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高中语文 > 一册

正反解读高中课文系列——《沁园春·长沙》

[移动版] 作者:505565700

正反解读高中课文系列——《沁园春·长沙》

在文人的眼里,秋天往往是悲伤的意象,如“秋风萧瑟天气凉”“万里悲秋常作客”“秋风秋雨愁煞人”等,但它并非文学永恒的主题,从古到今总有人推陈出心,打破窠臼,唱出时代的最强音,如唐代的刘禹锡,用一曲《秋词》唱出了昂扬的秋之颂: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近代的毛泽东,用一曲《沁园春•长沙》抒发了“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壮志豪情,可谓气势蓬勃,响彻寰宇!

《沁园春·长沙》

【课文故事】

是一个反“手”  

1945年8月28日,毛泽东从延安飞抵重庆,参加国共和谈。期间,陪都各界轮流邀请毛泽东演讲,文艺界知名人士亦筹办了一次讲演会,地点在黄家垭口中苏文化协会内。毛泽东妙语连珠,谈了他对国共和谈的看法,激起一阵阵雷鸣般的掌声。讲演中间,有人向毛泽东提了一个很尖锐又很不好回答的问题:“假如此次和谈失败,国共再度开战,毛先生有无信心战胜蒋先生?”和谈和谈,顾名思义只能谈“和”,怎么好谈“战”!说不好,会被扣上一顶“破坏和谈”的帽子。  

毛泽东巧妙地回答说:“先生讲的只是一种假设,这个问题不大好说,总之我们也作过最坏打算。至于我和蒋先生嘛,蒋先生的‘蒋’字,乃是将军的‘将’字头上加了一棵草,他不过是一位草头将军而已。”提问者又问:“那么,毛先生的‘毛’字,又该作如何解释呢?”毛泽东朗朗答道:“我这个‘毛’字,可不是毛手毛脚的毛,而是一个反‘手’,反手即反掌,意思就是代表大多数中国民众意愿和利益的共产党,要战胜代表少数人利益的国民党,易如反掌!”此言一出,全场掌声雷动。  

毛泽东趣事两则  

1957年,毛泽东在写给《诗刊》的一封信中,将“贻误青年”的“贻”误写为“遗”。这封信的手迹发表后,北大一位学生写信给毛泽东,直言指出“遗误青年的“遗”应为“贻”。毛泽东欣然接受这个意见,并专门给《诗刊》编辑部打招呼,请予更正。  

1941年6月3日,雷电交加,雷电劈死了一个县长,这妇女就借题大骂:“咋不叫这雷劈死毛泽东呢!”基层干部们立即抓了这妇女,并声称要枪毙她。消息传到毛主席耳里,毛主席立即约见这位妇女,问明原因。该妇女声泪俱下,陈述了缘由:公粮任务太重,又逢3年旱灾,交了公粮,已颗粒无存。主席得悉后,非但没有责怪她、报复她,临行时,还让通讯员把自己的口粮和自养的一头奶羊送给了她,以解燃眉之急。接着,党中央决定,减征公粮,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课文正解】  

便引诗情到碧霄  

在文人的眼里,秋天往往是悲伤的意象,如“秋风萧瑟天气凉”“万里悲秋常作客”“秋风秋雨愁煞人”等,但它并非文学永恒的主题,从古到今总有人推陈出心,打破窠臼,唱出时代的最强音,如唐代的刘禹锡,用一曲《秋词》唱出了昂扬的秋之颂: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近代的毛泽东,用一曲《沁园春·长沙》抒发了“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壮志豪情,可谓气势蓬勃,响彻寰宇!  

登高望远历来是文人雅士和卓尔不群之人览物抒情,慷慨言志的最佳情感出口,一切关于生活的艰辛、社会的忧患、天地的巨变都会随之喷薄而出,一泻千里。如曹操东临碣石,高歌着“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的胸怀天地万物的雄心壮志;陈子昂登上幽州台,将万端感慨化成“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千古名句;杜甫登高吟唱“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感时运之不济,叹人生之苦短。而毛泽东的“独立寒秋”却开天辟地,独具匠心,给读者以傲立群雄的壮美。  

单看他的一个“独”字,不仅高屋建瓴,而且如电影特写镜头般将诗人自己伫立橘子洲头,看“大江东去”的傲岸形象栩栩如生地展现出来,也将我们引入到了一幅壮美的秋天画卷中。可见,这里的“独”,不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寂寞,不是李煜的“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无病呻吟,不是杜甫的“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的落寞,而是诗人浩然之气的萌发,豪情壮志的发轫。    

因此,与古人的登高望远相比,其境界更为开阔,气势更为恢宏,哲理更为厚重,达到了美与力的最佳融合。  

王国维说:“物皆著我之色彩。”因此,融情入景,景为我用,成了毛泽东描绘秋天美景的拿手好戏。他用墨如金,仅一个“看”字,如统领三军的元帅,为读者勾画了一幅层林尽染、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的“万类霜天竞自由”的秋天画卷,热烈而生机勃勃,传达给了读者一种乐观、昂扬奋进的情绪。接着,水到渠成地将“有我之境”化为“无我之境”,将天地万物视为无物,以“唯我独尊”“舍我其谁”的豪迈气概叩问苍穹,发出了“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的时代主旋律。  

抚今朝,忆往昔,接踵而来,诗人用一“携”字将自己从壮美的秋景中拉回到如火如荼的社会现实中,高度概括了自己与志同道合者们的峥嵘岁月,并用一“恰”字引出了六个短句:“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进而随着情感的越来越激越,顺理成章地迸发出了一句惊天动地、振聋发聩的强音:“粪土当年万户侯”!让人豪情满怀的是,戛然而止中,词人豪迈的气概,磅礴的气势,博大的胸怀已昭然若揭,光照千秋!  

而更给人“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快感的则是词的结尾,一句“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不但呼天应地,而且照应了上片的叩问,他似乎在向世人宣告:能主天下沉浮者,唯那些“自信人生二百年,会当击水三千里”的英雄豪杰和青年才俊。  

查看更多沁园春 长沙资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