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初中作文 > 写作 > 中考作文

2014年江苏南通中考优秀作文《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范文5则

[移动版] 作者:洁舲 发布时间:04-20

范文一

喜欢婉约的宋词,喜欢它如诗如画的意境。千里碧波,孤舟一叶,白发渔樵,闲话古今。又或是烟雨霏霏的江南,有轻灵的女子,撑着一把油纸伞,像栀子花一样芬芳,一样秀丽。

这样的画面,缥缈而真实,宁静而悠远。

该是那首《临江仙》,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脑海里那幅悠远的水墨画便挥之不去。是湖,又或是海,有一丛丛的芦苇,芦花深处,静泊孤舟,白发渔樵为知己的相逢而欢喜,一樽酒,两个人,烟云深处,一段笑谈,几句闲话。

白发的老人,或许曾叱咤风云,或许曾稳立朝堂,总是有说不尽的故事。然而他们老了,老了也好,至少可以隐入山林,安安静静地做居者,太太平平地度完余生。或许繁华是那么抓人眼球,但那种散淡,是千帆过尽后的从容与不争,更令人向往。会有很多人向往那样的日子吧。

青石板街,偶见青苔,石栏之下,碧水静卧。那个女子,撑着老式的油纸伞,娉婷的背影渐渐没入模糊的雨幕中去。

记忆中有个这样的女子,她才华横溢,她面容姣好,她令无数人为之倾倒。她是民国才女。她叫林徽因。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林徽因是谁,我不禁惋惜了,那样风华绝代的女子,到头来也是被世人遗忘吗?

林徽因所投身的,是建筑事业,那是她一生的追求,而更令人注意的,是她的文字。“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她是那样一个轻灵的女子,本就可倾国倾城,但她没有,她平和地度完了一生。江南,是她出生的地方,而她留给我的记忆,便是如此,永远是那个年少的女孩,轻盈得像仙子,不染纤尘,无声地到人间走了一遭,留给后人无限的遐思。爱江南,江南的温婉呢喃,似乎是为林徽因而生。

心里永远有那个画面,染上青苔的老路,烟雨中的油纸伞,还有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我爱幻想,我也爱优美的意境。人生未必非要轰轰烈烈,淡然,平和,是我所欲。

白发渔樵,轻灵仙子,那样的从容,那样的平淡,我愿流连于这样的画面,陶醉,陶醉。

范文二

从我家去学校,两条路,一条路近,另一条路远。我,春夏秋冬,只走这第一条路,单调、乏味、嘈杂,汽车的鸣笛、小贩的吆喝、行人的吵闹,令人心烦意乱,我每天面无表情走在这路上,穿行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之中。

有一天,我突发奇想,想走一走另一条路。我早早出发了,一个人走在小路上,七弯八拐,我步入了一条小巷。青色的藤蔓缠绕在古色的瓦片上,一只黄狗卧在阳光中,慵懒惬意。老人们坐在门前,慈眉善目,满脸的皱纹里透出和蔼。手里的收音机里,咿咿呀呀哼唱着的戏曲,将这小巷拉得悠长。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出了小巷,走在一汪荷花池的旁边。时值盛夏,池塘里的荷花开了,花团锦簇,朝露未散,在晶莹剔透的花瓣里顽皮地滚动。花儿烂漫地像一朵朵晚霞,池边的柳树垂下了自己碧绿的枝条,好似少女柔顺的头发,微风拂过枝条在湖面上划出一道道涟漪。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我,舒服地走在路上,陶醉于自己的一点点改变,脚步多了一些从容与自信,多了一些欢畅与淡定。到了学校,同学们责怪我这么晚才到,我笑着:“领略无限美丽,流连忘‘返’啊。”同学们看着我,默然不解。

曾经我有多少次苦恼于数学的难题,其实只要有一点点改变,便茅塞顿开;曾经我有多少次纠结于生活的烦恼,其实只要有一点点改变,便迎刃而解:浮生百态皆如此。

人,立于世,走在思想的道路上,会有岔路口。人不能一条道路走到黑,那样,你会错过生活的各种风景。人生之中总会有几处画面让你流连,停下脚步,把美沉淀于心底,为了更精彩的出发。

范文三

回首往事,虽是物是人非,但总有些泛黄的画面,让我们感受着爱的美好。或许是一句问候,或许是一个动作。那熟悉的画面,细微的爱,温暖着人心,让我们勇敢向前。

飘着淡淡茶香的夜晚

闷夏,夜晚。作业多如山,让我在做起来真的是"feel倍儿爽"。我做的晕头转向的,恍惚中只听背后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转过头一看,哦,原来是母亲。她轻轻地旋开门把手,又轻轻地旋了上。她径直走到我的面前,微笑道:"怎样?做完了吗?"我看着妈妈脸上殷切期待的神情,我叹了一口气:"没呢。""别急,加油做,记得早点睡。"她轻轻地走了出去。

