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初中语文 > 七年级上册语文

杨新雨《养母》课文原文

[移动版] 作者:佚名
Thn21.com,华.语.网

我的养母,是个很小气的人,至少在我们村里,许多人都是这样认为的。在我童年和少年时的记忆里,养母也确实是小气的,她总是和别人闹事,只要她觉得自己在某个事上吃了亏,她都要叫嚷起来。不仅如此,她还常常怀疑别人暗地里占了她的便宜或损害了她的利益。尤其在我小时候的那个很困拮的年代,她常常为了一点以现在的眼光看来是很微不足道的利益与人生气争吵:院里晒的豆腐好象少了一块;杏树上某一部位的杏可能被谁偷打了几颗;同院的婶婶家的鸡进了她的小菜园,婶婶分明看见了却故意不管;队里的人来量粪堆,那尺子有点偏......。她常圆睁了眼、压低了声音或故意提高了声音,向我或其他邻居细述在某个事上被损害的情由,或者诉说某个怀疑。婶婶家的人在院子里做些什么时,她便从窗户纸间嵌着的一块不规整的小玻璃上向外窥探,侦视着婶婶家有无损害她的行为。

对一些“重大”的被损害的事,即使已经过去很久了,只要她再想起来,便要随时地再叫嚷再气愤一番。而且“再想起来”在她也是很容易的,因为她总能将所有吃亏受害的事都联在一起,每说一件事的时候就常常混上过去的事一起来说,于是她又被人称作是爱“狗扯羊皮”。

但奇怪的是,她除了和婶婶家总不和气外,和别的邻居也没搞坏关系。细想起

来,她虽然不让别人占她的便宜,但好像也没有听谁说过她爱占别人的便宜。

或许可以认为她是太守护太爱惜自己家的一切了。有一次,我在野外与小伙伴们玩耍,燥热中将衣服脱下来,放在石头上,最后却忘在了那里。就为这一件很普通的衣服,她在全村几百户人家挨门挨户查问了个遍,弄得我从小就觉得很没面子。

然而凡有好吃一点的东西,她是不吃的,她都留给自己的亲人,她认定的亲人自然首先是养父和我,其次则有她的兄姊几家人。她每做了好点的饭菜,就总爱站在一旁,亲眼看着她的亲人一口一口吃下去,她的口虚虚地不断张合着,你喝一口汤吸溜一下,她也随着吸溜一下,似乎在协助着你吃。这样的情景可能是她最感到幸福的时候,她看着你吃,比她自己吃要香得多。我却常常因此生气地放下碗,说你自己吸溜去,我没法吃。她才一下醒悟地赶紧把头扭开,蹲下身去看她的灶火。

偶而来了客人,她便采取应付的态度,主要是在盛饭时作点手脚:端上来表面看是一样的饭,而自己亲人的碗底却埋伏了鸡蛋或其它好东西;即使是盛合子饭,自家亲人的碗里是豆角山药瓜等稠稠地一大碗,而那客人的碗里差不多就只是稀汤而已。

我那时只有十岁左右的稚龄,但因看过了不少小人书,便深感自己的见识已远在养母之上了,因此并不听她的话,甚至觉得她很影响我的形象。有一次家里有客人,等她将饭盛上来了,我便故意说要和客人换碗,她赶快阻拦,并用眼睛狠狠“剜”着我。我毕竟年幼,又被娇纵惯了,看着她那急眉赤眼的样子,禁不住哈哈地笑起来。

当然也有例外,如果来了她认为是对她的亲人很友好甚至很重要的客人,她也就随之另换一种态度,招待得周到实在,待客人也如待亲人了。

我想,她的心全部投注在自己亲人身上,再没有多余的东西给亲人以外的人了。是不是因此可以说她的爱是小气的?哪一个家庭不是因为享受着这各自小气的爱才有了最真切的幸福呢?真的能说她是自私小气的吗?她在亲人面前何曾自私小气过一点点?她其实只是对自己小气。

我更小一些的时候,正值饥荒的年月。有一次她从公共食堂流着泪回来,我看着她的样子,有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她看见我就哭着说:“今天没给你拿回来不掺菜的窝窝(玉米面窝头的俗称),灰文秀子不给,非说没有,明明看见还有......”

