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初中作文 > 写作 > 中考作文

2017江苏镇江中考《偏偏是——你 我 他 她 它》优秀作文5则

[移动版]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08-20

【作文原题】

作文(50分)

请以“偏偏是 ”(从“你”“我”“他”“她”“它”五个词中任选一个填在横线上,将题目补充完整)为题写一篇文章。

要求:①将补充完整后的文题抄写在答题卡“题目”后的横线上。②除诗歌外文体自选,不少于600字。

③文中不得出现(或暗示)真实的人名、校名、地名。

提示:点此可查看2017年镇江中考语文试卷

【优秀范文】

【范文一】偏偏是她

妈妈知道我是个马虎蛋,每天上学前总要千叮咛、万嘱咐的,“公交卡带了没有?”“课本带了吧?”“作业呢?”我习惯了她的唠叨,并有了对付的绝招——左耳进、右耳出呗!

这回可真忘了,还是要命的公交卡,当我站在公交站台上翻遍了所有的口袋后得出的结论。都怪老妈,一定是她诅咒的!怎么办?有硬币也行,再次翻遍所有的口袋,宣告无果!回去拿?想到迟到后“老班”的怪脸我心悸了一下。

借,似乎只有这一条路了,我的亲亲的同学,你们此刻在哪?向陌生人借?干脆说乞讨算了,哎呀,英雄末路呀!

借吧,就凭我这清纯的少年模样,在朗朗乾坤下,借一块钱应该没有问题,问大人,还是向小孩借?我把目标锁定在一位老奶奶的身上,老年人嘛,“慈祥”的代名词,我再“可伶”点,应该没有意外。“奶奶,我的公交卡忘带了,您能不能借我一块钱?”“奶奶”斜睨了我一眼,我的心里就像被同学冤枉偷了他的零食一样:“这年头,小小年纪也不学好!”

我几乎对自己失去了信心,难道我的“演技”过了?嗯,可能是老年人“见多识广”,找个年轻的:“叔叔,我要迟到了,您能借我一块钱乘公交吗?”“这年头,到处都是小孩。”听完这话,我眼前立马浮现出地铁路口那双乞讨的双手,我这也不像呀?

怎么办?眼看一辆19路公交驶了过去,给妈妈打电话?千万不能,那不是自投罗网吗?告诉爸爸,哼,他们俩才是一伙的。

“姐姐……”我又发现了一个新的目标,还没等我说完,“姐姐”劈头就是一句:“这年头,你很穷,要借钱,是吗?”我正疑惑“姐姐”的敏锐,她早已长发一甩,上了公交,留下我,愣在站台。

我气馁了,掏出电话,用指头滑出“妈妈”,正要拨出,一位小妹妹也在等车,应该是实验小学的,何不跟她试试?大人都借不到,偏偏会是小孩?话刚说完,小妹妹赶紧脱下她的双肩包,找了起来,嘴里咕噜着:“这年头,还有比我更马虎的。”“给你,一块钱。”

19路公交正好到站,我窜了上去,一回头,小妹妹竟然不见了。

不怪我少年老成,这年头,怎么说呢?大人很让人失望,我竟想起了“小王子”来。

【范文二】偏偏是它

初中三年,除试卷上写的作文外,也没写过几篇,语文丙老师更没有给我们上过什么作文指导课。明天就要中考了,第一场就是语文,爸爸特意为我请了位名师,晚上要为我指点迷津。

“我姓甲,叫我甲老师好了。”“指点”在友好的气氛中拉开了序幕,我偷看了几眼,跟所有名师一样,胖胖的、秃顶、黑边眼镜后面是一双慈祥的眼睛。

“把你一模、二模作文拿来我看一下。”我有些不情愿,两次都是36分,但碍于名师的面子,再说,爸爸也端着咖啡进来了。

“36分,我看可以打40分!”一听这话,我顿时来了精神,想听甲老师继续说下去。“怎么还有错别字?”甲老师帮我一一订正过来,语重心长叮嘱:“明天一定要仔细,一个错别字扣一分呢。”

“你还有什么不懂的吗?”我还在惦记着为什么是“40分”,甲老师却说出了结束语,算了,问个实际一点的问题吧,“甲老师,明天会考什么作文题?”话一出口,就后悔起来,甲老师知道了也不会说。

两个月前,爸爸把我送到了全市著名的“满分作文训练营”,第一天上课就把我震撼住了,一位西装革履的男教师是这样开始了他的作文课:

“我是乙老师,我的作文很简单,送给你三个‘母题’,然后教会你如何用母题去应付各种考题,保证你中考作文40分以上,基础好的,直接满分!”真是掷地有声,大概是为了证明他的话是宇宙真理,他用炯炯有神的眼神从我们每个人的脸上扫视了过去。

星期一一大早语文课,我忍不住把学到的“秘诀”告诉了丙老师。星期二,我们平生第一次听到了“丙版”作文课……

“我就为你猜一个吧,”甲老师看我十分真诚,皱了皱眉,慢慢地端起咖啡,抿了几口,悠悠地说,“前年中考题目是‘补’,去年是‘又见**,真好’,从这两个题目看,镇江作文题十分关注社会热点问题,估计今年题目是……”他把慈爱的目光投向我,十分肯定的说,“‘街头骗术’……”

甲老师开着车消失在夜色中,房间残留着他的“循循善诱”。“街头骗术”?长到十几岁,我还真没见过,这可怎么办?躺在床上了,还在纠结,明天作文题,不会偏偏是它吧?

【范文三】偏偏是他

灼热的阳光刺得人睁不开眼,听着救护车呼啸着远去,回想刚才那个被按在担架上的孩子,我的惊愕和痛心久久无法平息,怎么偏偏是他呢?

我只和他接触过一次,但却对他留下了极好的印象。

那次我到他班上监考,他一下就吸引了我的目光——虽然坐在远远的角落里,但他穿一身印满了各色蛇头的涂鸦T恤,在一群纯色体恤的孩子中显得极为另类,他身材消瘦,皮肤黝黑,剃着时下流行的板寸发型,耳朵边上用剃刀剃出一个w字样,露出一段雪白的头皮。他嘴里衔一支水笔,有节奏的抖动着二郎腿左右张望,那不以为然的态度和考场里其他孩子严阵以待、紧盯我拆卷的目光截然不同,我立刻明白了:这是一个学困生,别指望他能认真考试。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