄的树叶正婆挲起舞,不像翩跹在天空中,而像灵动在我的心里。那六根枝干正必恭必敬地向地面鞠躬,枝梢轻柔地抚弄着大地,亲近着泥土,是那样地虔诚而温馨,就像儿子抚摩着母亲佝偻的后背,就像儿子一篦一篦地梳理着母亲稀疏的白发。

就在这一瞬间,窗旁的我心里稠稠的,眼里酸酸的,一种难言之忍,一种愧疚之情潜滋暗长着。曾几何时,母亲含辛茹苦地哺育着我,把我从一棵嫩苗培育成参天大树,可我却远走高飞了。

耳际掠过一声声枝梢轻抚地面的呢喃,我在想,生活中如我之辈应该不在少数,当他们能独当一面,直上蓝天后,是不是也会数典忘祖,将曾经肥沃过自己的大地丢之脑后!

一阵微风漫过,枝梢轻柔地滑过地面,我的心又是一阵震颤,闪过一瞬的醍醐。

树犹如此,人也该如此。可现实的西洋镜里变幻出的是物欲笼罩下的恩将仇报,反目无情;情感迷雾下的虚情假意,逢场作戏;名利场上的沽名钓誉,钩心斗角;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男盗女娼;以及圈内圈外雾里看花的欺世盗名和扑朔迷离的潜规则。可见,能像这棵古樟一样至死不忘亲抚大地的恐怕已寥寥无几!

秋风萧瑟,树叶婆挲,小鸟叽喳,望着这顶墨绿的巨伞,我心潮起伏,我和我的学生本该是鱼水的关系,本该是古樟和泥土的关系,本该是教学相长的关系。按理说,我是他们生命之根扎根的大地,是他们生命的触须延伸的土壤,是他们巨擘云天的底座,但何以演绎成了如此深的鸿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大地呵护着古樟,古樟亲抚着大地,我是愿意他们吸收我的全部养分和智慧的,我是愿意为他们遮挡风寒的,我是愿意为他们支撑出一方直上青云的天空的。但是,他们何以要把我当成一位只知唠叨的老太;一位抱残守缺,不解风情的老朽;一位压抑他们根须的坚硬的石头。古樟和大树尚能如此,我和我的学生何以不能?

煦暖的阳光反射在我的身上,温暖着我的心灵,我俯仰窗下,看到古樟旁的石凳上正坐着两个女学生,他们正无所顾忌地喁喁私语,间或传来一阵玲珑般的笑声,正不时地惊动着树上的大群小鸟,一阵簌簌作响后,树叶便纷纷扰扰地飘落,为大地镶嵌了一快快的金片,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无数的光斑,若隐若现地闪烁在这对女学生的脸上。恍恍迷离中,我俨然感到,我已不再年轻,世界该属于她们了,因此,我殷切地希望他们能长成一棵参天的大树,一棵就算巨擘云天,却依然不忘亲近泥土的大树!

(已发表于文学刊物《辽河》2008年第9期)

图钉

杨喜鸿

等考生们进入考试状态后,杨老师就一屁股坐到了凳子上。可就在这时,屁股像被黄蜂蛰了一样疼痛,豆大的汗珠也立即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他脑海里滑过一种预感,估计自己肯定是被钉子之类的利器扎伤了,便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疼痛的地方,只见手心有一种濡湿的、热热的、凉凉的感觉。他紧接着把手拿到眼前一看,发现手心里有一斑鲜红的血液。他不动声色地站了起来,转身瞧了一眼凳面,发现什么也没有。他又一次摸了摸疼痛的屁股,感觉那里有一个凉凉的、圆圆的硬物,便强忍着痛将它拔了出来。很快,一股血液冲上大脑,他用愤怒的眼神扫视了一遍教室里的每一个学生。

就在那一刹那间,他的目光与一个高个子男生诡秘的眼光对接成了一根线。杨老师直视着他,但对方一点也不示弱,眼神里充满着幸灾乐祸,射出着挑衅。就这样,两人的目光一直处于胶着状态,足有一分钟!

