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初中语文 > 八年级下册语文

《雪》写作特点

[移动版] 作者:佚名

湖北黄石二中简介

本文由会员推荐。

会员简评:黄石二中是湖北省重点中学,在黄石教学质量和升学率第一。二中和实验高中是两个高中,现在的实验高中用的是原二中的校址,而二中早已迁址!

黄石二中简介:

湖北省黄石二中始建于1955年,1978年确定为“湖北省重点中学”,1994年成为湖北省首批四所“示范学校”之一,目前是我市唯一的一所省级重点中学和省级示范高中。

学校为正县级建制,1998年由天津路老校区整体迁入现址。新校区占地面积260余亩,山环水映,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是全省绿化先进单位和湖北省城市园林式单位。

学校坚持“以人为本,和谐发展”的办学理念,以“全省起示范,国内创一流,国际争影响”为目标,坚持“自主发展,民主管理”办学特色。

学校现有教学班70个,在校学生3800余人。学校师资力量雄厚,现在职260多名教职工中,有享受国家政府津贴的专家8人,湖北省名师2人,特级教师18人,高级教师百余人。教师中有硕士研究生学历20人,还聘请了外籍英语口语教师2人。多年来学校高考升学率保持在98%以上,其中一类重点大学升学率一直在50%以上(含三限生基数)。近几年夺得全市文理科高考7个状元。文理科高分段人数在全省名列前茅

《雪》写作特点

景物描写细致生动,用词准确。运用了咏物言志的手法,在优美的自然景物的描绘中寄托了作者深沉的思想感情。

1、互相对照,赞美朔方的雪。运用象征手法,在自然景象的描写中浸透了幻想的、隐喻的意象,具有深厚的思想意蕴和艺术意境。

2、抓住特征,写景状物。景物描写细致生动,用词准确。文章描写了江南与北方的雪景,并在对比中体现作者的倾向,南方“美艳之至”的雪,北方“如粉如沙”的雪,各有特质,各有很深的意蕴,作者描写时细致生动,描绘出“优美”、“壮美”的图画。

3、语言风格独特。如在描写江南的雪之后,用了一个峻急的“但是”,转入对“朔方的雪”的描述。看似无需转折,可加上“但是”,情感的倾向性愈加明显。

写作借鉴

1、两种景象的鲜明对比、融合:

优美的事物表现的是处于矛盾的相对统一和平衡状态的美,在形式上常表现为和谐、宁静、秀雅等特征;壮美则不同,它是事物的主客体处于矛盾激化中,因而产生一种不可遏止的气氛和压倒一切的力量。写江南雪景,他是着力于静态美的描绘,多用暖色调的形容词,笔致绵密、舒缓,给人以平和、安谧之感;而蜜蜂的纷飞喧闹和孩子们的欢声笑语,更渲染出田园牧歌式的恬淡气氛。写朔方雪景,则重在动态的表现。北方的雪的“如粉,如沙”,似乎孤独、寂寞,然而其“决不粘连”,已经暗含动感和趋向,运笔大刀阔斧,粗犷,急促,这就造成了“天矫连蜷,烟云缭绕”,似玉龙腾空般无比壮观的艺术境界。这种以动衬静、因动取势的对照描写中,饱含作者情感的两幅图景便跃然纸上,“如在目前”,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在《雪》中,作者虽然极写江南雪的美艳、孩童的欢乐、雪罗汉的有趣,表达了对故乡的怀念之情,且因雪罗汉的消融流露出对美好事物不能常在的惋惜之情,但作者并不是沉迷于优美然而虚空的幻境中,求得精神上的安慰,他真正向往的是壮美的现实战斗生活,渴望从自然的伟大中汲取斗争的勇气和力量,永葆战斗青春。所以,面对眼前的实景,他写道:

“朔方的雪花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如沙,他们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就是这样。”

