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文言专题 > 诗词欣赏

苏东坡笔下的月亮

[移动版] 作者:未知

明月·清风·我——东坡笔下的月亮(外一篇)

 

这个多情种子的苏东坡,他知月,访月,赏月,咏月……月亮在这个“文化昆仑”的笔下永远是一个清明、澄澈、团圆、高雅、纯真的美好形象,寄寓着人间一切真、善、美的良好祝愿。他将月亮诗化了,月亮成了他的诗魂。“雾帐吹笙香袅袅,霜庭按舞月娟娟”(《浣溪沙·席上赠楚守田待问小鬟》)。“归来踏人影,云细月娟娟”(《同胜之游蒋山》)。“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水调歌头·丙辰中秋,……怀子由》)。一轮皎洁的月亮,几乎成了人类和宇宙间一切完美的代名词。《中秋月》云:“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持杯遥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虞美人》),则由“但愿人长久”的企盼转至对美好人生的真切呼唤。

在东坡的笔下,月亮完全被人格化了。月亮是诗人美好心灵的投影,而那美好的明月又净化了诗人的心灵。

“我如霜月”(《丙子重九》),“明月清风我”(《点绛唇·杭州》),“悠哉四子心,共此千里明”(《中秋月三首》),将我心和明月打并一起写,便构成了东坡写月的贯穿终始的一根红线。《和王晋卿并引》说:“先生饮东坡,独舞无所属。当时挹明月,对影三人足”,明月与东坡的身与影,三者紧紧地粘接在了一起,不可分了。“浩瀚玻璃盏,和光入胸臆。使我能永延,约君为莫逆”(《妒佳月》),月光进入了他的胸臆,月亮化为了东坡的灵魂。不知我为明月,抑或明月为我?“起舞三人漫相属,停杯一问终无言”(《六月十二日酒醒步月,理发而寝》),“空庭月与影,强结三友欢”(《再次韵答完夫穆夫》),“更邀明月作三人”(《次韵述古周长官夜饮》),“独歌对影只三人”(《再次韵答完夫穆夫》),这“三人”,东坡为一,身影为二,月亮为三,是三位一体了。

“明月”之“明”,“清风”之“清”,这“清”“明”两字,正写我心境也。这才是“明月清风我”的真正涵义。他“抱明月”(《前赤壁赋》),“弄明月”(《虔州八境图》),“挹明月”(《和王晋卿并引》),明月是他终身之“莫逆”。

当然,明月写我心,是我心之物象化;而明月照我心,又是物象之心灵化,这两个方面的双向互动,才是东坡与明月合二为一的完整释义。《藤州江上夜起对月》:“江月照我心,江水洗我肝”,江月之内外澄澈,正好洗去我心灵上之浮尘也。“月与高人本有期”(《待月台》),“月随人千里”(《永遇乐·寄孙巨源》),是两心之交融了。

在东坡的笔下,月亮是友谊和亲情的象征。《前赤壁赋》所说之“唯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吾与子之所共适”,《夜月寻张怀民》之“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是将我之心灵的高洁与冰清玉壶般的明月之高洁,又与亲情、友情之圣洁纠结在了一起,将我和你和明月,交融在了一起,而不可分割。在东坡抒写与胞弟苏辙以及其他友人的亲情、友情时,月亮永远是一个见证两心交融的不可或缺的意象。“与余同是识翁人,唯有西湖波底月”(《木兰花令·次欧公西湖韵》),见月如见我,知我如知月也。

东坡写月,往往以“水”、以“风”、以“云”衬之,从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水月、风月、云月的复合意象,创造一种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的混融的美学境界,以凸现“明月清风我”的极致。

查看更多苏东坡 月亮资料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