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网_语文知识_初中语文_小学语文_教案试题_中考高考作文

首页 > 文言专题 > 文言文翻译

《魏书·于烈传》“于烈,善射,少言”原文逐句翻译

[移动版] 作者:佚名

《魏书·于烈传》“于烈,善射,少言”原文逐句翻译

点此可在线阅读《二十四史·魏书

于烈,善射,少言,有不可犯之色。 于烈,擅长射箭,说话不多,有不可冒犯的神色。

少拜羽林中郎,累迁侍中、殿中尚书。年轻时任羽林中郎,累次升迁担任侍中、殿中尚书。

于时孝文幼冲,文明太后称制,烈与元丕、陆睿、李冲等各赐金策,许以有罪不死。当时孝文帝年幼,由他的祖母冯太后代行皇帝的职权,于烈与元丕、陆睿、李冲等分别被赐予金策,准许有罪不被处死。

及迁洛阳,人情恋本,多有异议。等到迁都洛阳,人情依恋故土,多有不同的意见

帝问烈曰:“卿意云何?”北魏孝文帝拓跋宏(元宏)问于烈说:“你的意见是什么?”

烈曰:“陛下圣略深远,非愚管所测。若隐心而言,乐迁之与恋旧,唯中半耳。”于烈说:“陛下深谋远虑,不是见识短浅的我所能推测的。如果就我的本心而言,乐迁与恋旧,各占一半。”

帝曰:“卿既不唱异,即是同,深感不言之益。宜且还旧都,以镇代邑。”孝文帝说:“你既然不提出相反的意见,就是赞同,我深感你不说话的好处。应当暂且返回旧都,以便镇守代邑。”

敕镇代,留台庶政,一相参委。敕令镇守代地,留守旧都的官署政事,一概相托付处理。

十九年,大选百僚,烈子登引例求进。十九年,大量选拔官员,于烈的儿子于登援引旧例谋求进身为官。

烈表引已素无教训,请乞黜落。于烈上表说自己对儿子平素没有教导训诫,恳求将他罢黜,使之落选。

帝曰:“此乃有识之言,不谓烈能辨此!”乃引见登孝文帝说:“这是有见识的言论,没有想到于烈能明察到这个地步。”于是接见于登

诏曰“朕今创礼新邑明扬天下,卿父乃行谦让之表而有直士之风,故进卿为太子翊军校尉。”下诏说:“我现在在新都创立礼仪,选拔天下人才,你父亲却呈上谦让的表章,有正直士人的风范,所以进用你为太子翊军校尉。”

又加烈散骑常侍,封聊城县子。又加授于烈为散骑常侍,封爵为聊城县子。

宣武即位,宠任如前。宣武帝即位,宠爱重用如故。

成阳王禧为宰辅,权重当时。曾遣家僮传言于烈,求旧羽林武贲执仗出入。烈不许。咸阳王元禧是辅政宰相,当时权势很大,曾差遣家奴传话给于烈要求羽林虎贲手持兵仗护送自己出入。于烈不答应。

禧复遣谓烈曰:“我是天子叔,元辅之命,与诏何异?”元禧又派人对于烈说:“我是天子的叔父,作为首席辅政大臣,我的命令与诏令有什么差别?”

烈厉色答曰:“向亦不道王非天子叔。若是诏,应遣官人所由。若遣私奴索官家羽林,烈头可得,羽林不可得也!”于烈神色严厉地回答说:“上次我也没有说大王不是天子的叔父。如果是诏令,应当派遣官吏传达,怎能差遣私家奴仆索要皇帝的羽林,于烈的头可以得到,羽林却不能得到!”

禧恶烈刚直,出之为恒州刺史。元禧憎恨于烈刚强正直,于是想外遣他做恒州刺史。

烈不愿藩授,遂以疾辞。于烈不愿到地方上任职,于是借疾病坚决推辞。

宣武以禧等专擅,潜谋废之。宣武帝因元禧等人擅权专断,暗中谋划罢免他们。

会二年正月初祭,三公并致裔于庙,帝夜召烈子忠谓曰:“卿父明可早入,当有处分。”及明,烈至。适逢二年正月春祭宗庙,三公都在宗庙内行斋戒之礼,宣武帝夜间召见于烈的儿子于忠对他说:“你父亲明天可以早些入宫,将有吩咐。”等到天刚亮,于烈来到。诏曰:“诸父慢怠,渐不可任,今欲使卿以兵召之,卿其行乎?”宣武帝下诏说:“叔父们怠慢,逐渐不可信任,今天想派你带兵召唤他们,你愿意前去吗?”

烈曰:“老臣历奉累朝,颇以干勇赐识。今日之事,所不敢辞。”于烈回答说:“我连续侍奉几朝,颇以才干勇气受赏识。今天的事情,是不敢推辞的。”

乃将直阁以下六十余人,宣旨召成阳王禧、彭城王勰、北海王详,卫送至帝前。于是率领直阁以下兵将六十多人,宣读圣旨召唤咸阳王元禧、彭城王元勰、北海王元详,押送到皇帝前面。

诸公各稽首归政。三人分别叩头交还政权。

以烈为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进爵为侯。命于烈为散骑常侍、车骑大将军,升爵位为侯。

自是长直禁中,机密大事,皆所参焉。任从此长期在宫中值班,机密大事,他都能参与。

成阳王禧之谋反,宣武从禽于野。左右分散,仓卒之际,莫知其计。咸阳王元禧谋反时,宣武帝在郊外田猎。近臣分散,仓猝之际,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办。

乃敕烈子忠驰觇虚实。烈时留守,已处分有备。于是敕令于烈的儿子于忠驱马疾行去察看虚实。于烈当时留守,已经做好准备。

随机推荐