我吃饭挑食,养母也把我当娇贵孩子养育,我还从来没吃过掺糠掺菜的窝头呢。菜,是指人们惯常吃的野菜。在今天的青少年们的感觉中,或许会觉得吃野菜是希罕的甚至是浪漫的事,但在当时,却确实是穷苦的表现,粮食不够,便需尽量多掺进野菜。那时候,不掺菜的才是正经的窝窝头,叫净窝窝,有几家能舍得吃净窝窝呢?白面馒头那就不要想,即使在并非饥荒的年月,一年内也只是吃几回。

养母的哭声使我对“吃”的理解变得不再是简单和自然的事,一种有关生存的不祥的预告降临在我的意识中了。

然而,由于养母在最困难时期的奋力拼争,最终她竟然支撑了她的家,并且无亏无损地养育了我这个“娇贵”的孩子。

那几年的秋收时节,她趁着出工,每天偷拿回队里的粮食,主要是玉米棒,每次拿两个或三个,冷冰冰地塞在怀里揣回来。应该说,那时候,农村的这种偷粮食的情形是比较普遍的,好像不大能按正常时候的道德标准简单评判,大家都要争取活命。但是常常有人被抓住,奇怪的是她一次也没被抓住过。想来也可能是大家看养父的面子,养父虽然在外边给公家做事,在村里也有威信,加上我们又属于村里最大的家族。

养父回来时,我便向他说养母偷粮食的事。养父听着,却低着头,默默地手持着烟锅吸着他的兰花烟。养父是有文化的,可以熟读《三国演义》和《东周列国志》。偷粮食的事他是不能做的,但对养母的行为,他却只有低了头,不能硬做正人君子。养母却还要刺他,她似乎是带点儿得意地说,“不是我偷下这么多粮,你说咱云秀怎么办?”在养母潜在的思想里,她自己的一切都是不重要的,她的身体,她的名声,都是不重要的,她自己如何,她是连想也不去想的。但她却知道爱惜养父的名声,她从来没有要求养父去偷一点粮食回来。

许多年后,我在城里读了大学,上了班,知道了许多事,知道了在那个饥荒的年代,城里人曾饥饿到什么程度,知道有的省份死了上百万的人。而我在农村里养母的庇护下,不仅没有饿过一次饭,连挑食的习惯也没怎么改。

过去的事一点一点地想起来,方明白是怎么回事。记得有一次看着养母推磨,

磨着掺了玉米轴的玉米,这种面我当然是不吃的,自然都是养母吃了,我却记不起来,多会儿看见过她吃这种东西。她的情形我是不注意的,即使看见了,我大约也不会有什么感觉,可能会觉得她原本是可以吃那些东西的,而我当然是不能吃的。至少在童年和少年的时候,我是个没心肺的不肖的东西。

养父得了大病,在经了无限的病痛折磨后,终于离我们而去了。在病床前苦苦服侍了他数年的养母,悲声大放,她长声地哭诉着,“我怎么就把您服侍下个这样儿......可惜煞您了,您的脑子那么好,怎么就不把您留下,留下个我干啥呀......”