他的名字叫王勇,是全校有名的混世魔王,人称“五不烂”。杨老师曾经和他有过多次亲密的接触,但最终没能降住他。就在上一堂考试中,王勇的两个眼睛始终盯着杨老师,杨老师也用眼睛对视着他,一场针对全体同学的监考就这样演变成了杨老师与王勇之间的较量。最终王勇气急败坏地败下阵来,他懊恼地提前交了卷。在他走出教室的那一刻,他突地转身用狼样的眼神横了杨老师一眼,似乎在暗示他:你等着瞧吧!然后扬长而去。杨老师似乎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某种挤压,想喊住他,但为了考试,他最终选择了放弃。

杨老师是一位才参加工作半年的年青教师,师范一毕业就分配到了这所窝在山里的县属乡村中学。学校仅靠一条曲里拐弯的砂石公路与外面的世界连接着。

刚刚安营扎寨,他的心就冷了。那厚重的围墙顷刻间就围住了他一切的梦想,那庙一样的大门似乎尘封了他心底里美好的情愫,先前的记忆和梦想开始慢慢退化。

他五短身材,皮肤黝黑,身上处处洋溢着西北紫外线的印记。他一开始,就被安排担任了高一180班和181班的语文教学,另外还担任着180班的班主任。这以后,三尺讲台成了他情感的归宿,他开始一门心思地把所有的希望移植在那些农村孩子的身上,开始像陀螺一样地围着他们转,先前的困惑也在与学生多次心灵的碰撞中开始消退,三尺讲台也就理所当然地成了他倾洒激情的渊薮,他也因此赢得了绝大多数同学的喜爱,学校领导也对这位初出茅庐的杨老师更加刮目相看起来。

在对视中,杨老师的目光被王勇咄咄逼人的目光逼出了怒火,他再也忍不住这种挑逗了,在和另一个监考老师耳语一声后,便不动声色地迈着杂沓的脚步径直向校长办公室走去。

他一走,王勇就像凳子上长了刺一样,开始坐立不安起来。他不停地将钢笔在手里玩得呼呼转,目光也开始萎缩起来,两个眼睛里分明写满了惶恐与不安。

杨老师一只手里握着那颗图钉,另一只手预备敲击校长办公室的门,可就在这时,他脑子里闪过了中学时班主任老师讲过的一句话:记恨就好比在一块木板上钉上一口钉子,即使拔出了,永远都留着一块疤痕。

这样一想着,杨老师心里一阵释然,便毫不犹豫地返回了考室。一进考室,王勇就用示威的眼神迎接着他,杨老师努力避开了他的目光,若无其事地坐到了凳子上。

王勇根本无心考试,他用充血的两个眼睛慌乱地盯着教室的前门,他似乎在等待着即将发生的什么。

回到考室后,杨老师的脑子变得异常地清醒,他悠闲地把玩着那颗带给他钻心一痛的图钉。他在想,作为证据,我应该把他收藏;作为纪念,我也该保藏。

与此同时,王勇的心思没在了试卷上,他的两个眼睛正贼溜溜地随着杨老师手里的图钉转悠。

把玩片刻后,杨老师扫视了一眼整个教室,目光正好与王勇张狂而胆怯的眼神撞在了一起。在这一瞬间,杨老师似乎明白了什么,便煞有介事地将目光在王勇的身上足足停留了几秒钟,然后慢慢地走到了窗户边,将手里的图钉扔到了窗外。

一声轻微的叮当声后,另一颗心也接着落定了,考室里只剩下了钢笔划过试卷的沙沙声!

(发表于《小小说原创》416期)

二胎指标给谁最好?

作者:陈仓

有人提议给博士家庭分配二胎指标,有人提议给高收入群体增加二胎指标,此等“合理化建议”经媒体披露后引起激烈争议,为此,记者分别采访了各界人士和群众,大家纷纷建言献策。

村民代表说:干脆把全村的二胎指标都给村长家族吧,村长家族出人才,婆娘们一生一个干部,俺们村的副村长、会计、出纳、小学校长、村办企业厂长经理都一个姓,全是村长一门同宗,我们村致富奔小康全靠村长一门子。

村长说:村官不是官,农民一个,当农民有啥意思?我们村的地都卖给房地产开发商了,我们村的二胎指标都给房地产开发商吧,无论生多少孩子都有房住,生活有保障,不做“房奴”,富贵三辈人。

房地产老板说:活着就是效益,健康就是财富,啥好都不如身体好。各村的二胎指标都给医院院长吧,孩子们治病不愁,吃药不贵,没有医疗事故风险,健康成长,多幸福啊!

