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初中语文 > 八年级下册语文

《韩愈短文两篇》比同

[移动版] 作者:鲁修贤

编者按:校园介绍为本站免费宣传我国教育事业窗口。收录学校资料均来自于学校公开资料,想要了解详情请自行与学校联系,本站不提供联络服务。

吉林市第一中学校始建于1907年(清·光绪33年),初名为吉林中学堂,1978年被吉林省政府确定为首批办好的重点中学,2003年被吉林省政府确定为首批素质教育示范性普通高中。

学校占地面积26万㎡,建筑面积13.6万㎡,现有81个教学班,在校生4500余人,教职工345人,其中特级教师8人,首席教师7人,高级教师123人,国家级优秀教师、学科带头人8人,省优秀教师、学科带头人48人,市“全天候”教师、市优秀教师标兵等111人。全校具有国家、省、市各类荣誉称号的教师占教师总数的60%以上。

近年来,学校确立了“为每一位学生的终生幸福奠基”的办学理念,实施了“幸福教育工程”,形成了教学改革、德育、美育和心理健康教育并进的办学特色,收到了显著成效。

学校高考成绩一直稳居全省前列,2003年获吉林省高考文理科双状元,2006年获吉林省理科状元,高考升学率达99%以上,考入重点校比率达55%以上。学科竞赛成绩更为显著,至今有1000余人在与国际奥赛接轨的五个学科竞赛中获奖,并创造了多项吉林省参赛记录。

优异的办学成果

  《韩愈短文两篇》比同

《马说》和《送董邵南游河北序》两篇短文均选自《昌黎先生集》(《四部丛刊》本)。阅读中比较二文,见解出以下类同点:

1、标题指属体裁。这两篇短文的内容都具议论性,各自体裁的归属都已被文题指出。“说”是古代一种说理性文体,往往奇巧而善辩。《马说》妙用隐喻,机智地表达了作者对人才受到压抑的愤激。“序”是为一件具体的事向人赠言的文章,每每恳切而意长。《送董邵南游河北序》是一篇赠序,董邵南因屡考进士未中,拟去河北托身潘镇幕府。韩愈一贯反对藩镇割据,故作此序赠送他,既同情其仕途不遇,又奉劝其不要去为割据的藩镇做不义之事。

2、内容意在言外。两篇短文的语言都非常含蓄深婉。《马说》把千里马隐喻为人才,把伯乐隐喻为慧眼识英才的人士;通过千里马未遇伯乐的悲惨遭际,揭露了封建统治阶级扼杀人才的罪行。这是从识人才的角度讲,应有慧眼,识别真正的人才。《送董邵南游河北序》则借燕赵慷慨激昂的豪侠之士乐毅和高渐离之事,喻示董邵南虽怀才不遇,但应效法古代的忠臣义士,效忠朝廷,而不要去效力割据的藩镇。这是从人才的角度讲,不能自暴自弃,要报效国家。

3、开篇点出前提。两文的首句各在本篇中都是立论的根据,有提挈全文的作用。“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的意思是有知马的人才能发现千里马。由此可以推出:没有知马的人,则千里马必遭埋没。而当今的食马者“策之不以其道,食之不能尽其材,鸣之而不能通其意”,可见并非“天下无马”,而咎在“真不知马”。“燕赵古称多感慨悲歌之士”是个大前提,文中有个小前提没有写出来,即董生也是个“感慨悲歌之士”(它隐含在“连不得志于有司,怀抱利器,郁郁适兹土”这句话里)。由此不难看出,当今河北如仍有“感慨悲歌”之风,则董生往必有合,否则即不当往。

4、末句归结喻理。两文都是分三层写,都是在文章的最后点出中心。《马说》第一层从正面立论说到反面,而重在说反面,指出千里马被埋没是由于“伯乐不常有”,写伯乐的重要和难得,道出千里马“没世而名不称焉”的可悲际遇;第二层直承上文进一步阐述千里马被埋没的原因是“食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食”,重在说“食不饱”;最后又全面地论述了“不知马”的表现,痛斥食马者的愚妄,并以“真不知马”一句归结全文主旨,讽喻人们(统治者)不识千里马(人才)。《送董邵南游河北序》亦先从正面立论,断言董生此去燕赵定有所合;次说反面,以“风俗与化移易”为据,转说燕赵古今风俗不同,此行未必“有合”;最后归结为“明天子在上,可以出而仕矣”,讽喻董生不当游河北。

5、辞气营造境界。两文都很讲究语气的表达,好生读来,便觉如见其人,如闻其声。“是马也,虽有千里之能,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见,且欲与常马等不可得,安求其能千里也?”此句中连下四个“不”字,源皆出于食马者之无知。如此层层蓄势,然后以反诘作结,将作者心中的郁愤表达得何等淋漓尽致!《马说》的三个段,全都用“也”字作结,意味别致。“不以千里称也”流露了无限痛惜的感情;“安求其能千里也”不仅凝聚着作者已发展到高潮的强烈的愤怒和谴责,而且包含着诉诸读者正义感的意图;“其真不知马也”显然有作者的痛切之感,而且对“食马者”的深刻嘲讽也跃然纸上了。“吾恶知其今不异于古所云邪?聊以吾子之行卜知也。”作者明知其今异于古,却故意提出疑问,且以“邪”字作结,只是表示猜测,给对方留有余地,为下句作铺垫,使语气委婉,而又暗含告诫的成分。《送董邵南游河北序》的前两段最后一句则都以“乎哉”作结,前者表示作者对董生的期望,愿其跟有抱负的人一道为国家排忧解难,要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而后者则表示了警戒之意,希望董生谨慎小心,知所进退,要珍惜自己的前程,切勿为叛逆之臣效力。显而易见,两文都将虚词的使用和文句内容结合起来了,读到烂熟于心时,这些语气的微妙作用自能体悟透彻,并且回味无穷。

`
查看更多马说 韩愈资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