养父不在了,我也如长大的鸟儿一样飞走了,养母成了一个孤独的老人。她表达和付出爱的方式,也只得局限于唯一可做的一种,就是祷告。而这常常做的祷告,也只是两句话,分别为着两个人:祈祷她的养子在外边各方面顺顺利利,无灾无难;祈祷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养父不再受熬煎,不缺吃,不缺穿......为了她的祷告更有效,她又信奉了一个在我国很普及的教。有一年我回去,夜里睡在炕上,耳听着她在嘟喃着什么,问她,她便说了入教的事。“有些话得背过(背诵),我不认得字,白天让进秀家媳妇她们给念了,我再背......”养母说。

我的泪水突然汹涌地流出来,流湿了那个家乡特有的大而高的、养母放在柜中只让我一个人回去时用的枕头。养母见我不说话,以为我困了,她说:“睡吧,我不念了。”

与许多文艺作品中那些深明大义的乃至大义灭亲的胸怀宽广的母亲形象相比,她是没法比的,因此她也就只配是我的养母吧。

养母,我的恩重如山的母亲,您没文化,而我如今身处在都市的文化圈中,却很难再见到您这样纯粹的人。

里柯克《我们是怎样过母亲节的》课文原文

我们决定为“母亲节”举行一次特别庆祝。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好主意。它使我们大伙都体会到:母亲为我们成年累月的操劳,她吃足了苦头付出牺牲全都是为了我们的缘故。

我们要做一切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让母亲高兴。父亲决定向办公室休请假一天,好在庆祝节日时帮忙,姐姐安娜和我从大学请假回家,妹妹玛丽和弟弟威尔也也从中学请假回来了。

我们的计划是,把这一天过得就像圣诞节或别的盛大的节日一样隆重,因我们决定用鲜花点缀房间,在壁炉上摆些格言,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我们请妈妈安排格言和布置装饰品,因为圣诞节她是经常干这些事情的。

两个姑娘考虑到,逢到这样一个大场面,我们应该穿戴的最漂亮才合适,于是她们俩都买了新帽子。母亲把两顶帽子都装饰了一番,使它们显得挺好看,父亲给他自己和我们兄弟俩买了几条丝领带,作为母亲节的纪念品。我们也准备给母亲买顶新帽子,不过,她倒是似乎更喜欢她那顶灰色的旧无檐帽,不喜欢新的,而且两个女孩子都说,那顶旧帽子她戴了非常合适。

早饭后,作出了一个出乎母亲意料之外的安排,我们准备雇一辆汽车,把她载到乡下去美滋滋地兜游一番,母亲一向是难得有这样一种享受的,因为我们只雇得起一个女佣人,在家里母亲几乎就得整体忙个不停。当然,如今乡下正是风光明媚的季节,要是让她驱车游逛几十哩,度过一个美好的早晨,这对她来说可真是莫大的享受。

但是就在当天早上,我们把计划稍稍修改了一下,因为父亲想起了一个主意。,与其让母亲坐在汽车里逛来逛去,倒不如带她钓鱼更妙。父亲说,出租汽车么,雇了一样得花钱,何不利用它又游玩又开到山上有溪流的地方去钓鱼。就像父亲说的,如果你只是驱车出游而没有一个目标,就会有一种漫无目的之感;可是如果你要去钓鱼,前面有个明确的目标,就能提高你的兴致。

大伙都感觉到,对母亲来说,有个明确的目标会更好些;再说,父亲昨天刚好买了一根新钓竿,这就更自然而然地使他想起钓鱼的来了。他还说,要是母亲愿意的话,可以使用那根钓竿。真的,他说过,钓竿其是实际上是为她买的。不过母亲说,她宁愿看着父亲钓鱼,她自己却不想钓。

我们让要母亲切了些夹心面包,因为我们怕肚子饿,还准备了一顿便餐,当然中午我们还要回到家里来吃一顿丰富的正餐,就像过圣诞节和新年那样。母亲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我们收拾齐全,放到一支篮子里,准备上车。

唉,车子开到门口的时候,不料汽车里面看来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宽敞,因为我们没有把父亲的鱼篓、钓竿以及便餐估计在内,显然,我们没法儿都坐进车里去。