医院院长说:现在大家都在骂医院,医疗改革势在必行,医院的好日子长不了,各行各业的二胎指标干脆都给天然垄断行业员工吧,他们收入可观,多养孩子就是给国家跨世纪人才工程多做贡献嘛。这年头,钱就是爷,钱就是万能通行证,只要有钱,洋房、跑车、医疗、教育、出国算什么?要风来风,要雨下雨,想干啥干啥,有钱人家的孩子像块宝!

垄断行业的学生家长说:赚钱多有什么用?培养教育个孩子容易吗?孩子上四年幼儿园花三万,六年小学花六万,六年中学花七万,上大学就甭提啦,简直就是无底洞!就这,某些主流经济学家胡说“穷人上不起学是因为学费太低”。简直放屁!我们都撑不住了,低收入阶层能受得了?干脆我们也自杀,不活了,把全国的二胎指标都给主流经济学家吧,他们有博士学位,是真正的高收入阶层,工资收入不低,又到处兼职赚大钱,让他们多生点孩子,亲自调节一下他们挂在嘴上的那个什么“比基尼系数”。

某经济学家说:谢谢关注!谢谢重视!我们兼职多,工作忙,没时间管教孩子。我家乡的县长比我能力强,特别喜欢给父老乡亲们办事实,办好事,自家的事更不用说了。最近,他老人家一次就调动一百多名亲属的工作。县长儿女越多,县长家的亲戚朋友就越多,县长与群众的关系就越近,关系近就能沾光,本县人民群众幸福指数相应提高,区域基尼系数越来越小,局部地区贫富差距逐步缩小。建议把各县的二胎指标都给县长,县长多生,造福一方。

县长说:惭愧,惭愧,本人才疏学浅,年老体弱,马上就退休了,负不起关心培养下一代的重大责任。官大水平高,还是把没人要的二胎指标都给我们的副市长,他是有名的“学者型领导”,听说读过MBA和NBA,管理有方,善于合理高效地配置开发人力资源,他能运用MBA知识把小嫂子们管好,相信他一定能运用NBA把小侄子小侄女们管好,让他们成为做官、经商、公关精英人才,全面提高我市人才整体素质和管理水平。

副市长说:呸!够啦!够啦!别害我!人多负担重,我倒霉就倒霉在家里人口太多,娘儿们争风吃醋,误了我的远大前程。孩子多了,人多嘴杂,又不知道会出什么妖蛾子。不如把指标都给农民,农民全靠养儿防老,农民最需要二胎指标!(陈仓)

2060年的爱情

●魏剑美

曾经有个酸溜溜的诗人说:“这个世界什么都新奇,只有爱情还古老。”殊不知,爱情其实是最与时俱进的了,就在近一二十年,美女完成了从爱兵哥、爱诗人、爱博士到爱大款、爱官员的一系列转变,爱情方式也从羞羞答答到狂飙突进,先前男女去结婚登记的路上还一前一后,现在则刚认识不到十分钟就敢往一个被窝里钻,第二天一早起来才想起问对方姓甚名谁,更恐怖的是对方还可能是做了变性手术的。

日益后现代的某一天,也许不是2006而是2060年吧,我们可能会这样来谈恋爱:

首先,我们需要向“爱情指导委员会”申请“恋爱资格证”和“接吻上岗证”,在“认证时代”缺了这样那样的各种证件可是什么都干不成的。既然要考证,外语和计算机是肯定要考的,而且还有专门的培训班应运而生。“爱情产业”将是最热门的朝阳产业,爱情学硕士博士比前些年的MBA和IT高人还要牛气冲天。

一般说来,男女预备建立恋爱关系时会签订一个合同草案,涉及恋爱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经济问题、伦理问题、交通安全问题、保健品的使用问题、避孕与避孕失败问题等等,而且需要进行公证,当然,公证处会推出有奖公证,幸运者可以获得“浪漫月球一月游”。