想至难处时,不经又想起母亲殷切期待的神情,淡淡的微笑,亲切的关怀,这一切都浮现眼前,给我信心和能量,让我继续做下去。

母亲的细微的动作的关爱,让我在迷茫时清醒,困惑时给予我勇气,执着向前。这样温馨的画面,让我流连。

伴着爱的动作的半夜

初夏,又与父亲吵架了,烦闷的我将被子卷在身上,在燥热中渐渐入睡。半夜,我被夏夜的燥热热醒了。瞥见房外,那昏黄的灯光依然暗暗地亮着。突然,房门发出了"咔啦"的响声,我急忙安稳地躺好。只见门把手缓慢地旋转着,门外现出一个人影。那背影,宽厚壮实,十分熟悉。那苍老的脸,哦,是父亲。

他缓慢地走进,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来到我面前。他轻轻地将被我卷的不成样的被子舒展开来,让我露出脚。他又拿起那破旧的蒲葵扇,轻轻坐下,缓缓地对我扇了起来。古朴的蒲葵扇,带着些许木香,些许霉味,些许樟脑味,进入我的鼻子。那动作,缓慢而沉稳,却略带些生硬。这似乎是再平凡不过了,是那样的细微,可我分明从那厚实的手掌中看到了沧桑的痕迹。那缓缓的动作中,透着是他对我浓浓的爱啊。那丝丝凉风,吹散了我的闷燥,带来了一丝丝的安详。那缕凉风中,包含着父亲对我的爱,细致且微入的爱。它沁入我的心田,温暖了我心,我缓缓入睡。这样朴实的画面,让我停留。

画面,虽早已泛黄,但不曾忘记。人事皆忘,只有你们陪在身边,父母。你们默默地为我奉献着,却不求回报。那飘着茶香的画面,给予我信心;那伴着爱的画面,给予我温暖。那一幅幅画面,让我流连,是我人生中最美的风景!

范文四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一滴液体滑落,我知道,我哭了,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题记      

对于风景,我们会流连;对于食物,我们会流连;对于一句话,我们也会流连。但是,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画面——姐姐一脸欣喜地说:“太好了,我爸回来了!还给我带了哈密瓜呢!”  

 

在上周三中午,在吃午饭时姑姑告诉了我和奶奶一个噩耗:伯伯今天从顶楼摔下至三楼,两只脚都摔断了,要等消肿才能够做手术。  

 

吃完午饭我和奶奶就赶去了医院,看到伯伯躺在床上呻吟的样子,婶婶站在一旁流泪的样子,爸爸略微驼背的样子,我站在门外不敢进去,我哭了。难受伯伯的痛苦,伤心婶婶的难过,悲哀爸爸的颓唐。奶奶拉着我往里走,我不知道为什么,定在那里不愿走,我摇摇头,擦擦眼泪,就是不愿走过去。  

 

经过多次商量,我们决定不将这件事告诉正在上高二的姐姐,让她专心考试。  

 

晚上姐姐在回家的路上,婶婶就已经故作用与平常一样的口气对姐姐说:“你爸出去了,要过半个月(姐姐半个月后考完试)才能回来,所以这两天都是我来接你。”姐姐相信了:“真的?那我要让我爸回来之前给我带礼物!”婶婶坐在前座默默流泪。  

 

第二天晚上,我抱着从医院带回的两个哈密瓜放在了桌上,坐在椅子上,等待姐姐回家。等久了,想着姐姐回来后会怎么说。“哇!哈密瓜!妈快切我要吃!”还是“妈,刚买的哈密瓜?你给我切小点!”亦或是“妈,这哈密瓜哪儿来的啊?”想到最后一个,我意识到这很有可能会暴露我们的“计划”。刚想抱起哈密瓜放到别的房间,没想到姐姐正好回来了。  

我知道自己满脸通红,因为我不知该如何面对姐姐,我不会骗人,就算是善意的谎言。刚想故作镇定地跟姐姐打招呼,没想到姐姐瞥都没有瞥我一眼,直勾勾地盯着哈密瓜,满脸欣喜地说:“太好了,我爸回来了!还给我带了哈密瓜呢!”说着,放下书包,直奔向楼梯,向楼上喊着:“爸!爸!我回来了!你还给我带了哈密瓜呢!下来了!我妈准备切了!”可是,没有人应答。  

一片寂静。  

 

婶婶停好车,向姐姐招着手,满口解释:“不是不是,你爸没回来呢,这是张彦他爸带回来的,你爸还要过段时间呢。”我知道,婶婶心里一定不好受,是咬着牙才说出的。霎时,我觉得我的脸上划过一滴液体,凉凉的,是咸的吧。姐姐没有说什么,换好鞋子就上楼了,似乎带着一丝惆怅,与刚刚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不知道,那个时候,伯伯在医院里早已疼的满床滚。打了镇静剂也不止疼。我一想起姐姐刚刚的表情和神态,那个画面,除了辛酸就是心酸。我埋头痛哭。其实我没有注意到,婶婶哭了,她早已泣不成声,一边哭一边抹着眼泪。  