此一反先前温婉、缠绵的情调,语气异常刚劲、果决,这不仅是对北方的雪质地、形态的摹写,同时还透露出作者“敢于直面惨淡人生”,毅然决然地砍断了与社会现实极不协调的思想情绪。随后对飞腾的北方的雪磅礴的气势、浩大的声威的酣畅淋漓的抒写,不也正是作者不屈不挠地战斗的人生观的形象写照吗?而朔雪的孤独,也映现了此时作者“荷戟独彷徨”的身影。

总之,《雪》中“优美”与“壮美”两个景象的和谐统一,并不是它们的相加,而是两个主题互相“补充”、“渗透”、“纠缠”、“争斗”的结果。

2、学习作者借景抒情的写法:

对北方的雪的描写:

“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地奋飞,在日光中灿灿地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弥漫太空,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这是何等苍凉悲壮的图景!又是何等雄浑峻伟的奇观!它岂是自然景观的照相?这带有艺术夸张的描写,是作者胸中澎湃的激情的抒发。作者如是描写北方的雪是可以理解的。我们知道,虽然作者在回忆中和幻梦中有许多“美的人和美的事”,但身处的现实环境却是异常严酷的。可是,这对于鲁迅“这样的战士”来说,更能砥砺生活的意志,激发起战斗的豪情。所以,作者写朔雪时,着力从三度空间进行立体描绘,以突出腾飞的朔雪那种横扫千军、锐不可当的气势──“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弥漫太空”的飞雪,“如包藏火焰的大雾”,不仅自己“升腾”、“旋转”、“灿灿地生光”,且“使太空旋转而且升腾地闪烁”。寥寥数笔,朔方飞雪撼天动地之力兀露,其势逼人,使读者自然联想到作者在黑暗的岁月艰苦卓绝而又令人神往的战斗。

3、实景、幻象完美地结合:

《雪》这篇散文抒情场景围绕着南方和北方两种雪的对比而给以启示:雪的两种形象,成为诗人往昔青年时代和当前的他的隐喻。对南方雪景的描写是色彩丰富的:血红的山茶花、白中隐青的梅花、深黄的蜡梅、冷绿的杂草以及作为中心形象的、孩子们堆塑起来的有着鲜明色彩的雪罗汉。但是诗人现在居住在那里的北方的雪,却是没有色彩的,如粉,如沙,决不粘连,这些描写可以说都是实景,但是在雪化为雨时,所写的景物就是不那么现实主义的了:

“在无边的旷野上,在凛冽的天宇下,闪闪地旋转升腾着的是雨的精魂……”

“是的,那是孤独的雪,是死掉的雨,是雨的精魂。”

在这些抒情的句子里,自然景象的描写似乎已经浸透了幻想的、隐喻的意象。这不仅赋予鲁迅的散文以诗意,而且由于大胆地离开中国古诗中自然意象的运用,决定了鲁迅散文诗的“现代性”。普实克曾论证鲁迅的散文诗读来像波德莱尔的《散文小诗》。如果说,鲁迅的小说虽有许多象征主义的属性,却仍然是立足于现实主义的。他的散文诗却绝对地属于象征主义的结构,再加上许多小说和戏剧的手法,似乎是在讲述一个梦或寓言领域内的虚构的“故事”。

4、电影蒙太奇手法的巧妙运用:

蒙太奇手法形象地再造出一串“分镜头”:

“第二天还有几个孩子来访问他;对了他拍手,点头,嘻笑。但他终于独自坐着了。晴天又来消释他的皮肤,寒夜又使他结一层冰,化作不透明的水晶模样,连续的晴天又使他成为不知道算什么,而嘴上的胭脂也褪尽了。”

这一连串“分镜头”具体、细致地表现了雪罗汉消融的过程,暗示平和优雅的事物固然美好,但经不起外力打击,不可过于眷念。在这里作者以实衬虚,“化景物为情思”,从想像到现实,层层推进,笔触随情感而跳跃,愉悦的情绪因雪罗汉的慢慢消逝渐入深沉,继而立刻进入对朔雪的描写,读者不仅不感觉突兀,而且因作者笔锋随转,而感到压抑的情绪重新振奋起来,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同作者一样为北方的雪奋飞的雄奇气象激动着,鼓舞着……

查看更多 写作特点资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