专门针对失恋者推出的“爱情励志丛书”空前火爆,什么《猪八戒是个好情人》、《干煸金瓶梅》、《跟流氓学恋爱》、《伟人教我们做情圣》。专家学者自然不会错过凑热闹的机会,有人考证出《孙子兵法》其实是一部专门教人怎么谈恋爱的秘笈,而《红楼梦》不过是一本天文学著作,与爱情根本无关。不过也有红学家坚称《红楼梦》是最早的转基因研究专著,两派人马各自都出版了上百部学术专著,涌现出不少“大师”、“国宝”。

电视台推出《超级失身》娱乐节目,成千上万的少男少女疯狂报名。一番PK下来,获胜者拥有的Fans据说比秦淮河里的塑料泡沫和长城城砖上刻的名字还多。不少追星者甚至忘记了自己父母的名字,只记得当年的“超女”(超级失身女)和“超男”(超级失身男)的生辰八字、血型星座、座右铭口头禅、呼噜频率、喷嚏分贝等等。据电视台制片人说,连性别不明的外星人都强烈要求报名参赛!

2060年最抢眼的是“福布斯爱情魅力排行榜”,不过很多上榜者当月就宣告失恋,还有几个被揭发是“爱无能”性变态。

人们称呼恋人不再使用“我的心肝”、“我的灵魂”之类——因为人类早已经变得没心没肺,灵魂也大大贬值了,最流行的将是“我的钞票”、“我的增值股”、“我的VIP”之类的呢喃情语。诗人也不再用鲜花来比喻美女,而改用“钻石”、“宾利”、“XO”之类的词汇。

因为是效率时代,爱情也讲究多功能,一般说来,它需要同时兼顾商业利益、政治目的和生理需要。“卖淫”和“性贿赂”的说法将不会存在,因为商业性的男女交往已经是一种流行的市场开发行为,就像现在的“教育产业化”一样,2060年最看好的是“爱情产业化”。

从一而终者和为贞操跳楼者将具有巨大的新闻价值,请进马戏团可以招来大量的围观者。2060年度“十大感动中国”新闻人物排在第一位的是一对夫妻,其当选理由是“十年来还没有离婚”,吉尼斯总部特意给他们颁发了证书。

裸奔毫无疑义是愚蠢的,因为实在毫无创意可言。早在遥远的2016年人们的招呼语就由“你离了吗”改为“你裸奔了吗”。而美女当众洗澡之类的商业促销也已经绝迹,因为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各色裸体已经让人们普遍产生视觉疲劳。2060年开始流行“复古主义”和“保守主义”服饰,即回到穿超短裙和比基尼的时代。

“人造美女”在2060年早就是家常便饭,专业的“换肤公司”、“隆胸公司”、“瘦身公司”进一步进行业务细分,比如“第五肋骨护理”、“右手食指保健”、“三十二岁女人隆胸方案”、“左睫毛修理技巧”、“脖子抽脂技术”等等。

……

2060年的爱情,连想想都精彩无限,只是不知道那时候的我们是更加进步了还是更加不像人了……(魏剑美)

成名其实很容易

杨喜鸿

苦鸿这小子一直都想青云直步,巨擘云天;一直都想一夜成名,封妻荫子;一直都想出人头地,显亲扬名;可尽管青发熬成了白发,硬骨头熬成了酥骨头,却依然一事无成。为此,他心急如焚,彻夜难眠,苦思扪想后,他便来了个狗急跳墙,别出心裁地注册了一家成名咨询公司。

一不做,二不休。为了探求名人前辈成名的芳踪星迹,他先是到名人圈里卧底,以便打探到各位星爷、星姐成名的锦囊妙计。

一日,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猫进了一个名人圈里,来的几乎是清一色的大碗,各个都有炉火纯青的看家本事,各个都有登峰造极的声名,各个都有本圈子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封号,各个都有气冲斗牛,功可盖世的成名秘籍。这一下可把苦鸿乐癫了,他蹿上蹿下地忙活着,像寻找猎物似地四出出击,欲求乘兴而来,满载而归。

这小子也许是前世烧来的高香,这不,仅一支烟的工夫,便溜进了娱乐圈里,碰上了当今红得发紫的导爷。

“您是导演圈的大碗,正引领着中国电影的时代走向,大家唯您马首是瞻,能否赏赐点成功的牙慧?”苦鸿五地投地地匍匐着说。

这个被人称为老谋子的大导演正在和旁边高挑骨干的龚美女打情骂俏,见有人拍自己的星屁,心里顿时乐开了花,便翘着二郎腿说:“一枝红杏出墙来!”