 

姐姐啊,你知道吗?我们为了瞒住你承受了多大的心理压力。姐姐啊,你知道吗?我们为了圆住这个个谎有多么的小心翼翼。姐姐啊,你知道吗?我们为了让你不在考前分心在你身后流了多少泪啊。也许你在知道后会责怪我们,也许你在知道后会埋怨我们,也许你在知道后会失声痛苦,但是,在你没有知道之前,你不知道,我们为你哭了多少次。这样的画面,让我心疼,让我流泪,让我流连。  

 

  对于风景,我们会流连;对于食物,我们会流连;对于一句话,我们也会流连。但是,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个画面。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范文五

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

我是一个农家子弟,许是长了年岁的缘故,我越来越对农家乐的画面恋恋不舍。我也是一个读书人,许是步入中年的缘故,我每每读到书中农家乐的文字,我的脑海常常浮现一些乡村的儿时画面,挥之不去。

“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四十年前,我的孩童时代是在苏北大平原上度过的。那时候,我的祖父瘫在病床上,几个外嫁姑姑时常回家探望,买点儿老人喜欢的小鱼虾,捎点儿自家土特产,来表孝心。我们小孩子也忒盼望家里多来客人。每每有客人来省亲时,我们就有“大白兔”奶糖吃,就有“猫耳朵”小零食吃,更有丰盛的午餐期待。现在,我们遇到儿时的玩伴“二八大”时,还调侃他:“我二姑来,我把糖给你吃的呢!”“不跟我玩,还我猫耳朵!”

遇上夏天,母亲会杀只草鸡。一大锅土菜烩草鸡,细火慢炖的感觉,像是把土鸡里的营养都释放到了汤里。鸡香扑鼻,弥漫着全屋,鲜香醇美,让人垂涎欲滴。鸡肉摆在餐桌上,筷子稍一动就骨肉分离,鸡肉口感嫩滑,鸡汤鲜得眉毛都掉下来了。咬一口,嚼劲十足,再喝口汤,真是鲜香绕口,回味无穷。鸡汤饮后,顽皮一整个下午,都不觉得口渴。

一家人围坐在八仙桌旁,你给我捡肉,我给你夹菜,你给我盛饭,我给你端汤,谈笑融融,这样的画面让我流连。如今,家族的人,天各一方,散的散了,忙的忙了,亡的亡了,一年能聚上一回,都成奢望了。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三十年前,1984年的夏天,大哥放牛被牛戳通了左脚面,父母为筹集就医费请左邻右舍帮忙宰猪分肉凑钱。白天,我家堂屋挤满了人。几个婶娘,你抱柴火去,我烧火来,她找大桶来;几个叔叔,有人先找绳子捆猪,有人去请宰猪人,有人准备肉案子,有人去下请帖。

忙忙碌碌大半天,猪宰好后,他们又准备晚上的宰猪饭。一户出一人,全庄出动,一餐三元钱。吃饭后,每人都自觉地到主事人那儿登记交了饭钱。每一张八仙桌上,一大碗五花肉片,一大碗水煮肚片、肺片、肥肠及粉肠,一大碗糟辣椒煮廋肉片,一大碗水煮酸菜(用长长的小油菜腌制),一盘炒猪肝等小菜。酒的档次也不高,就是家乡老酒“八滩白”。

走了一批,再摆第二批。这场面有点儿像现在的“大排档”,却让我一辈子难忘。我家的一场“经济危机”就这样被简朴的民风“摆平”了。

“昼出耕田夜绩麻,村庄儿女各当家。”

再来说说1984年的夏天。父母在医院陪着大哥就医,家里最年长的就是祖父了,可他病瘫在床;还有三个小孩,我读初中二年级,三弟小学四年级,妹妹一年级。白天,我去放牛,弟弟带妹妹;晚上,我常常被祖父叫醒,给牵在家里的牛“让尿让屎”。有时睡过头了,牛一泡尿流得一大片堂屋地面全是,这儿一水窝儿,那儿一水塘。好在地面是土的,挖一挖,平一平,虽然走起来坑坑洼洼的,但好歹过得去。

在微弱的灯光下,老人的吆喝声,老牛的喘息声,三个小孩的呼噜声,声声响彻宁静的乡村夜晚。这样的画面,让我永远流连在怀。一场事故,让我早点地成熟了起来,农家的孩子早当家!

苏北里下河大平原上,民风淳朴,民情简朴,向来如此。我想,这样的画面,过去常有,现在的新农村里,依然常有。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