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初中作文 > 写作 > 中考作文

2016年宁波中考优秀作文《亮》5则

[移动版]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01-13

童年,是在我们欢笑声中度过的,鲜花,掌声,宠溺,在蜜罐里泡大的我们何曾尝过她苦涩的泪水,破碎的心扉。痛苦,对有我们来说是个陌生又遥远的词汇。时代的不同,遭遇的不同,那么,结局又该是怎样的不同呢。出生,迎接我们的是欢呼声,成长,迎接我们的是无微不至的照顾。避风港下的我们欢笑时,又怎会体会到她的艰辛,她的苦。

“买根火柴吧,叔叔”。还是一根也没卖出去,她哭了,脸上的泪水肆意流窜,她仿佛看到了父亲那高举皮鞭的手。“啊”她怕了,她不敢回去,躲到角落了蜷缩着小小的身体,可这无法褪去寒冷。她想起了奶奶,奶奶曾经是多么的疼她,可如今,奶奶也离开了。她简直不敢相信奶奶也没有了。“啊,流星一定有一个什么人要死了。”小女孩低喃道。可她只知道结局,却并不知道,那颗流星,是她。

被窝里,早已暖烘烘的,躺在这样的被窝里,心却没来由的抽搐了一下,或是因为父母头上新生的白发吧。未想过,如果我是她,是否有勇气在寒冷的夜晚独自游荡呢。不敢想,也不愿去想。逃避。

或许死亡对于他老说,是种解脱吧,一旦死亡,她就可以和疼她的奶奶一起去天堂,那没有痛苦,没有寒冷,哪里,才是适合她的归宿。希望在那,她可以欢笑永远。

太阳升起,照在她那小小的尸体上。我的心凉了。对于她的离去,我的遗憾与心痛,糊在心头。

后记或许可以说,只有这些。

也可以说,都是这些。

惋惜,就这样发生。

她的故事,流传于民间。

【范文四】:亮

你永远不懂我伤悲,像白天不懂夜的黑,像永恒燃烧的太阳,不懂那月亮的圆缺

——题记

静静的,走在夜空中,只有繁星陪伴,也只有繁星,依旧闪烁。

我喜欢没有月亮的夜,只有这时,那些配角才会放出夜空中最亮的光,也会让我找到夜空中最亮的星。

一阵寒风吹过,将我的目光收回,也将我带到那个夜晚……

天空灰蒙蒙的,道边的柳树也扭动这自己的身躯,似乎在躲避这场狂风骤雨的来临。连平时最繁华的街道,也只剩下几个独行者在匆忙的脚步中,寻找着回家的方向。我拉着妹妹,犹如那老人蹒跚的步伐,在这狂风中穿行。大自然的力量却并没有让妹妹打退堂鼓,一直坚持这我们最终的——棉花糖。

天空灰蒙,依旧如初。妹妹拉着我,走遍大街小巷,却不见那个身影。昨天刚一到家,妹妹就和我说想吃棉花糖,就是又大又圆的那种,还说什么什么口味的。身后不时传来阵阵微风,那不是一种凉爽,却是一种刺透全身的寒冷。我不知道妹妹是怎么想,但我现在却是糟透了,好冷!妹妹依旧拉着我,执着的、默默的向前走去,在渺茫中寻找着希望。

“哥,哥!快看,快看!找到了!”我顺着妹妹指的方向看去,随机,看到了一个人。与其说是个人,还不如说是个皮包骨的“骷髅”。走近看,才发现是个中年人,大约四五十岁,双眼早已深深陷入眼眶,加上深邃的皱纹,干裂的双唇,高挺起的鼻梁,很难想象,我面前这个人应该受过什么样的“灾难”。“老板,给我拿两个!”他却头也没抬,拿起他那个早已生锈的铁勺,娴熟的舀出了一勺类似于糖精的颗粒状的东西,或许是多了些,他又小心的往回到了几粒。见到这个举动,我不禁暗想:真抠门,这是什么人啊!他的另一支手拿了个比牙签长一点的“大牙签”,在机器的转动着飞出来的花絮状的东西。动作那么连贯,又是那么小心。或许真的是那“粒粒”放少了,他做出来的这个很小。总之,比我见过的要小。那个“老板”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眉头皱了一下,犹豫后,还是递给了我。我接过他,随手扔在地上,用脚狠狠的跺了一下,并大声呵斥到:“重做。”我不明白那个老板为什么一句话也没说,不久,又做好了两个给我,我接过来,头也没回,扔下十元钱就走了。妹妹紧紧地跟着我。拉着我吃着她那美味的棉花糖。

人生旅途,或许只是一块钉板!即使钉子被拔下,也会留下洞孔。这个洞孔也许很小,但它永不消失,只会愈加变大,直到后悔莫及。如果我知道那是一个已患绝症,但却为养女尽心尽力的父亲,我绝不会这么做。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一切皆晚,无以改变。但如果有人会再问起夜空中最亮的星,我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是他,那个棉花糖的老板。

【范文五】:亮

夜,那个房子终于亮了起来。这是一个五月的夜晚。这是一个停电了的晚上。我静静地站在一排房子前,当看到那漂泊在夜中的房子有了一隅火柴的光亮时,我就知道这是一个让我感动的屋子。自己的感觉尽管有时候很荒唐,但我还是很荒唐地站在那儿,在细风中等待着自己的感动。

夜呀,烛还是和你撞了个满怀!天底下有很多相似的房子,时间的长河中有很多相似的夜晚,世间也有很多相互熟悉而又陌生的蜡烛。在这个房子的一隅,这一个夜晚,和这一个蜡烛的相遇,只不过是千千万万个必然里的一个偶然!之前,烛一定丢失在了什么地方,让主人也不找不到踪迹。那时候,烛也一定在某一个最熟悉而又最忆不起来的地方,茫然地谛听着夜的步履敲打着月色的声音,听到了风如何零乱了夜的头发,听到了夜匆匆赶来时忙乱的心律,烛就这样听着,无论细雨敲窗,还是月光探户。直到和一双失望的手侥幸的相遇,烛才知道自己的生命,在一个房子的一隅,就这样满怀喜悦满怀慌乱的开始了。夜啊,你的慌乱,让年轻书生的眼睛也亮了起来。

那双眼睛,一定看到了你最初的惊恐、最初的慌乱,如何慌乱的停住了脚步,如何惊恐地退后了半步。于是,就有了半步的距离。半步的距离,就有了烛一隅的生命。那桔红色的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书桌,那伏案而思的年轻的读书人,那窗外不知从那儿来的风声和月光,还有窗外漂泊在风中的我,一瞬间,都奔入了烛一隅的生命。半步的距离,你就给了一支蜡烛的完整,你就拥有一个完整的蜡烛。

夜啊,你是烛的唯一,烛才把自己短暂的生命托付于你,让你慢慢咀嚼这半步的距离,半步的人生。烛是一只横在沙滩上的小舟,只等这半步的海洋,以泪为篙,在一个或长或短的夜中,渡完烛的生生死死。夜啊,我只要你后退半步,以这光的速度。我知道烛这样想着,这样祈祷着,也这样果敢地做着。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