苦鸿一时不解,一脸狐疑地望着旁边的一位小星爷。

小星爷一时兴起,便拖着一口长长的太监腔说:“嘿嘿,这还不容易啊,先搞个师生恋,然后把个糟糠扔了!”

苦鸿一听就乐了,心里美滋滋地想,我明天就依葫芦画瓢,若出了事,你可得帮着买单啊!

旁边的龚美女一直冷眼旁观着,她似乎见不了我那高兴样,便从樱桃小嘴里吐了一句惊世骇俗的话,在你的糟糠还没把你培养成大师前,你还是先老实地呆着吧,免得偷鸡不着反蚀把米,把自己也潜规则了!

老谋子见戳到了自己的痛处,鄙夷地看着老苦说,你都人老珠黄了,哪能吃得了这碗饭,还是另觅高师吧!

这一下可把苦鸿给堵住了,只好悻悻然地往别处去取经,结果一不留神就混进了一个学术圈里,结果瞎猫碰上只老耗子,把个泰斗式的学术权威杨康老前辈给逮着了。

“您是学术权威,又是老牛吃嫩草的鼻祖,请给点醍醐如何?”苦鸿厚颜无耻地说。

这杨康老前辈可谓老当益壮,春风得意,一副返老还童的派头,他声高八斗地说:“小子啊,老牛吃嫩草不是谁想吃就能吃到的,你得先用大半辈子的精力积蓄资源,等你资源泛滥成灾了,就可学姜太公钓鱼了!”

苦鸿一听就傻眼了,只得像鸡啄米似地点着头说,那我只怕要等到黄土盖头才行啊。

就在这时,杨康大哥的乘龙快妾便来了句一鸣惊人的忠告,老小子,成名趁早,机会还是留给你儿子吧,让他趁早把个钱大哥或金龟老太婆娶回家!

老苦头有点不服气,就反唇相讥地说,您这招还是留给你们将来的小杨过或小龙女吧。

但苦老头转念一想,发现她的话还真是至理名言,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

于是,他一边走,一边就在思忖,自己这样浑浑噩噩地混下去,看来这辈子能有个人名就算是祖宗保佑了,至于名人,那是绝对名人不了的。

这样一想着,似乎如梦方醒,苦老头便开始改弦易辙,欲为儿子摸索出一条康庄的星路来。

晃晃悠悠,这老头,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了娱乐偶像圈里,还与人气女神春春对面相逢,于是就厚着脸皮与春春套近乎。

“春春啊,犬子是你的铁杆粉丝,想成名都快想疯了,可他既不想搞师生恋,又不想嫁老太婆,你就给他指条星路吧。”苦老头顶礼膜拜地说。

“这容易得很啊,你把你爱子送泰国去,让他人妖几年不就得了啊!”春春一脸阳光地说。

这一听,可把苦老头吓坏了,便哭丧着脸说,可到时,是让他嫁男人还是娶女人呢?

春春一脸严肃地说,娶妻就娶潘金莲,嫁人就嫁武大郎啊!

她这么一说,苦老头可云里雾里了,但正当他无计可施的时候,李帅哥和非丑女来了,苦老头像见了救命稻草似地说,非大美女啊,你可是爱子的偶像啊,就给他指点迷津吧。

李帅哥很沉重地说,这有何难?看女明星里谁长得奇丑,你就让他娶谁!

苦老头茅塞顿开了,像找到了一个金龟媳妇似地说,那就非东施莫属了!

阅读本文的读者还读了
无相关信息
查看更多高考 阅读资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