父亲叫我们不必管他,他说他留在家里也很不错,而且他相信他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在花园里干点活儿;他说那里有一大堆他可以可干的粗活和脏活,比如说挖个垃圾坑什么的,这就免得雇人来干了,所以他愿意留在家里;他说我们也用不着顾虑他三年来一直没有过过一个真正的假日这回事;,他要我们马上出发,快快乐乐地过个节,不要为他操心。他说他能够整天埋头干活,而且,真的,他还说,本来,他想过什么节就是想入非非。

当然,我们都觉得,让父亲留在家里可绝对不行,特别是我们都知道,他果真留下来的话,准会闯祸。安妮和玛丽姐妹俩倒也都乐意留下来,帮助佣人做中饭,只是,在这样一个美好的日子里,她们买了新帽子不戴一戴,未免太使人扫兴。不过,她们都表示,只要母亲说句话,她们都乐意留在家里干活。威尔和我本来也愿意退出,但不幸的的是,我们在准备饭菜上,却是一点忙也帮不上。

因此,到最后,决定还是让母亲留下来,就在家里痛痛快快地休息一天,同时准备午饭。反正母亲不喜欢钓鱼,而且,尽管天气明媚,阳光灿烂,但室外还是有点冷,父亲有些担心,要是母亲出门,她没准会着凉的。

他说,在母亲本来可以好好地休息的时候,如果他硬拉她到乡间去转悠,一下子得了重感冒,他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的。他说,母亲既然已经为我们大伙操劳了一辈子,我们有责任想法设法让她尽可能安安静静地多休息会儿。他还说,他之所以想到出门去钓鱼,主要是,这样一来就可以给母亲一点安静。他说年轻人很少能体会到,安静对上了年纪的人有多么重大的意义。多么重要。关于他自己,他总算还够硬朗,不过他很高兴能让母亲避免这一折腾。

于是,我们向母亲欢呼三次之后就开车出发了。母亲站在阳台上,从那里瞅着我们,直到瞅不见为止。父亲每隔一会儿就转身向她挥手,后来他的手撞到车后座的边上,他才说,他以为母亲再看不着我们了。

嗯,我们把汽车开到美妙无比的山冈中行驶,度过了最愉快的一天。父亲钓到了各种各样大的鱼,他敢肯定,要是母亲来钓的话,她无论如何也拽不上来的。威尔和我也都钓了,不过我们钓的鱼都不及父亲钓的那么多。至于姑娘们呢,在我们乘车一路去的时候,她们碰到不少熟人,在溪边她们还遇到几个熟识的小伙子,便在一块聊起来,这一回,我们大伙都玩得痛快极了。

我们到家时已经很晚,快到下午七点了。不过母亲猜到我们会回来得晚,于是,她把开饭的时间推迟了,热腾腾的饭菜给我们准备着。首先她不得不给替父亲拿来毛巾和肥皂,还有干净的衣服,因为他钓鱼时总是弄得一身肮里肮脏的,这就叫母亲忙了好一阵子,接着她又去帮女孩子们开饭。

终于一切都齐备了,我们就在最最豪华的筵席上坐下来,有烤火鸡和圣诞节吃的各式各样的好东西。吃饭的时候,母亲不得不屡次三番的站起来,去帮着上菜、收盘,再坐下来吃。后来父亲注意到这种情况,便说,她完全不必这样忙来忙去,他要她歇会儿,于是他自己便起身到碗橱里去拿水果。

这顿饭吃了好长时间,真是有趣极了。吃完饭,我们大伙都争着帮忙擦桌子、洗碗碟,可是母亲说她情愿亲自来做这些事,我们只好让她去做了,因为这一次我们也总得迁就她才行。

一切收拾完毕,已经很晚了。睡觉之前,我们全都去吻过母亲,她说这是她有生以来过得最快活的一天,我觉得她眼里含着泪水。总之,我们大家都感觉到,我们所做的一切得到了最大的报偿。

Thn21.com,华.语.网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